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日本民众不满暂停返乡旅行:“我们不是共产国家,凭什么限制我们?”

滚动 国际

日本疫情近日急剧恶化,日本政府日前宣布第四次紧急事态范围正式扩大至六都府县。目前正值日本重要的连假,地方政府呼吁民众暂停跨县移动,以保障奥运正常举行,此举引起日本社会的不满。

日本疫情恶化之际东京一家餐馆没有顾客。 (2021年7月29日)

日本疫情近日急剧恶化,日本政府日前宣布第四次紧急事态范围正式扩大至六都府县。目前正值日本重要的连假,地方政府呼吁民众暂停跨县移动,以保障奥运正常举行,此举引起日本社会的不满。

管理不当 专家意见未被采纳

截止8月5日,日本已经连续5日新增确诊人数破万,政府在8月2日宣布将第四次紧急事态范围正式扩大,从原本的东京和冲绳扩大到纳入埼玉、千叶、神奈川与大阪府。

日本星槎大学共生科学部教授鬼头秀一 (照片提供: 星槎大学 )

日本星槎大学共生科学部教授鬼头秀一(Shuichi Kitoh)对美国之音表示,政府未能有效采纳专家意见,是管理效果不彰的主要原因。

他说:“我觉得政府对防疫的有效管理对策趋近于零。政府所设的专家委员会的专业水平没有问题,但落实到具体对策时,政策部门必须进行调整。政府根本没有虚心真诚地接受专家委员会提出的科学专业意见,也没有以专业意见制定对策,所以目前的政策决定缺乏一贯性。专家委员会的存在只是为了让社会认可,对大众交代,但并没有发挥实际功能。"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厚生劳动大臣田村宪久8月4日在众议院厚生劳动委员会备询时表示,为了因应重症风险高的患者,必须预先确保足够病床数,而重症化风险较低的患者原则上可在家疗养。

日本政府防疫对策分科委员会会长尾身茂指出,只有提供在家疗养或是住院治疗这样的选择,显然太过简化问题。轻症或无症状患者也有重症化的风险,若是讓他們在自宅疗养,政府需要先建立起能立即跟医疗机构连结的机制。

尾身茂表示,对于重症优先住院提案,政府并没有与他商量或讨论。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Kato)对美国之音说:“非重症者暂时在家疗养或许可以考虑,但必须要配合医院与医生。现在医疗量能明显开始崩盘了,特别是非都会地区,接下来医疗只会愈来愈缺乏。在家疗养者如果病情突然恶化,医院却没有病床可以收容,医护人员人手不足,而且氧气也不够,根本无法因应可能发生的状况。现在已经变成‘新的医疗紧急事态’,政府本应先与专家商议因应方案。”

跨县市扫墓须停止 跨国奥运却放行

目前正值日本重要的盂兰盆节扫墓连假和暑假期间,因此多个县政府知事召开会议后,决定呼吁民众先不要返乡或跨县旅游,以免造成扩散感染。

在山梨县工作的千叶县青年木内惇平(Jumpei Kiuchi)对美国之音说:“政府要国民呆在家里不要外出或跨县市移动,却继续举行跨国盛大祭典的奥运,实在感到很矛盾。一方面,我觉得认真练习的选手也需要有表现的舞台,另一方面,选手村的确诊率又那么高,这种矛盾感就更高了。”

在山梨县工作的千叶县青年木内惇平(照片提供: 木内惇平 )

东京奥运的选手在8月4日单日确诊率高达29人,目前已有322名奥运相关人员在东京奥运期间染疫。

木内惇平表示,他的年龄尚未到达接种疫苗的标准,为了保护家人,这次就忍耐不回老家看望亲人,但确实心情不好。

他说:“我因为求学和工作的关系,一直都住在外地,也不知道人生还有多少短暂的时间能和父母长辈相处。虽然我知道现在不适合跨县移动,我也会继续忍耐,但是想念家人的感受真的一言难尽。疫情之下,我格外担心他们。”

他认为最令人感到不安的是疫苗接种的不确定性,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会轮到自己。

