自由投稿
星期日, 8月 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跳水金牌小选手获奖感言暴露贫苦国民的真实世界

推荐 中国大陆

全省最差的训练场地、广东队里最差的家境、全队最小的年龄……是不少中国大陆媒体对这名新出炉的奥运跳水冠军、14岁女孩全红蝉的慷慨描述。8月5日,全红婵以破世界纪录的高分夺下东京奥运女子跳水10公尺跳台项目金牌,被封为“中国骄傲”。然而,她在赛后发表的获奖感受却真切吐露了大多数中国贫苦大众的辛酸生活状况,当祖国和教练都将目光聚焦在她手中的金牌时,于这个14岁女孩而言,得奖只是挣钱为帮妈妈治病。

全省最差的训练场地、广东队里最差的家境、全队最小的年龄……是不少中国大陆媒体对这名新出炉的奥运跳水冠军、14岁女孩全红蝉的慷慨描述。8月5日,全红婵以破世界纪录的高分夺下东京奥运女子跳水10公尺跳台项目金牌,被封为“中国骄傲”。然而,她在赛后发表的获奖感受却真切吐露了大多数中国贫苦大众的辛酸生活状况,当祖国和教练都将目光聚焦在她手中的金牌时,于这个14岁女孩而言,得奖只是挣钱为帮妈妈治病。

“赚钱给妈妈治病”

全红婵5日夺金后出席新闻发布会,没有熟练地感谢国家与教练,而是率真腼觍地回答了自己夺金的“秘诀”:“练的,慢慢一直练呗。我想赚钱回家给妈妈治病,我妈妈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然后就很想赚钱,回去给她治病,得赚很多钱,然后治好她……”说着说着就哽咽了。

这块“沉甸甸”的金牌,仿佛才让中国社会看见全红婵的家庭。

全红婵出生在广东湛江市一个农村,人均年收入仅人民币1.1万元,她家还是低保户(收入低于当地的最低生活保障标准)。全红婵父母有5个小孩,她排行第3。父亲务农,母亲身体不好,2017年出过车祸后,住院好几次,爷爷也长年生病,家中积蓄因此耗尽。

贫穷促使全红婵全心全力投入跳水。早在奥运会之前,全红婵就总说,想要挣钱给妈妈治病。

“我从没去过游乐园”

一夕爆红后,中国网媒挖出与全红婵相关的过往点滴,她的梦想就是长大后要“开一个小卖部”,这样就能尽情吃她最想吃,却觉得昂贵的“辣条”,尽管只要5角钱人民币一包的那种。

她还曾在接受采访时说,自己最想去游乐园、玩一玩夹娃娃机,但她没有钱,从来没去过游乐园,也没去过动物园;放假了想要玩,但只能待在家里。

微信公众号“中产生活观察”6日发文指出,中国官媒在报导全红婵的时候,刻意淡化她的苦难,淡化她没有时间读书(无法念出妈妈疾病的名字),淡化她家里的贫困;赞美她水花压得漂亮,却淡化她为了达到这个水平所吃的苦。

文章指出,媒体想把全红婵塑造成一个可爱、纯真和萌的赤子,但是却终究无法遮蔽她。她越是天真,说出的话就越是让人感到沉重,让人无法正视。全红婵的天真和纯粹背后,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文章最后叹道,全红婵“可以压住命运的水花,她是幸运的,而很多像她一样的人并不能。”

“没有灵魂的奖牌工厂”

全红婵一跳成名,瞬间成了中国媒体新星,被捧为“天才少女”。而她背后付出的艰苦心力,和不曾渡过和同龄孩子一般的童年,小小年纪因为长期练跳水练到发质受伤,现实生活的残酷比金牌沉重太多。

全红婵7岁在学校被教练选去体校练跳水,不爱念书的她当时还以为练跳水就不用上学了。教练说,全红婵每天训练,陆上加水上要跳400多次,“所有的成绩,都是通过刻苦训练得到的”。

全红婵自己也曾在过去受访时说,有时候跳不好,回去就要狂跳水,“一天十个十个的跳,把我累的呀,”而这水上跳一般一天一百多个是家常便饭之外,还有她没说的“陆上跳”,每天还有两百到三百个之间。但全红婵希望能赚钱回家,训练起来格外努力,媒体形容“全红婵对训练是最投入,也最能吃苦的。”

正因咬牙坚持苦练,全红婵11岁进入广东省跳水队、13岁入选国家队,接连打败众多名将取得了本届奥运会参赛资格。

南德日报一名记者日前在评论台湾羽毛球球手戴资颖、和中国选手陈雨菲的金牌战时,就曾说:“中国的奥运,除了一个巨大的没有灵魂的奖牌工厂外,很难看到其他东西。” 不难想象训练有多辛苦。记者说,陈雨菲开始练球是因为“太调皮”被送去练习,戴资颖则是因为“自己喜欢”开始了自己的羽毛球人生,这就是两人最大的不同。

中国跳水之都的湛江曾练出许多奥运名将,当地贫困家庭无不寄望儿女练跳水,未来能出人头地,如今全红婵弟弟和妹妹也在练跳水。

全红婵夺金后,她的家乡广东湛江更是敲锣打鼓庆祝,她的家庭似乎也在媒体争相报道下成了一举脱贫步入小康的典范。除了外传至少50万元人民币起跳的金牌奖金,当地企业与团体也承诺要赠送房屋、商铺和数十万元人民币现金。

而在众人为全红婵夺金的消息狂喜之际,似乎短暂忘了,中国6亿农民在医疗上缺乏保障的问题,对普通农村人来说仍是一场乏人闻问的人间灾难。

46岁丘索维金娜最后一跳

“体育的魅力不在于冠军、无关乎奖金,而在于永不言弃的精神。”与全红婵同样参加2021年东奥的46岁乌兹别克斯坦体操传奇名将丘索维金娜,今年已是第8次踏上奥运赛场。而她33年来大部分的奥运征程,似乎和全红婵一样,也与贫穷有关。

丘索维金娜是全世界唯一一位连续8次参加奥运会的体操运动员,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对于丘索维金娜,很多人都会亲切的喊一句“丘妈”,而关于她的故事,还要从“你未痊愈,我不敢老”说起。2002年,27岁的丘索维金娜被迫宣布复出,原因是她3岁大的儿子被查出患有白血病。当年12万欧元的巨额治疗费用犹如天文数字,她和丈夫,乌兹别克斯坦摔跤运动员克帕诺夫变卖了所有家产,还是远远不够。丘索维金娜决定,参加一切能参加的比赛项目,她曾坦诚告诉外界,这些都是为了给儿子治病,因为一枚金牌相当于3000欧元的奖金。“对我来说,儿子就是我全部的生命。只要他还生病,我就一直坚持下去。他就是我的动力。”

2008年,还是为了奖金,时年33岁的丘索维金娜代表德国出征北京奥运会,凭借以自己名字命名的“丘索维金娜跳”获得银牌。也是在2008年,丘索维金娜的儿子终于治愈。

今年7月25日,女子跳马资格赛上,丘索维金娜完成了难度系数高达5.8的动作,落地后的一个踉跄让这一跳并不完美,最终她也只名列第11位,无缘决赛。但也是在这场奥运赛场上,丘索维金娜说,她终于可以开始为自己而战,好好享受奥运比赛。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