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8月 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吕频(2):谈女性权利共识与中国畸形娱乐业

滚动 中国大陆

当今中国娱乐业界名人和能招来大量网络流量、拥有成千上万粉丝的“顶流”吴亦凡(Kris Wu)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之后,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国共产党当局明显引导舆论。在女权主义研究者和活动家吕频看来,中国已经出现的女性权利共识不会因这种舆论操控或官方的打压而改变,而中共当局摆出的打击中国娱乐业界乱象的姿态也不会收买到女权主义者的认同。

北京街头报摊上一份时尚杂志封面显示的中国知名艺人吴亦凡的照片。(2021年8月1日)

当今中国娱乐业界名人和能招来大量网络流量、拥有成千上万粉丝的“顶流”吴亦凡(Kris Wu)因涉嫌强奸罪被刑事拘留之后,观察家们注意到中国共产党当局明显引导舆论。在女权主义研究者和活动家吕频看来,中国已经出现的女性权利共识不会因这种舆论操控或官方的打压而改变,而中共当局摆出的打击中国娱乐业界乱象的姿态也不会收买到女权主义者的认同。

在吴亦凡被抓捕之后,中国官方媒体试图打造另一种叙事,声言吴亦凡丑闻是娱乐业界的畸形饭圈文化导致的,需要对娱乐业界进行整治。

但在多年从事女权主义活动和研究的吕频看来,官方试图以此转移社会大众对制度性的男权社会政治体制问题的注意,而中国畸形的娱乐行业兴起的背景是,它本身在相当程度上就是作为一种迷幻药提供给不被准许参与有意义的公共生活的消费者尤其尤其是年轻人;官方尽管摆开架势要对娱乐圈及其资本进行一番大整治,但迷幻药生产和供应不能停,因此中国当局不会对畸形的娱乐业界大动干戈。

中国官方媒体日前又把其攻击批判矛头指向电子游戏业界”。官方的经济参考报8月3日上午刊登题为《“精神鸦片”竟长成数千亿产业 业内人士提醒:警惕网络游戏危害 及早合理规范》的文章。

此文一出,在中国引起一片哗然,并引起许多猜测和调侃,其中包括中共当局如此以娱乐业为敌是否会鼓励更多的中国人关心当局不想让他们关心的政治,或鼓励中国人尤其是年轻人充当武统台湾的马前卒和炮灰。然而,几个小时之后,这篇文章被拿下。到了当天晚上,那篇文章重新出现时,人们注意到它的标题更改为非常温和的《网络游戏长成数千亿产业》,该文原先标题中的“鸦片”以及内文中的“电子毒品”等热辣词语被删除。

资料照:女权主义研究者和活动家吕频

吕频是2018年在中国被封杀的女权主义平台《女权之声》的创始主编。她认为中国国政府很强大,有几千年悠久历史的男权社会也很强大,比女权主义者或她们的影响力强大得多,然而,尽管女权主义在主流社会面前是脆弱的,但相信女权主义的人和群体是在扩大的,而女权主义在这群人的内心深处是有坚韧性的。

在她看来,女权主义在当今中国的坚韧性来自女性权利共识,其突出表现则是中国的女权主义者在不断的打压中顽强生存,坚持发声,建立联盟,并在此过程中摸索和建立了女权主义的行动性知识;这种富有中国特色的行动性知识“是其他国家的女权主义运动所不能想象的,它的艰难是不能想象的,它的创造性也不是能想象的。”

以下是美国之音专访吕频的采访记录。吕频表达的是她的个人观点。

女性权利共识在中国缘何坚韧

金哲问:这次都美竹好似通过个人奋斗或在有协助情况下的个人奋斗唤起了中国网民强大的、令当局也不得不忌惮的舆论,令看似有钱有势的吴亦凡倒下,中国女权运动由此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你说这是“女性权利共识的再次被推进”。

但也有人会说,在当今中国,所谓的共识也很容易被扭转,被逆转。例如,“不能再来一次文化大革命了”,这一度是坚如磐石的共识。中国前总温家宝在2012年还在对全国实况转播的中外记者会上信誓旦旦地重申了这一共识。然而,我们看到文化大革命的很多做法如今纷纷死灰复燃,甚至变本加厉。我的问题是,你对“女性权利共识”在中国的坚韧性有多少信心?

