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湖南长沙富能案审讯在看守所进行 家属无处伸冤

滚动 不平则鸣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当事人的家属从不同渠道得知,案件在看守所内进行,而不是法院,只知道程渊被判罪成和要监禁五年,吴葛健雄被判监禁三年,但官派律师至今都没有联络家属。

右起程渊的妻女施明磊、吴葛剑雄的父亲吴有水和谢燕益律师。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当事人的家属从不同渠道得知,案件在看守所内进行,而不是法院,只知道程渊被判罪成和要监禁五年,吴葛健雄被判监禁三年,但官派律师至今都没有联络家属。吴葛健雄的父亲吴有水表示,曾尝试为儿子提出上诉,但受到官方隐阻挠。

湖南长沙公益组织“富能”案,三名被捕者程渊、刘大志和吴葛健雄,被指涉嫌颠复国家政权罪,三人在2019年被长沙国安带走,官方至今都未有就案件进行公开审判。

左起为中国民间非政府组织“长沙富能”的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健雄(小吴)。(推特图片 )

家属:太荒唐,太邪恶,有什么法治可言?

富能创办人程渊的太太施明磊对本台表示,从不同的渠道,得知丈夫被判颠复国家政权罪成,要入囚五年,但至今都没有收到法院或官派律师方面的通知,她批评,由丈夫被捕到审判,都是秘密进行,官方连宣判结果都没有通知家属,形容丈夫是在非法审判下,被判罪成。

施明磊:”我了解到他们的审判是在看守所进行,完全没有到法院,匆匆的录完像,官派律师配合表演之后就结束,官派律师到现在都没有联络我们,所以这个审判从头到尾就是一场非法的审判,这个就是太荒唐,太邪恶,他有什么法治可言呢?到现在为止这个案件都没有进入系统。”

长沙富能案三名涉案人被囚禁在湖南省国安厅看守所(图)。(推特图片)

施明磊表示,丈夫从事公益服务,不明白为何会被判如此重的罪名,又认为当局是借用国安法的名义,在官派律师配合下,打压社会良知。

施明磊:”他们使用官派律师,看上去好像每一步都有程序,其实他是完全没有任何法治,因为官派律师就是配合官方的一个打手,他(政府)用国安法来对付我丈夫他们,来对付中国的这些公民,这些案子就是一个典型用国安法打压民间社会、打压公民、有良知和有影响力的人。”

她表示,会坚持为丈夫上诉,不会放弃,也会把参与案件的官派律师身份公开,让外界知道他们助纣为虐的事情。

吴有水:官方多番阻挠无法为儿子提出上诉

同案的另一名被告吴葛健雄,是维权律师吴有水的儿子,吴有水对本台表示,在上月也透过非官方渠道,知道儿子被判罪成,但只知道被监禁三年和已经认罪,没有其他的资料。

吴有水律师和儿子吴葛健雄。(维权网)

吴有水表示,知道消息后,已决定要以律师身份,为儿子提出上诉,已准备好所需的文件,但上诉过程中,遇到很多的阻挠。他表示,到长沙国安看守所要求会见儿子时,对方的人员要求他先取得法院同意,才可成为律师代表。他到法院申请时,又被拒于门外。案件一审的官派律师也用不同的借口,拒絶交出判决书。他表示,虽然自己熟悉法律,但也无办法为儿子上诉。

吴有水:”我确实是上诉了,我下了上诉状,准备了所有授权委託,都办好了,因为上诉一定要我儿子的签字同意,还有要看到判决书 ,因为我儿子的辩护律师,宣判以后他们居然是没有拿到判决书,一审已经判决出来,作为二审的合法辩护律师,我完全是有权会见,但是看守所不让我进去,上诉期限大约在7月31日已经过去,现在我们已经穷途末路了,没有什麽办法可以採取。”

吴有水表示,同案的另一名被告刘大志被判监2年,应该已经刑满出狱,但据他了解,刘大志刑满后,仍未能回家,继续被官方监视居住,他也担心,儿子在刑满后,是否会被指控其它理由,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

记者:陈妙玲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