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报纸摘要 – 为躲镇压厄运,香港媒体和艺术家被迫选择流亡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面对紧张的政治局面,香港端传媒决定将总部迁往新加坡,另有媒体人和艺术家则选择踏上流亡之路;德国司法机构继续调查为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一对德国夫妇;中国决定将15座煤矿的运营再延长一年;这是8月6日法国媒体关注的中国话题。另外,俄罗斯加紧压制异见之声的消息,引发多份日报的关注。

法国报纸摘要

香港媒体和艺人被迫步入流亡之路

香港端传媒8月3日星期二宣布:将把总部从香港迁往新加坡。与此同时,香港电视台前主持人韦安仕(Steve Vines)以及著名艺术家黄国才(Kacey Wong)纷纷踏上流亡之路。《解放报》刊出报道指出:端传媒决定迁址至新加坡,谴责新闻自由受到侵害;这是香港新闻机构首次选择外迁。艺人和媒体人选择流亡旨在逃避中国政府的镇压。端传媒创立于2015年,是一家专注于大中华地区和中国大陆报道的网络新闻媒体。

报道指出:自严厉的国安法颁布以来,驻港记者面临来自北京政府越来越大的压力。独立的香港《苹果日报》创始人黎智英被捕、资产被冻结之后,于6月份被迫关闭。随后,香港记者协会对 “破碎”的新闻自由局面感到震惊。该协会主席陈朗昇(Ronson Chan)在发布年度报告时表示:过去的一年绝对是香港新闻自由最糟糕的一年。

另外,在接受香港自由新闻网的采访时,香港最著名的艺术家之一、以激进主义和政治作品而闻名的黄国才,确认了他移居台湾的消息,他表示:移居的目的是为了重获“完全自由”。与此同时,电视节目主持人韦安仕重返英国,他揭露“香港遭遇白色恐怖洗劫”。

《解放报》认为:这些新闻媒体机构及人员和艺术家的离开,对曾被视为享有言论和自由特权的香港的声誉造成严重影响。

为中国做间谍的德国夫妻的疯狂故事

另外,继8月3日报道之后,《费加罗报》再次刊出关于德国一对夫妇为中国情报机构从事间谍活动受到司法追究的报道。报道披露了德国学者克劳斯-L供职的赛德尔基金会(Hanns-Seidel-Stiftung)与德国执政党之一的基社盟关系密切。

克劳斯自80年代以来就服务于德国联邦情报局,尽管他曾向上级通报过与中方的接触,但是德国情报机构并不了解其中的内幕。目前,此案的调查仍在继续。重点关注克劳斯是否提供过关于德国联邦情报局运作的信息,以及中国是否在德方的电子设备中存放了间谍软件。

中国决定延长15座煤矿的运营

此外,《回声报》报道了中国决定延长15座煤矿运转时间的消息。报道指出:面对不断增长的电力需求,中国最高规划部门周四决定延长15座联合试运转到期煤矿运转时间,这些煤矿主要分布在中国北部省份-山西和新疆地区。当局决定将这些煤矿的联合试运转时间再延长一年。中国国家发改委在公报中指出:15座煤矿涉及产能每年约为4400万吨。报道引述彭博社披露:中国曾在上周宣布重启内蒙古的38座煤矿。

一次能源需求60%来自煤炭的中国,希望控制燃煤价格。此一价格在2021年上涨了近三分之一,主要原因是采矿活动减半、与澳大利亚的贸易争端以及工业生产反弹所致。

上个月,中国主要决策者建议,在寻求满足电力需求与维持经济增长之际,放宽激进的减排措施。

俄罗斯加紧压制异见之声

此外,俄罗斯多家调查媒体和律师组织被宣布为“不受欢迎的组织”,《费加罗报》和《解放报》分别对此进行了报道。

报道指出:七月底,俄罗斯调查报道网络媒体(The Insider)的总编多布罗霍托夫的住所突遭警方搜查,多布罗霍托夫则被带往警署问话。他领导的调查报道网络媒体(The Insider)是英国新闻调查网站“冒险者(Bellingcat)”的俄罗斯合作伙伴。“冒险者”网站曾对多个备受瞩目的案件进行过调查,其中包括俄罗斯著名反对派纳瓦尔尼的中毒案,以及2014年马来西亚航空17号班机在乌克兰上空发生的空难事故。

五天前,俄罗斯调查报道网络媒体(The Insider)成为诸多被列入俄罗斯臭名昭著的“外国代理人”名单中的又一个独立机构。

俄罗斯压制反对之声的做法瞄准的不仅仅是独立媒体,还有受人尊敬的律师。由著名律师帕夫洛夫(Ivan Pavlov)创立的律师事务所“团队29(Komanda 29)”也在7月份被当局宣布为“不受欢迎”的机构之后,被迫解散,颇令俄罗斯捍卫人权届人士感到震惊。帕夫洛夫是最后一批大力捍卫关注司法系统的记者及活动家事业的律师之一。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