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从东京到北京: 寻找日中主办奥运的连结点

滚动 国际

因新冠肺炎被迫延期一年,以无观众形式举行的东京奥运将于8月8日闭幕。专家对日本政府与民众的表现,给国内与国际留下的形象,以及交棒给北京冬奥的前景,提出多样的观察与分析。

中国国旗和奥运旗帜在北京冬奥组委会外飘扬。(2021年3月30日)

因新冠肺炎被迫延期一年,以无观众形式举行的东京奥运将于8月8日闭幕。专家对日本政府与民众的表现,给国内与国际留下的形象,以及交棒给北京冬奥的前景,提出多样的观察与分析。

展现高科技优势 性别意识提高

史上最冷清,也最严峻的2020东京奥运即将顺利落幕。身为主办国的日本在其中的表现如何,成为各路专家讨论的热点话题。

日中关系专家,台湾日本研究院顾问陈文甲(Wen-chia Chen)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本次日本在主办东京奥运值得肯定与有待改善之处大致各半。

他说:“值得肯定的是,日本将其傲世的‘社会5.0’超智慧科技,在以人为本的思惟下,串联AI、机器人、大数据、物联网、无人机、动漫等元素植入东奥的举办工作,再一次让世人见证了日本科技、经济与文化的强权地位,同时也藉由高科技的诸般运作,在疫情肆虐情况下,仍能如期如质地完成奥运。”

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 (照片提供: 高峰修 )

日本运动社会学家,明治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高峰修(Osamu Takamine)认为,日本在举办本次奥运的表现差强人意,只有因偶发事件而受到重视的性别平权勉强可以称为进步。 他告诉美国之音:“前奥运组委会主席森喜朗因为歧视女性的发言辞职,组委会觉得造成负面社会观感,成立了一个前所未有处理性别问题的小组。组委会也开始大量起用启女性成员至40%的比例,并开始制作奥委会出版的《原始指南》(Portrayal Guidelines)的日文译本,此外还发给媒体作为拍摄选手时的指导方针,所以这次很有性别意识的拍摄状况大幅减少。虽然是出于一个负面事件导致的改革,也凸显了日本对于运动与性别议题的重视方面,比其他的先进国家落后许多,但总算是有开始了。”

他表示,虽然这个改变很小,但或许可以带动在奥运之后社会的“多样性与和谐”的理念,这样才算是举办本次奥运的正面价值。

本次奥运最大的败笔?

对于需要改善的地方,陈文甲认为,日本政府对于疫情的控制不甚理想,在奥运期间各地疫情直线升温,又以举办奥运的东京最为严重,虽然政府一再宣称疫情突然恶化与奥运无关,但是奥运所引起的民间群聚感染,加上号称“防疫泡泡”的选手村也感染严重,都是让本次奥运失去光彩的原因。

他指出,民间多有责难的是,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IOC)为了已签定的合约,特别是占其收益75%的东奥播映权,执意举办东京奥运,而日本政府为了顾全国际奥委会的利益,以及菅义伟个人的仕途,在面临紧急事态的情况下执意举办奥运,把人民健康置之度外,这种做法自然引起诸多民怨,无法透过奥运有效建构全日本人的集体认同感。

日本经济新闻与东京电视台7月26日民调显示,菅义伟内阁的支持率下降至34%,已经逼近日本政坛30%的民调关键门坎。

高峰修也认为,日本政府在疫情控管不佳的状况下,不听专家的意见强行举办,是本次奥运最大的败笔。

他说:“在举办奥运前几天,东京进入第四次发布紧急事态宣言了,民众早已经防疫疲乏不守规则了。这时候呼吁民众,减少出外活动,政府自己却大张旗鼓地举办跨国运动赛事,民众当然更不愿意待在家里。而且即使进入紧急状态,也没有强制规定限制外出群聚,餐厅也可以营业,根本就无法管控人流。政府只考虑利益相关者的因素,根本没有认真采用专家提出的建议,造成奥运期间染疫大爆发。”

日本8月6日全境新增确诊1万5645例,连续3天创新高;累计确诊病例破100万。其中东京都最为严重,连日屡破新高,单日确诊率均超过4000人。

民众态度转变说明什么?