住在长野县的老奶奶高田芳子(Yoshiko Takata)对美国之音说:“我女儿自从读大学就住在外面,每一年我最盼望的就是孙子们放暑假来看我。昨天,我孙子在电话里面问我,奥运有那么多外国人坐飞机来,为什么我们不能坐车回乡下,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的女儿和女婿都还没轮到打疫苗,我也很担心他们。”

从7月29日日本全国新增确诊人数破万时开始计算,近日染疫者中30多岁以下族群约占71%,年轻人感染显着,而目前日本疫苗接种未达四成。

多次限制导致无感 民众:治标不治本

日本首相菅义伟在7月30日表示,东京奥运会并不是日本确诊病例激增的原因,并呼吁民众减少外出,在家观赏比赛。日本政府防疫对策分科委员会会长尾身茂8月4日在国会说,举办奥运会影响公众情绪,削弱了政府要求民众留在家中的执行效力。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说:“政府规定餐厅只能營業到晚上8点,而且不能提供酒精饮料,所以很多年轻人为了庆祝选手得奖,就在便利商店买了酒,然后群聚在马路上喝酒聊天。日本文化本来就很重视祭典,像是奥运这种4年才举行一次的国际运动盛会,充满热情的年轻人会随之兴奋想要庆祝,也是很能理解的。况且几个县市都已经不是第一次宣布紧急事态宣言了,民众早就感到防疫疲乏,不太理会防疫规定了。这种状况如果扩大到地方,会让地方染疫急速上升,医疗系统会崩溃。”

经营旅游业的冈田裕次郎(Yujiro Okata)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表示,他一直很守法,为了维护顾客的健康,到目前为止还是遵守规定,但已经濒临临界点了。

他说:“我跟许多旅游业同行都很遵守防疫规则,即使营业赤字也咬着牙撑下去。可是已经到了第n次紧急事态宣言了,我们真的是受够了。政府自己在举办东奥,外国选手来了又在选手村传染,民众为了讨论赛事也要聚在一起,政府却叫大家不要跨县市旅行,我们实在是气不过去。我会觉得,既然政府可以办跨国家的运动会,我们也可以继续跨县市的旅游。日本不是中国,不是共产国家,凭什么政府可以限制我们,自己却不做呢?”

他表示,政府的决定太过矛盾,加上旅游业与餐饮业的影响已经苦不堪言,现在如果業者因此反弹,恐怕会让疫情更加严重。

根据日本富士晚报报道,东京医疗保健大学教授菅原ERISA指出,没有接种疫苗的年轻族群染疫者人数正快速增加,随着这些年轻人前往地方,将让地方曝露在染疫风险中。如果地方染疫者急速增加,很容易对专用病床少的地方造成医疗量能上的压迫。

残奥会是否举行成未知数

奥运期间疫情升温,让不少民众提出直接取消8月底即将举行的残奥会的建议,或是也以无观众形式进行。

口服疫苗研究者加藤说:“虽然东京奥运会即将闭幕,德尔塔变异毒株的性质不会突然改变,新增确诊人数短期内也不会有很大改变,接下来还有残奥会,现在菅首相也还没有宣布是否以无观众形式进行比赛,很难想象会恶化到什么程度。数度被紧急事态宣言限制的民众可能会想趁暑期结束前出外旅游,加上民众对于政府缺乏防疫对策却继续举办跨国运动会的反弹会更高,我实在很不乐观。”

京都大学传染科专家西浦博近日公开表示,东京的医疗系统承受力已经接近极限,不马上取消举办残奥会将是很危险的。他认为,从政治层面来说,日本政府不可能取消残奥会,因为若取消残奥会,等于是间接承认举办东京奥运会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日本星槎大学共生科学部教授鬼头秀一说:“日本的政策圈到现在还是持续着二战期间的模式,缺乏客观分析情势的精神,热衷于利用媒体炒作一时的演出效果,最后招致悲惨的结果。如果日本政府再不改变这种鲁莽的决策方式,这次的奥运与疫情就会变成另一场举国的灾难。”

日本政府防疫对策分科委员会会长尾身茂8月4日在国会表示,东京都下周单日新增新冠确诊病例预计将达到6000至8000例。他警告说,最差的情形下,东京单日新增病例数可能突破1万例。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