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8月 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削弱教育界力量 国安法下香港继续与民主“割席”

推荐 港澳台

港版国安法颁布后,香港民主力量被大幅度削弱。除不满中共压迫民主自由的民主派人士以及传媒界受到打压外,香港教育界同样受到大幅度镇压,香港教协、各大学校的学生会、高中教育素材均遭遇来自北京的打击。而造成这些举动的中共,以“正本清源”为借口,行排除异己、驱散民主力量、缩减自由空间之事。

港版国安法颁布后,香港民主力量被大幅度削弱。除不满中共压迫民主自由的民主派人士以及传媒界受到打压外,香港教育界同样受到大幅度镇压,香港教协、各大学校的学生会、高中教育素材均遭遇来自北京的打击。而造成这些举动的中共,以“正本清源”为借口,行排除异己、驱散民主力量、缩减自由空间之事。

影响力甚广的教协被抛弃

7月底,中国官媒《新华社》和《人民日报》发表文章,称“香港教育要正本清源必须铲除‘教协’这颗毒瘤”。文章批评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本身是工会组织,但实际运作早已偏离宗旨,变成“不折不扣的政治组织”,并认为教协与过去多年都举办晚会悼念六四事件的支联会有着“不可能撇清的紧密联系”。

香港政府紧随中国官媒之后发表声明,批评教协近年的言论和行径与教育专业不符,又指教协没有劝止教师参加与2019年香港示威浪潮有关的暴力或违法行为,其近年支持民间人权阵线(民阵)和香港支联会发起的违反港区国安法的政治活动的行为,失去教育专业团体性质。

同时,港府宣布全面终止与教协的工作关系,包括不会与教协举行会议、不再就教育议题咨询它的意见、不会处理教协转介的个案、不再承认日后教协为教师举办的培训课程。

在港府发表声明后,教协回应称感到失望和遗憾。教协说,过去每年为教育同工处理查询和投诉超过三千宗,局方不再与教协合作没有顾及教师们的福祉,对整个行业都是一个损失。教协还回应中国官媒的指控称,教协自创会以来关心国家民族发展,反对港独,将继续与各界沟通,做好教育专业工作。

教协是香港最大的单一行业工会,也是参与会员最多的民主派组织,拥有9.5万名会员,与之性质相似的立场亲北京的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会员人数仅4.2万人,故教协在香港教育界具有很高的影响力,过往与政府、学校促进教育工作,多年来稳占立法会内教育界功能组别议席。

多所大学学生会被校方除名

在取缔教协之前,已有诸多动作表明,教育界的民主已在被镇压,香港大学学生会领袖7月悼念刺伤港警后自戕的男子后,大学学生会这一参与过反送中等抗议活动的群体被港警抓住借口,港大学生会不但遭到警方搜查,还被校方除名。

此后不久,香港中文大学、城市大学、理工大学、岭南大学等大专院校也陆续宣布与各自校内的学生会进行“切割”。

不止是大专院校学生会力量在港府的打压名单之中,香港高中教材已经被整改,6月21日, 教育局为新科公民与社会发展科推出的官方教材首次提到中共对港拥有“全面管治权”,还在教材内表示,若不遵上述规定,会衍生不尊重中央、甚或鼓吹香港独立的行为。此外,该科计划在9月推出,将逐步取代高中“通识教育科”。

中共惧怕下一个“六四”?

在这些打着“正本清源”、“消除港独”名义的背后,实则是中共想要排除异己、镇压民主。更甚者,当学生力量成为对抗专制、追求民主的强大力量时,是否会出现下一个八九六四学运?

超过30年的教协会员表示,在政府眼中,“有没有教协并不重要”,教协的工作可由其他组织接手,与协断绝来往的主要目的,是要排除异己。

教协是由前市政局议员钱世年于1973年创立,由葛量洪校友会观塘学校校长司徒华获选为首任主席,其会员多数为民主派人士,而司徒华也是香港支联会的创会主席。无论是司徒华个人还是支联会,都在香港民主化进程中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司徒华更是被誉为香港民主派元老及精神领袖。因此,教协也称为中共打压香港民主的一大目标。

纽约时报曾表示,香港学生近年已逐渐成为抗议中共当局最坚定的群体之一,同时逐渐成为一股强大的政治力量。在这些对抗中,学生会的角色往往不明确,但对北京来说,激烈的对峙强化了这样一种观点,即大学以及学生领袖是该市最危险的抵抗来源。当局所采取的行动,就是在利用港区国安法赋予的权利来削弱学生的力量。

在反送中运动中,香港中文大学在11月发生了长达数天的围困战。起因是有学生在抗议活动期间与警方发生冲突,意外坠楼后不治离世,令学生们触发黎明行动。当时学生们投掷自制炸弹并点燃路障,而警察则使用了催泪瓦斯和高压水炮。香港大学、理工大学等诸多学校的学生会,也在民主抗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影响了诸多学子勇于追求民主。

在利用国安法削弱这些民主力量的背后,或许还有中共对新的“六四”苗头形成的恐惧,无论是各大学校的民主墙与六四事件当年的西单民主墙相似,还是学生运动的影响力,或许都成为北京忌惮的因素。

八九六四学运之前,能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张贴不同政见的大字报,成为当下宣扬民主的短暂春天,民主思潮的的涌动也后来八九六四学生运动奠定基础。而香港各大学校的民主墙,与西单民主墙有异曲同工之处,学生们能够在此各抒己见,开阔政治见地。

此外,学生形成的强大政治力量也并非虚言,借鉴六四事件,该事件前持续两个月的示威活动由北京各个大学的学生发起,他们从自发组织小规模集会,到筹划成立真正的活动组织,引发民众的跟随与认同,甚至能够令中共高层一度出现妥协。

虽然八九民运已被镇压,但是其后续影响至今依然广泛,即使中国大陆绝口不提,企图自欺欺人地认为历史已被掩盖,但是该运动后的32年间,国际社会上依然有源源不断的声音要求中共为这些六四事件后的牺牲者和良心犯正名,依然有庞大的声音对中共的血腥镇压进行谴责。

无论是教协还是学生,其政治力量都要大于一般的团体,与其说港版国安法打压的是“港独”,不如说是中共在惧怕民主力量之下,做出的防止“六四重来”的宁杀一千不放过一个的狂妄之举。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