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涉“选举舞弊”黄耀明、区诺轩获撤控 涉“六四”非法集结邹幸彤终获保释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廉政公署周四(5日)撤销对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和歌手黄耀明的选举舞弊控罪。黄耀明庭外见记者时,高唱 《问我》一段歌词,表示要 “全心保存真的我。” 更有中国歌迷亲身到法庭支持他。

香港廉政公署周四(5日)撤销对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和歌手黄耀明的选举舞弊控罪。黄耀明庭外见记者时,高唱 《问我》一段歌词,表示要 “全心保存真的我。” 更有中国歌迷亲身到法庭支持他。

黄耀明在庭外见记者,他唱出广东歌《问我》,表达自己的心声。

黄耀明: “我用歌声说出来,我不是在娱乐大家。无论我有百般对,或者千般错,全心去承受结果,面对世界一切,哪怕会如何,全心保存真的我。香港人继续唱下去,香港人继续撑下去。”

歌词意思,就是无论世界变得如何,他仍会保存原本的真我。

黄耀明今日身穿黑色上衣、深棕色衬衣,精神看起来不错。不少黄耀明演艺好友亦有到场旁听,包括艺人叶德娴、何韵诗、刘以达,以及填词人周耀辉等。旁听席座无虚席,需要设视像延伸庭,供公众旁听。开庭前,有旁听人士不时向黄耀明挥手,大叫 “我爱你”、 “撑你”等,黄点头示意。

控方表示,虽然提供娱乐舞弊属严重行为,但同意黄耀明只在本案中唱了两首歌,案件及案情较轻,以及考虑到黄耀明的背景及态度后,律政司同意让黄耀明以2000港元自签守行为18个月结案,期间须保持公众安宁、行为良好,及不得干犯与选举舞弊相关罪行。

至于因民主派初选案而还押中的区诺轩,最后亦准以同样条件签保守行为。但由于他涉及其他两宗案件,需要继续服刑及还押候讯。

区诺轩和黄耀明原本被控于2018年立法会补选中向他人提供娱乐,违反《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将于周四下午(5日)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应讯。

有内地歌迷特意前来支持黄耀明 形容事件对港人而言是 “耻辱”

有支持黄耀明已有5年的内地歌迷,称自己和朋友Denise特意前来旁听、支持偶像。她说,黄耀明在过去支持民主路上走得很前,爲人正直而且肯为社会發声,但却被廉政公署起诉,对此感到 “非常震惊”,并形容事件对港人而言是 “耻辱”。

内地歌迷: “他现在不用遭受牢狱之灾,但我觉得这件事情,对他或对正直的港人来説,这事件是耻辱。他根本没有任何罪,如果説选举不能够唱歌的话,好莱坞这么多歌手,他们支持选举中自己喜欢的人,他们早就被拉了。所以我觉得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她的朋友Denise亦向本台说,自己是新移民,两人因爲喜欢何韵诗和黄耀明而认识。她认爲案件反映政府开始以不同法例,清算过去曾表态与政府政治立场不同的公衆人物。她又説,自己在庭上听到,黄耀明可获保守行为, “瞬间鬆了一口气”,但希望黄耀明可以更 “清白”走出来,而非以这种不合理的形式终结。

黄耀明唱出广东歌《问我》,以歌声表达心声。(郑日尧摄)

学者:民间质疑政府 “双重标准” 签保撤控让律政司可体面收场

香港城市大学前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周四(5日)表示,黄耀明被捕消息一出,民间纷纷质疑政府 “双重标准”,因爲不少高官如前特首曾廕权、叶刘淑仪等,亦有在选举期间动员歌手站台,认爲律政司考虑到舆论压力及过往案例,选择 “体面收场”。

郑宇硕: “目前律政司採取撤控,要求他们签保的方法,也是一个体面的方法,比较容易下台。再者,黄耀明作爲歌星,因爲要签保的关係,所以今后一年半以后也不能参加政治活动。所以现在检控这两个人,阻吓的力量不是很大。”

控罪指,两人涉嫌于2018年3月3日,在立法会补选香港岛地方选区中为他人提供 “歌唱表演”,以诱使在席人士在该选举中投票予区诺轩,而区诺轩最终当选。

支联会副主席同日获准保释

另外,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早前被指,在网上及报章撰文呼吁巿民参与今年六四集会,被控一项煽惑他人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七一前夕再度被捕后还押至今。

她周四(5日)在高等法院获准保释,需要以现金及人事担保各5万元保释,须交出所有旅游证件,不得离开香港,并居于报称地址,每周到警署报到一次。法官宣布她获保释一刻,多名旁听亲友鼓掌,邹幸彤面露微笑向旁听席点头。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嘉远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