吕频答:我觉得这个问题有两面。首先,我们当然是非常脆弱的,我们是很渺小的;我们的政府很强大,男权社会也很强大,比我们强大得多,这是事实。中国的男权社会已经延续了几千年,因此是非常强大的。

女权主义在中国兴起才多少年?而中国的女人,中国女权运动的参与者,她们没有什么社会资本,她们不是有权有势有名气的人,不是自带资源加入女权运动的。所以中国的女权主义运动本身就是很脆弱、很渺小,这是事实。它可能会被打压,可能会被分化、被瓦解,这都是有可能的。今天我们会高兴一下,明天可能会有很多让人痛苦和失望的事情发生。今天我们还笑,明天我们可能就会哭,我们永远会感到有很多很多的愤怒,这都是很真实的,这都是正在发生的。

我指的共识是什么呢?你会发现,相信女权主义的人群仍然是在扩大的。在主流社会面前我们是脆弱的,但相信女权主义的人和群体是在扩大的。而女权主义在这群人的内心深处是有坚韧性的。

换句话说,相信女权主义的人是不会退圈的,你不会从相信女权主义变成不相信女权主义,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不是说能绝对排除。这就是它的韧性所在。你可以删除很多贴子,可以不断打断我们的发声,还会有很多很多的人来攻击我们,但是你不能让相信女权主义的人放弃她们的想法,你不能改变这些人的想法。这就是女权主义的韧性所在。

为什么会这样呢?因为女权主义者已经重新理解她们的生活和她们所在的社会,她们已经意识到了很多在这个社会上原先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其实是不合理的。比如说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一定要结婚,这个说法是不对的。当她们认识到了这一点之后,她们就不会再认为女人到了一定年龄就必须得结婚,她们不会再认同这种想法。

所以,对女权主义的认识和共识是一个单行道。在这样的情况下,形成这种共识的群体,虽然她们的发声平台被消灭了很多,在微博上被消除了非常多,但这个群体哪怕是在半地下的状态,她们还在不断寻求相互之间的连接,寻找机会发声。女权主义声音总是寻找机会来浮现,这是不可能被消除的。

没有人会百分百顺从,人们永远都在寻找机会去实践她们自己反抗的政治,这就是我所说的这个群体共识的韧性的表现。

富有中国特色的女权主义行动性知识

问:你在《吴亦凡事件之胜利与米兔》一文中提到中国的女权主义者还在行动中发展出“只属于中国的女权主义的行动性知识”。你可以举一两个这种知识的例子吗?

答:这个问题可以分两个方面来回答。一个是我刚才讲的,中国的女权,中国的米兔回应的是中国社会所特有的女性权利的问题。

我可以再举个例子,比如说中国的女性到了一定的年龄就一定要结婚一定要生育,这个是中国的文化强迫的。但是这种文化强迫政府也是赞同的,也是认为女性应当结婚应该生育。因为中国现在有生育率的危机。这个在其他文化,比如说在美国文化里面就没有那么明显,虽然美国文化也推崇结婚和生育这种模式,但它没有这么强烈。

中国这个文化对女性有很大的强制性,如果这个文化认为女性应该结婚的话,你如果不结婚你是可能会被惩罚,会有很多惩罚。结婚对女性来说没有什么好处,但不结婚是会有惩罚的,这是中国社会的特点、文化的强制性。

中国的米兔也是在反对这一点,主张女性可以自由选择自己的生活。女人不怕做剩女,女人可以不婚不育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米兔是对中国固有文化的一种反动。

另外,米兔在集体行动的过程里面,是以一种特有方式来寻找自己的机会和发展自己的特点。中国从来都没有完整和自由的活动空间,中国的公共空间一直在被关闭,我们都在经历一个不断被关闭的过程。甚至我们在几年前、几个月前还曾经有过的自由现在就没有了,我们就处于这样的一个过程里面。但女权主义还是在公共空间不断被压缩的情况下继续活动,而且它的回应是一种游击式的、非常灵活的,总是在侧翼行动的策略。

比如说,“米兔”这两个字就是因为在开始的时候,英文的me too这两个词本身可能对说汉语的人来说打出来不是特别友好,人们更喜欢用汉字来表达。另外,因为me too二零一八年在互联网上不断被禁,人们才想到了用米兔这两个字代替,这就是一个特点。

你看,我们是怎么样灵活的去应对网络上的审查。而且在这种应对策略中还保持着它的创造性和幽默感。所以今天的米兔已经成为中国的me too运动专有的成果,没有人认为这是跟大米和兔子有关的了。这是中国的女权主义反对审查的一个创造,在公共空间不断被关闭的情况下,女权主义者有它自己的创造性和智慧,还能灵活的把自己的声音发出去,而且还能形成一个联盟。