根据全球市场研究调查公司益普索(Ipsos)7月1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日本有78%受访者认为不该在疫情下办奥运。

高峰修说:“随着情况改变,日本人就随波逐流地很快改变自己的原则,不再重视自己最初的坚持,这就是日本民族脆弱的心智。就像二战前大声高喊‘天皇陛下万岁!’一样,战败时就瞬间变成‘民主主义者’,完全没有思想基础,所以可以马上转换立场。这次让全世界看到了现代日本人这种脆弱而缺乏中心思想的特性。再照这个状况走下去,原来的日本文化就会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无原始特点、无色彩的经济强国而已。”

他指出,名小说家三岛由纪夫曾经将战后的高速成长期描述为“空虚”,在这次的东京奥运上十足呈现这种缺乏思想的特性。然而日本要交棒给中国举办半年后的北京冬季奥运,中国人一向给外界自我主张强烈的印象,这种对比会在两个主办国之间特别的明显。

“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

陈文甲认为,虽然日本社会对于政府举办奥运的评价有待观察,顺利完成举办确实为国际社会体现了奥运的重要理念。

他认为近来美中冲突升温,日中关系也随之恶化,中国的海警数度造成尖阁诸岛与南中国海域的威胁,日本官方在中国对待维吾尔、香港等人权议题上有别于以往地频频发声,对于台海议题更是愈发明确地表明立场,但是本次奥运中国代表团派出777人参加,是中国史上境外参赛规模最大的一次,加上在疫情影响时美国总统夫人及法国总统等国政要依然到场祝贺,这展现了日本在国际间的政治影响力,让国际社会全面支持与捧场。

陈文甲说:“此次日本靠着强大的政治、经济、科技与文化的实力,并体现了‘运动拥有改变世界及未来的力量’的赛会愿景,完成东奥的举办,虽在疫情肆虐下饱受人民的批评,惟其向世人展现的是其疫情下的奥运典范足供中国学习,到明年2月疫情尚未被完全控制下的北京冬奥,要如何以超越日本的强劲实力办好冬奥,同时也要落实防疫,稳定国内人民的信心,都是中国要学习与借鉴的。”

台湾日本研究院顾问陈文甲(照片提供: 陈文甲 )

陈文甲表示,奥运是在世界面前展示国力的契机与平台,日本为了顺利办成东奥,当然竭尽诸般手段拜托美国能够以“政治归政治,体育归体育”为念,积极参加东奥赛事,也不要带头抵制北京冬奥,因为惟有日美共同支持北京冬奥,才能换取中国相应的支持东奥。相对的,中国会避免“合纵欧亚,反制中国”的美中博弈战场延烧到明年的北京冬奥,也积极地先支持日本的东京奥运。从日中在奥运上的“合纵连横”招式,可看尽大国间的算计,而日本并不落于美中之后。

日本或终将支持北京冬奥

明年2月北京冬季奥运可能埋藏着被抵制的风险。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5月呼吁美国与全球主要国家以外交手段抵制北京冬奥。欧洲议会与英国下议院7月通过抵制北京冬奥决议案,日本至今尚未表态。

陈文甲认为,日本在中美之间仍将保持一贯的战略上的模糊,以求安全上紧靠美国,经济上依靠中国,在两边游移获利。唯有通过获得美国的信任及支持,才能达到日本国家利益的最大化下,近期的“日美同盟,对抗中国”仅限于安全保障的层面,而日中双方都深知在政治上、经济上都需要彼此的合作与配合,两国对举办奥运的基调上都是互相合作与支持的。

他说:“日本届时应会采取‘安保归安保、体育归体育’的模糊策略,尤其就国际道义而言,‘礼尚往来,投桃报李’本是应该的,尤其是中国参加东奥代表团达777人,号称是除北京奥运之外,到境外参赛的史上最大奥运代表团,用这么大的阵仗义气相挺被称之为史上最悲情的东京奥运,无疑是对日本这个邻邦表达了高度的善意;而就国际利益而言,常言‘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日本当然也会期待北京冬奥能够顺利举办,届时在拥有世界的工厂与市场之称的中国获取政商利益。”

高峰修说:“本次东京奥运中SNS(社群媒体)十分活跃,本来影响面各有优劣,但是这次负面的影响已经浮上台面了。中国网民利用SNS对日本与其他国家选手强烈的批评与辱骂行为,已经造成原本就不太好的日中感情更加恶化,双方没有因为体育而变得更和谐。或许会因为SNS的广泛使用,日中前后举办奥运反而让东亚各国的民众对中国更加反感,那就违背了奥运创始人古柏坦希望的‘以体育文化交流促进人类和谐’的初衷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