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公民论坛 – 想要塔利班改信贸易的中国共产党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雷诺-吉拉德是法国资深战地记者,地缘政治研究学者与巴黎政治学院教授。1955年,他出生于纽约的一个二战法国抵抗运动成员家庭,踏入新闻事业后,在乍得,阿富汗,南斯拉夫,索马里,卢旺达,车臣等冲突地均留下过战地报道的足迹。秉承着梅特涅,俾斯麦,基辛格式的政治现实主义,他在多部著作中分析了西方与伊朗,西方与俄罗斯的关系,同时涉及巴以冲突,叙利亚危机,和法国展开境外军事活动的条件。

中国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与塔利班二号人物会面。

在其所有的战争类报道当中,阿富汗对雷诺-吉拉德来说是一隅特殊的存在:他第一次去阿富汗,是为了报道苏联入侵下阿富汗的抵抗运动;第二次去,是为了报道阿富汗的圣战者内部混战;第三次去,是为了报道北约与塔利班之间的战争。雷诺-吉拉德将他的阿富汗见闻编进了2010年出版的“重回白沙瓦”一书当中,并持续关注着阿富汗的局势动态。目前塔利班借着美国撤军之际大举扩张自身军事控制范围,掌控重要的过境点和省会城市,战火经久不消,邻国纷纷警惕。阿富汗作为横穿地理的十字路口与纵贯历史的关键时代连接点,让面临极端宗教意识形态,恐怖主义威胁,和复杂民族关系恩怨的中国政府高度重视。

对经济利益和稳定的需求当前,奇异的连结出现了。7月28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天津迎接到访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一行人,举世高度关注。对此,雷诺-吉拉德8月3日在费加罗报的论坛争鸣版块撰文,关注了“中国在阿富汗的冷静现实主义”。以下是其观点的综述。

“中国人在阿富汗,完全一颗子弹都不想发射。他们想要让塔利班改信贸易的好处,也准备好向这个伊斯兰主义邻居提供赞助支持。不过有一个先决条件,那就是:不允许出口任何意识形态。按照其外交一贯理念,中国本来是特别排斥官方接见任何国家的任何反叛组织的,因为他们自己反对外国势力干预本国事务,所以自然而然不愿对其他国家反其道而行之。但,凡事都有特例:阿富汗和中国边境线长76公里,塔利班攻占阿富汗土地可谓飞速,就冲着两点,塔利班就值得中国稍稍为它破例。

王毅和巴拉达尔,代表着互相对立却又走到一起的阴阳鱼:这个共产党人外交部长西装革履,他背后的中国政府,正在追捕被认为太过伊斯兰主义的维吾尔族大胡子;另一边,这个头裹缠巾的毛拉也丝毫不遮掩,他想在阿富汗尽快恢复伊斯兰教法的统治。有什么比这两人站在一起,要更尽显相互对立的呢?不过,正是这个中国共产党人,和这个阿富汗毛拉,他们都清醒地看到,有比战争更有利的事情可做,所以,为什么不能坐下来共事呢?

新疆和手指形状的阿富汗帕米尔相连,这里完全可以作为维吾尔族伊斯兰主义者的藏身地,中国清楚这一点。更何况,虽然新疆人口一半是维族,一半是汉族,但在靠近阿富汗的山区,维族和汉族的人口比可以达到悬殊的9比1。维吾尔族独立运动者完全可以在此地发起小规模武装事件,凭借着在叙利亚反阿萨德势力那里获取的军事经验,给北京制造麻烦。

美军在撤出阿富汗的问题上,拿到了塔利班的承诺:不再给可能损及美国利益的国际伊斯兰主义集团提供藏身之地。针对维吾尔族独立运动派,中国也很想拿到这种保证。为此,中国可以把期望寄托在巴基斯坦上,因为毕竟奎达舒拉(阿富汗塔利班的最高领导协商会议)仍在该国。面对印度,中巴保持了近60年的战略盟友关系。没有中国的帮助,巴基斯坦不可能在上世纪末成功拥核。

为了换取阿富汗塔利班的承诺,中国又能给对方提供什么呢?阿富汗塔利班知道,他们拿下喀布尔的那天,也将意味着其对大量资金的需求正式开启。中国对阿富汗的矿藏投资,将会带来很可观的前景。事实上,最近几年以来欧盟也曾系统性地给当地提供大量的人道主义援助,但欧盟的盟友美国,当时判断认为与塔利班,或者与巴基斯坦,印度,中国的外交谈判当中掺入这种“鸡肋”,无甚大用。如今欧盟频频发声,呼吁当地考虑和平,考虑人权,可这也许并不是塔利班领导层的优先考虑事项。反观中国,中国从长考虑,会倾向于把阿富汗打造成一个丝绸之路上的伙伴国。阿富汗的确是一个帝国坟场,吞噬过入侵的英国,苏联,美国,这也是为什么,中国人完全不想在那里打仗。中国想要让塔利班改信贸易的美德和好处,通过贸易合作,不费一兵一卒,不介入当地政府,成为阿富汗最主要的影响力施加国,同时得到其不输出意识形态的保障。这就是中国的野心。现如今,阿富汗面对着美国军事上的反复无常,欧盟的一腔良好意愿,中国冷静的现实主义,仅凭此,我们就能大致知道,阿富汗这场大棋的赢家会是谁了。”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