女权主义不是一个对抗性的运动。非对抗性也是一个策略,如果你去对抗你就会死无葬身之地。这个运动得以存续其实也是在于它的选择的灵活性。中国的女权主义运动所付出的代价,和它在极度限制的情况下所发挥的创造性,是其他国家的女权主义运动所不能想象的,它的艰难是不能想象的,它的创造性也不是能想象的。

如果说要从社会运动知识库的角度来看,中国的女权运动对其他国家的社会运动的启迪是非常大的,即使它现在还没有被人们充分地认识到。你如果是一个在中国做过女权运动的人,再到别的国家做那就太简单了。中国的女权主义运动难多了,但是我们还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别人都不能理解,因为中国其他的异议的声音都已经消失了。

我不认为他们的消失是他们的错,但他们的消失是一种遗憾,因为人们就没有办法再知道他们的观点了。所以女权主义运动还在顽强的持续本身是很重要的,因为你能够让非常需要觉醒的人们能够接触到你的思想。所以我觉得女权主义运动作为一种社会运动所创造的价值是很重要的。

如果人们知道中国的女权运动是怎么样在非常艰难的情况下活跃,人们就会改变对中国社会的看法。因为人们对中国社会的看法是二元的。所谓的二元就是,一边是极度强大、超级强大的政府,也就是从反向被膜拜的政府,一边是愚昧和无能的民众,然后是极少数的、极度边缘的反抗者。这些反抗者忽生忽来,不断的一出现就被打压,非常边缘。

这是很多人对中国社会的二元想象,好象是中国社会是黑暗一团,没有空间没有希望了。而且,尤其是看到中国政府掌握了强大的互联网监控技术来指导他们的治理,这让很多人感到绝望。

不要对中国社会绝望。在你们看到的表象下,中国社会还是有很多很多活力的。只不过在中国社会活动变得非常艰难,但中国社会的活力并没有死亡。在中国社会没有死亡的时候,你就会意识到这些声音的存在是非常重要的。这些声音的存在本身比吴亦凡是不是进监狱更重要。

只要这个社会活下去,就是这个国家的希望。但是你假如不深入到这个运动的内部,你是不知道这一点的。你以为中国没有希望了,其实不是这样的。

畸形的娱乐行业与愚民的迷幻药

问:你在《吴亦凡事件之胜利与米兔》一文中提到【男性和资本权力主导的行业】即传媒娱乐行业是侵害女权的重灾区。请问,中国共产党当局正在展开打击资本权力的运动,假如有人说这是中国女权主义的福音,你要怎么回应?

答:中国的娱乐行业本来就是非常畸形的。这种行业内部的畸形情况我就不展开了。

这个行业的兴起的背景是,它本身在相当程度上就是作为一种迷幻药提供给不被准许参与有意义的公共生活的消费者。这些兴起的娱乐行业把它们的受众全都定义成脑残粉,没有自己的想法,也不关心政治,或不能关心政治,他们麻醉、陶醉在非常肤浅的、只有外表的演技非常差、故事也非常差的偶像的崇拜和i消费上,他们的所有能动性都花费在为偶像打榜和花钱。

这是一个愚民和割韭菜的布局。它的兴起是对公共生活的一个替代。人是需要公共生活的,人是需要社会参与的。人有这种能量,也有这种热情。人没有公共生活怎么办?就是娱乐至死。中国的娱乐行业的兴起有这样的背景。

中国的新浪微博本来是很政治化的。新浪微博一开始讨论的都是政治问题。新浪微博最早有一个非常活跃的口号叫“围观改变中国”。大家都在新浪微博上讨论政治。后来新浪微博在2013年左右被清肃得非常厉害。在新浪微博被清肃、活跃度大迭之后,娱乐明星和他们的八卦、无聊的纠葛、无聊的表演就作为一种替代成为新浪微博的主流,而且还解决了新浪微博的商业模式的问题。新浪微博主要是靠这些明星赚钱。这都是有数据统计的。

这个行业的兴起本身就是畸形的。所以你要问政府对娱乐行业是什么态度,它总体来说不可能像对女权主义、公民社会一样持打压的态度。为什么呢?因为韭菜需要麻醉。它需要提供娱乐产品给大家。你看过小说《1984》就知道,政府还需要生产黄色小说给大家看,因为这对统治者维护统治很重要。所以对娱乐行业,政府要像对一些社会生活其他方面一样要控制,要主导,要给它划定边界,但不会很强硬,因为还需要它,还需要维持这个行业的存在。

