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六, 8月 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微言微语 – 网络致敬余英时

滚动 中国大陆

台湾中央研究院日前公布,该院院士,史学大师余英时于8月1日在美国去世,享年91岁。尽管这位享誉中外的历史学家因其鲜明的反共立场,在墙内颇为敏感,但并未阻止网友们发帖悼念。

Podcast

@画影夜烛发帖说:余先生一生,以學術功力連結自由理念, 埋首典籍的同時不忘社会关怀,乃是當代知識人的楷模和精神領袖。余先生永垂不朽!

@光明恬淡发帖说:余英时先生是最后一位参加过五七年反右之前的那个著名的北京大学哲学系“中国哲学史座谈会”的哲学家。之后的中国,天翻地覆,走向了彻底打倒敢说真话的知识分子的反右和文革运动,毛对知识分子的报复持续了20年。

@百家舟引用孔子《论语》中的一段话发帖说:“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这段话的引申含义就隐藏在全网转发最多的余英时本人的一句话里:“我在哪里,中国便在哪里”

@袁燦星发帖说:余英时说:“我在哪里,中国便在哪里”,乃是文化的中国;文化中国之传承,在于无数个体的存在,非王朝的延续传承,非夸张无形、笼罩一切的利维坦。明亡之后,朱舜水前往日本,他在日本,即中国有延续,他便是中国。可以说,有王夫之在,便有中国在,这是文化的中国,而非王朝的中国。”

这段话我们还可做个延申,中华文化精髓的真正传人在台湾还是在大陆?

@滕彪发推说:余英时先生不仅仅是贯通古今中西的大师级学者,而且他一生反对中共极权专制、对中、港、台民主运动倾力支持,捍卫自由民主价值,是真正的自由主义践行者。不苟且,不逐利,不媚权,不从众,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一篇题为《知识人的时代已拉上黄昏之幕,并将步入暗夜》的网文这样写道:“余英时先生是一位真正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汇通中西的博雅学者,并做到了“穷神者善继其志,知化者善述其事”。先生少年读书时之中国,是一个大师辈出而学术未被强归于一统的时代;其青年读书时之西方,又是一个元气未散而新学纷出的时代。先生的学问,是具有现实关怀与文化承担力的学问; 余先生的逝世或许象征着知识人的时代已拉上黄昏之幕,并将步入暗夜。然而,其所表彰的“士”之精神,必将在这极暗之地显得愈发可贵,依旧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8月2号,《澎湃新聞》的一则信息引发全网广泛关注:教育部网站人事更新,此前擔任中國科協党组书记的怀进鹏已被任命为教育部黨組書記,换句话说,臭名在外的中国教育部长陈宝生终于下课了!这条信息令网民弹冠相庆,一篇题为的帖文一时传遍全网,帖文历数陈宝生在任教育部长期间十大恶政;1,全国高校装了课堂监控。2,花巨款引进黑人留学生,不止一个大学为他们配女生陪读。3,规定外国学生免试入读清华北大,一批移民贪官子女享受免试入学两校资格。4,先后发出书法、中医、武术、交谊舞入中学课堂的无厘头规定。5,吹牛皮2045年中国将成为世界教育中心,第一大留学目的国,许多国家釆用中国教材。6,提出理工专业课必须施行思政化的荒谬要求。7,全面清理大学教材,清除理工科西方原版教材。8,高校图书馆大量下架人文社科图书。9,一批大学教师先后被降职、警告、停课、停招研究生乃至开除。10,设立告密制度,鼓励和奖励揭发教师,致使高校学生告密之风大行。

贴文指出:陈宝国任教育部长期间实施的措施,致使中国教育界出现一片惨不忍睹的荒芜与凋零,可见一个恶吏就能毁灭一国的今天与明天!现在他虽然下台了,但其恶行必须加以清算!

8月3日上午,党媒《经济参考报》发文猛批网络游戏,将这个千亿产业定性为“精神鸦片”,随后,腾讯网易股价大跌。尽管该文当日下午被删改重发,但这种动用党政宣传工具的典型习近平运动式经济治理模式在全网引爆网评,

@黄一孟发帖说:身为游戏行业一员,欢迎媒体监督。未成年人的保护也是全行业义不容辞的责任。 但是「精神鸦片」的用词,不但伤害极大,侮辱性更是极强。 替游戏行业千百万为自己的游戏梦想、玩家的高质量文娱生活、祖国的文化输出奋斗至今的从业者感到屈辱。

@油条豆浆567发帖说:这么搞下去,几年内就可以完全消灭市场经济了。

@隆格发帖说:按照游戏是精神鸦片这个逻辑,最应该第一时间打倒的是中国烟草。真要挑刺,没哪个产业是洁白无瑕的。如果你手上一直拿着一把锤子,所有东西在你眼里都会长得像钉子。最关键,这种不可预、不可控的有形之手频出,市场稳定预期就没了。这种预期的消失,导致的必然结果是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在经济学上,这意味着财富黑洞的诞生。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