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全红婵要给妈妈治病 揭开新农合惊人内幕

滚动 生活健康

刚刚获得东京奥运会十米台女子跳水冠军的十四岁中国选手全红婵在记者会上说,激励她跳出满分的动机是想挣钱给妈妈治病。她直率的发言引来舆论的一片同情声,但同情声背后却掩藏着中国农村医疗的严重问题。

全红婵要给妈妈治病 揭开新农合惊人内幕

刚刚获得东京奥运会十米台女子跳水冠军的十四岁中国选手全红婵在记者会上说,激励她跳出满分的动机是想挣钱给妈妈治病。她直率的发言引来舆论的一片同情声,但同情声背后却掩藏着中国农村医疗的严重问题。

获得东京奥运女子跳台跳水金牌的中国运动员全红婵(美联社)

年轻的全红婵不是特别会说话,她在记者会上回答问题时不时害羞地偷笑,

“练的,慢慢一直练呗。我妈妈生病了,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字怎么读,不知道她得的什么病,然后就很想赚钱,回去给她治病,赚很多钱,治好她……”

孝心的背后

留着短发的全红婵让人恍惚间以为是个男孩子。在赛后的另一个采访中,她有些遗憾地说,“我连…游乐园都没去过呢,也没去过动物园,奥运结束想去玩玩抓娃娃之类的游戏。”

她还说,“今晚我要吃很多好吃的东西,现在我特别想吃辣条。”

但似乎外界都没有太顾及全红婵只有十四岁,社媒上对她记者会这段视频的评论充斥着“忠孝两全”的字样,仿佛一夜之间,这个孩子就成了民族英雄、人间孝子。

同为农村出身的黑龙江司机廖诚却说,全红婵年龄还太小,为国争光对她来说还太高远,她的拼搏还是因为生活压力太大,“特别是农村的个体,生存特别艰难,要是有一点希望,就会拼命地来实现自己的目标,就像豁出命一样地。”

全红婵家住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迈合村,多年来家境贫困,母亲和爷爷都长年生病,家中为此耗尽积蓄。被教练认为有跳水天赋的全红婵七岁就离开家庭去练习跳水。

但这点农村人生活和内心的真相很快被淹没在喧嚣的庆贺声中。全红婵获得冠军的消息传出后,她位于广东省湛江市麻章区迈合村的家中一下涌来各种相关、不相关的人,表示祝贺。网上视频显示,有人在她家外施放震耳欲聋的鞭炮。(背景音)

湛江市三家企业先后宣布向全红婵一家赠与精装住宅一套、商铺一间以及二十万元现金。湛江市卫健局和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代表8月6日又去病房慰问全红婵的爷爷,广东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还表示要为她的爷爷和妈妈提供全方位的医疗保障。

湛江市三家企业先后宣布向全红婵一家赠与精装住宅一套、商铺一间以及二十万元现金。(网络截图)

新农合参保人数雪崩式下滑

喜事一桩接着一桩,但似乎极少有人过问,在变成奥运冠军之前的全红婵的母亲和爷爷为什么长期无法得到妥善医治?仅仅是因为家贫吗?

根据目前获得的信息看,全红婵的母亲几年前在去打工的路上遭遇车祸,断了几根肋骨,长期得不到康复。从2004年开始试点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体制(简称“新农合”),似乎并没有为全红婵一家提供太大的帮助。

身在美国的医疗专家易富贤谈到新农合时,连说目前的新农合对解决农村家庭的问题而言还远远不够, “是还不够,现在只是说可以报销(医疗费用);以前是完全都没有,现在是有一些。而且各个省的情况还不一样。”

身在农村的廖诚说,新农合的医疗报销限制太多,“特别是农村上城市治病,要有转院手续,只报销45%,没有转院手续,只报销25%。而且好些药品还不给报销。”他说,自己前几年做了痔疮手术,花了四千元,却只报销了五百元。

据中国政府网的数据,2011年,全国参加新农合人数为8.32亿人,参合率超过96%。但时隔多年,新农合的参保人数严重下滑。据国家医疗保障局的消息,截止2018年底,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参保人数仅有1亿3千万人,从2011年下降了7亿人。

廖诚分析说,除了报销比例太低之外,医疗体系还存在很严重的问题,“收红包是小菜一碟,都不算啥事,现在的问题是过度治疗,过度治疗比收红包严重十倍,甚至百倍,我母亲曾经一百元就能治好的病,却花了六千多,就是因为过度治疗。”

廖诚形容,过度治疗对普通农村人来说,简直是一场灾难。他认为,过度治疗是因为政府垄断和腐败造成的,是非市场化才导致的恶果。

压不住的命运水花

廖诚在深夜电话里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落寞和无奈,与媒体上对全红婵的锣鼓喧天判然有别。

全红婵获得冠军,立即得到美誉加身和丰厚的物质回报。媒体上盛赞又一个跳水天才诞生,有人甚至说她压下的水花比煮水饺的水花还小。

但全红婵固然压住了命运的水花,但她身后的中国大约六亿农民却未必像她这样幸运。

(记者:王允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