这个行业的存在对这个国家,对这个政府,对所谓的和谐社会有意义的。这就是为什么它也对娱乐行业要采取一些打击措施。它就是要告诉大家谁是真正有权力的。真正有权力的不是你吴亦凡这样的人。不管你吴亦凡这样的人挣了多少钱,你在政府面前什么都不是。这种信息是很重要的。它要宣示、实践它的权力,让这个社会中的人不能自行其是的权利,一切都要由它来操控。谁的权力过大,可能就会被削平一点。马云可以被削平一点,吴亦凡和娱乐业也可以被削平一点。

但娱乐业和其他资本行业还是这个社会结构的一部分,这是不会改变的。只是此打压并非彼打压,性质和程度都是不一样的。政府通过这个打压也摆出了一定的姿态。比如说,政府打压马云就是把人们对社会问题的义愤转移到马云这样的人身上,给人们发出的信息是,原来中国社会的问题不是治理的问题,而是资本家捣乱造成的问题。然后,当局把矛头指向他们。

就像以前中央政府总是把问题推给基层政府一样。现在政府又把很多问题、民愤推给资本家。通过给资本家一些小小的处分,来获得一些民粹式的欢呼。我觉得女权主义不会买帐,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是,女权主义始终处于非常被打压的状态。很多很多的帐号每天都在被删除,很多很多受害者都被威胁。

对一个行业的打压收买不了女权主义者,起码赎买不了硬核的女权主义者。如果把我们的政府想象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可以操控一切,那也是把政府想得太高明了。政府倒是这么想,但是它不可能做到。因为女权主义者和很多其他的中国人一样有自己的想法。不是所有人都是无脑的,只是我们所站的立场、我们的位置也是抗争性的和异议性的位置。

女权主义与男性参与问题

问:作为一个女权主义活动家,作为一个女权主义研究者,你希望中国的男性在中国的女权主义运动中有什么表现或发挥一种什么作用?

答:我觉得我们的社会总是把男人看得非常重要。我们的社会也总是希望女权主义把男人看得非常重要。所以,人们总是认为女权主义者怎么样看待男性很重要。人们总是问这个问题:男人在这个社会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女权主义者要怎么跟男人合作呢?

我觉得我们应当提倡男人其实没那么重要,男人不像社会公开地或潜意识里所标示的那么重要。

当然这个运动是开放的,谁都可以参加。男性不需要女权主义有针对性的招募。我加入了女权运动不是因为有人招募了我,也不是因为别人跟我谈心,希望我加入,把我请进去。不是这样的,是因为我自己有这种愿望,是因为我愿意带着自己的劳动加入进来。

所以男人也是一样。这个运动是开放的,为什么你没有加入,没有像女人一样带着自己的劳动加入呢?这是男人的问题。这不是女权主义工作没做好的问题,这是男人自己为什么不加入的问题。

女权主义如果有什么资源,不管是关注的资源还是动员的资源那都是极其有限的。很多的女人她们的工作都没能做到,所以她们的资源就很难用在男人身上。

男性要加入女权运动,我觉得要理解女性的经验,要理解为什么女性对性骚扰、性侵害,包括在米兔里面,为什么对这些有强烈的反感。这都是男性没有经历过的,而在日常生活中因为性暴力的存在,女性无处不在的不安全感这都是男性体会不到的。

无数的女性每天不敢出门,永远都在害怕,害怕自己被强奸。无论是在走夜路的时候,还是跟你的上司一起吃饭的时候,你永远都是在担心,这是男性体会不到的经验。那么,你要加入女权运动,你就要理解女性的经验。你要知道怎么样跟女性一起合作,要接受女性的文化,知道怎么跟她们去协作。另外,还要接受女性的领导。

男性来到女权运动就是接受女性的领导,这是跟社会其他的领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很多男人不能够加入到女权运动呢?因为男人没有被女性领导的习惯,他们来到女权运动组织还是一个指导者,这样的人是不会被这个运动所欢迎的,他们只能留在那个男性占主导的主流社会里,不能来到我们这个边缘运动。

这个运动就是由女性领导的。女权运动为什么不能被男性领导?因为女权运动所追求的就是性反转的权利。这个很重要。如果你能接受这几点,这就是理解女性的经验,能够跟女性一起工作,能够接受女性的领导,那你就能够待在这里。这也是你自己的选择。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