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王藏案或于近日开庭 多方呼吁当局返还其合法权益

推荐 中国大陆

7月23日,维权律师张磊前往云南楚雄市看守所申请会见时,被看守所以防疫为借口拒绝。随后张磊到检察院投诉控告看守所违法侵害律师会见权利的行为,但看守所并未因此纠正错误,仅同意安排王藏和律师通电话。期间王磊得知王藏其他方面基本正常,可以看《古文观止》、《鲁滨逊漂流记》等书,心态平和,无所畏惧,特别感谢所有朋友对他家人的关注和支持。同时,相关案件可能在近期开庭审理。

是谁把我的春天偷走了

是你吗,站在阳光下的人

挡住我的阳光不算

你们的双腿还要

把自己的影子凶狠地

钉紧我的头颅

——王藏《虐待》

7月23日,维权律师张磊前往云南楚雄市看守所申请会见时,被看守所以防疫为借口拒绝。随后张磊到检察院投诉控告看守所违法侵害律师会见权利的行为,但看守所并未因此纠正错误,仅同意安排王藏和律师通电话。期间王磊得知王藏其他方面基本正常,可以看《古文观止》、《鲁滨逊漂流记》等书,心态平和,无所畏惧,特别感谢所有朋友对他家人的关注和支持。同时,相关案件可能在近期开庭审理。

据悉,诗人王藏及其夫人王利芹系因涉“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逮捕。当局指控两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事实基本上就是王藏2015年那次被抓捕出来后所公开的言论、接受的采访、书写的诗歌文章、以及行为艺术。

“来生愿做藏人”

王藏出生于1985年,2003年开始在网络上发表诗作,他的作品主题与现实生活紧密相连,主要包括《小王子语录》(短诗集)、《故园 黑砖窑》(诗集)、《血色格桑花》(诗集)、《没有墓碑的墓志铭》(长诗)。曾有评论家认为他的作品为“诗化论政”,评价这位先锋诗人具有诗行合一的艺术魅力和担当精神。

2003年底,王藏以“小王子”为笔名开始涉足网络诗歌习作,自此走上自由写作之路。2005年1月,他加入了独立中文笔会,随后他积极参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签名活动,在《自由圣火》网站及博讯网上开设了专栏发表文集,并于2008年12月荣获“2008《自由圣火》写作奖”。2009年5月,他正式启用笔名“王藏”,藉以表达“来生愿做藏人”的意愿。

2012年,王藏入住独立艺术家群体聚居的北京宋庄艺术村,在创作的同时参与维权活动。2014年10月香港“占中”雨伞运动期间,王藏在网络上发布撑伞照片,并举办诗歌朗诵会声援“占中”。然而王藏这份被许多人歌颂的魅力并未能被当局所容,在他勇敢的创作期间,曾多次被警方监视居住、传唤拘留,在北京期间,也曾因受到国保压力,多次被迫搬家。

2014年10月1日,因声援香港,王藏被北京市宋庄警方带走,其家被抄,之后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拘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2014年11月6日,他被北京市当局以同罪名正式逮捕,其罪由包括行为艺术和诗歌、文章,网上发布声援香港“占中”图片,声援郭飞雄,声援建三江被虐打人权律师,在网上祭奠林昭,关注藏人自焚事件,声援新疆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法轮功问题、纪念“六四”及揭批文革等多项内容。2015年7月9日,北京通州区检察院决定对王藏不予起诉而释放。据悉,其在被审讯期间遭受酷刑。

2020年5月30日,云南省楚雄市公安机关突然以涉嫌“煽动颠覆罪”再次将王藏带走,2020年7月3日,他被正式批捕,现在羁押在云南楚雄市看守所。王藏被带走的一个月后,其妻王丽(王利芹)也同样被警方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逮捕。

“请释放我的妻子”

王藏及其妻子被捕后,两人4名年幼的子女则继续受到当局严控,亲戚上门探望也被阻止。期间有知情人士对外透露,警方正试图以王丽胁迫王藏就范,“肯定是向他暗示必须要屈服,否则就是把你老婆抓了,你只要认罪就会把你老婆放掉。这些东西是不会给他一个明确承诺的。人在里面(心里)会很惊慌很急。”

北京维权人士胡佳亦表示,当局在六四临近之际突然拘捕王藏,不排除和他还没形成国际影响力有关,对他采取行动,无论在政治、外交还是在舆论方面压力都相对较小,“长期以来,他以诗歌、绘画,还有他发表的公开言论,来反抗当局的暴政。用警方的话说,‘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属于危险顽固分子,一定要进行重点打击。他是一个年轻的80后,现在拉家带口,有很重的家庭负担,他在遥远的云南楚雄,要对他进行打击是比较便利的。”

另据王藏透过律师对外传递消息称,王丽曾在看守所因为严重贫血,被送到看守所外面的医院就医。对此,知情人士再次透露,“警察肯定也担心王丽在里面出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万一自杀,万一有个什么严重疾病,她承受不了,所以他们就把这个情况告诉了王藏。王藏就判断,如果不是重要的身体状况,是不会告诉他的。现在王藏肯定就觉得你们这些人又搞我又搞我的家庭,肯定没法妥协。还有什么好妥协呢?这已经是最坏结果了。”

因此王藏早于2020年10月就已向当局表明,除非妻子重获自由,否则不会再与其进行 “谈判”。

这是一场种族灭绝战争”

此外在王藏与当局的拉锯战期间,有旅德异见作家廖亦武以《一个庞大帝国对一个渺小诗人发动的种族灭绝战争》为题,发文还原了王藏5月30日凌晨被超过五十名警察抄家及抓捕的经过以及王藏家人受到株连的情况,控诉王藏家族受到的残酷打压。

廖亦武称王藏曾在被捕前两个月已有预感,“他给我传送了一篇新诗文《赶紧自杀》:‘我得赶紧自杀/否则某天被人杀害/还被法官判定为自杀/我这不是叫/死不瞑目吗?再说/只有我自己/能将我彻底杀死/别人把我杀死了/我还会在他的梦中活过来’”。

后来廖亦武在接受采访时亦描述道,中国当局向王藏家属施加连坐式惩罚,对他的家庭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一个诗人,仅仅因为网上言论,就被因言治罪。然后他的太太看到丈夫被抓,出于人之常情为丈夫呼吁,结果也被抓了。然后又把王藏的弟弟抓了,就是因为他说了句‘把父母抓了孩子怎么办?’但凡透露消息的人都被抓走。这个相当于对一个家庭发起战争。”

王藏被捕后,各界人士纷纷开始声援他和他的妻子,王藏所在的笔会正在联系国际笔会等友邻团体,以及视王藏为“有良知作家”的有关国家,希望共同声援王藏,呼吁当局放人。独立中文笔会发文指出,这是当局对王藏在网络上发表政治批评言论的报复,要求中共当局无条件释放王藏及其家属,并确保王藏在押期间不受虐待和会见律师等一切法定权利。

王利芹好友倪玉兰也多次发推敦促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妇女署、儿童委员会、儿童基金会亦表示正关注此案,“诗人王藏被关押113天!王丽芹被关押95天!王藏的母亲和四个年幼的孩子被限制人身自由95天!释放诗人王藏夫妻!停止监控老人和四个年幼的孩子!保障家人最基本的生存权和室外活动的权利!”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