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8月 5,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时事大家谈:阿里巴巴公布最新股权结构,马云去哪儿了?

滚动 中国大陆

阿里巴巴发布2021财年年报并公布最新的股权结构,马云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和最大的个人股东却不见踪影,引发海内外有关其跑路、躺平、或遭遇不测等各种猜疑。

阿里巴巴发布2021财年年报并公布最新的股权结构,马云作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和最大的个人股东却不见踪影,引发海内外有关其跑路、躺平、或遭遇不测等各种猜疑。

中共当局最近打出“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旗号,加强对民营资本的监管。一段时间以来,民营资本的领军企业和人物纷纷遭受重创,马云及其阿里巴巴遂成为预示中国民营资本未来走向的风向标。民营资本在改革开放40年中发展壮大,如今时代宠儿如何变成异类?习近平新时代强调”回归社会主义本质“,私企在中国还会有多远的前程?民营企业素有“会生金蛋的母鸡”之称,中共会不会走到“杀鸡取蛋”那一天?

美国托列多大学荣休经济学教授张欣表示,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已完成经济跑路,清空了他的资产和资权。但由于他千丝万缕的社会关系,是否可以全身而退尚未可知。

他说:“我不是马云的私人朋友,但是我可以非常合理地推测他到哪里去了呢?他跑了,和李嘉诚、潘石屹一样跑了。当然我不是说他已经跑到海外去,他是经济跑路,他在清空他的资产和资权。我们都记得他在外滩金融峰会上讲话,批评中央管得太多,肯定引起中央不满。后来他被官方约谈、训诫、监管。我看到路透社报道说官方和蚂蚁金服暗示,你们要和马云播离关系才可以继续朝前走。所以他知道现在的情况不妙。他原来比较高调,被约谈后一直是低调隐身,几乎看不见他,和过去的马云完全不一样了。我们可以很清楚地推知是什么情况。不过我觉得和李嘉诚、潘石屹的房地产生意不同,阿里巴巴是一个巨大的商业网络,伸到各个地方。它有庞大的资产,马云本身在国内的关系也不是像李嘉诚、潘石屹那么简单,所以他很难像李嘉诚、潘石屹那样清空他的资产,躺平后完全跑路,我想里面还有一些故事会发展。”

路透社此前引述消息人士报道说,中国金融监管部门和马云及蚂蚁集团商讨了马云退出集团的可能性,暗示此举将有助于蚂蚁集团通过业务审查。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认为,蚂蚁集团已成尾大不掉之势,而马云在中国社会影响力过大,社会活动能力过强,给习近平带来不安,因此要断尾求生。

他说:“事件的起因还是要从马云本身来讲起。马云实际上从阿里巴巴成功上市以后,应该说经营非常成功。从那以后,他是长期不买中央政府的帐。甚至去年在上海外滩经济论坛上,公开批评中国金融业监管部门不作为、乱作为。另外,阿里巴巴分公司蚂蚁集团已经发展到一个尾大不掉的状态。举个例子,截止到2020年6月30号,前12个月蚂蚁公司平台上支付的总交易规模达到118万亿。中国一年的GDP也就100万亿,所以可以想象有多大规模。所以习近平对此非常不放心。另外马云不仅是一个企业家,他被誉为中国当代最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家。他不仅有钱而且好交际,在国际上政治经济界有很多朋友,很有能量、有影响力。他的影响力在中国就更大了。记得2015年我在北京机场,看到书店到处播放马云的演讲,卖马云成功励志的书。所以中国民主将他视为英雄。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中国政府目前既然要整治马云,就一定要从中国社会生活中把他抹平。从另一方面看,这也反映出中国没有法治,虽然中国政府一直在强调民法典,但实际上仍然是想给你就给你,想拿走就拿走。这个在民主国家根本不可想象。”

在当前定于一尊的中国极权政治体制下,判断中国民营经济的未来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判断习近平本人。而习近平显然跟不论白猫黑猫,不管姓社姓资的邓小平不一样。有分析人士认为习近平是原教旨马列主义者,笃信公有制和共产主义。这是习近平新时代民营经济遭受厄运的根本原因。

美国托列多大学荣休经济学教授张欣表示,未来对于中国的中小企业以及任何私营企业来说,在习近平治下它们的一条出路就是赚钱、跑路。

他说:“(习近平的)不忘初心就是最后他要实现共产主义。问题是最后他要走多远。现在所有私营企业它们就不能做大。当它是中小企业的时候,它还能在夹缝中生存,但做大之后就危险了。不管是中小企业还是大企业,它们赚了些钱之后就要跑路了。潘石屹已经到了做大了需要跑路的地步。还有一些中小企业,还想多赚些钱再跑路,弄个绿卡。我想中国现在是在这样一个情况之下。”

但习近平显然知道,现阶段的中国还离不开私有经济,但他却以创造条件限制直至取消私有制为己任,所以在自己的第一个任期就提出“混合所有制”的概念。

美国“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表示,所谓“混合所有制”其实就是缺钱了,要抢钱。他表示,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持续加大的情况下,混合所有制这条路是走不通的。

他说:“民营经济最大的作用就是吸纳劳动力,解决就业问题。但是你不能做大,做大就可能长反骨,就会想太多了,不听指挥了。所以习近平现在用的就是混合所有制,其实就是给民营经济掺沙子。他所谓掺1%的股,却要一票否决,派党支部书记要领导一切。但是中国经济现在已经步入了一个慢行道,中国经济增长乏力,经济下滑是一个长期要面对的问题。各级政府的财政收入都开始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而且会越来越难。土地出让金现在全部归中央,给公务员发工资都出现了困难,花钱的地方越来越多,三公开销、防疫开支、防灾灭灾、减灾、脱贫,所以问题越来越多。我想这条路走不通。”

(美国之音记者尹暄对本文亦有贡献)

时事大家谈本期节目完整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