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吴亦凡“饭圈”号召救援 官方封杀整顿粉丝文化

滚动 体育娱乐

曾经的“顶流”吴亦凡7月31日遭刑事拘留,吴亦凡的粉丝在网路建了上百个“救援群”,有人号召到“北京劫狱、天安门见”,这样的“饭圈文化”惊动中国官媒相继发文,央视提到“不能把这样的’饭圈’变‘怪圈’”。

艺人吴亦凡

曾经的“顶流”吴亦凡7月31日遭刑事拘留,吴亦凡的粉丝在网路建了上百个“救援群”,有人号召到“北京劫狱、天安门见”,这样的“饭圈文化”惊动中国官媒相继发文,央视提到“不能把这样的’饭圈’变‘怪圈’”。分析认为中国抓吴亦凡,是为了转移人们对郑州水患的关注视线。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有谁迷路了吗?我们说好不分离,要一直一直在一起,就算与时间为敌,就算与全世界背离。”网路里流传大约上百名吴亦凡的粉丝拿着写着“凡”字的纸牌在看守所外,唱着吴亦凡的《时间煮雨》声援偶像。

吴亦凡的粉丝相当死忠,在网路里拉人建起“吴亦凡救援群”,群里商讨着所谓的“劫狱”计划。有粉丝说吴亦凡的微博有5160万名粉丝,大陆在编警察只有220万,如果粉丝团结劫狱的话,每位警察必须面对23.5名粉丝的进攻;就算加上230万解放军,总共也只有450万人,只要粉丝团结就能攻破北京看守所!

网传吴亦凡的粉丝在看守所外声援偶像。(截图自网路)

为了遏制非理性行为和极端言论,微博关闭108个“超话”、解散了789个群组,有982个帐号要永久关闭,8个帐号则被永久禁言。

不只是封杀疯狂粉丝,吴亦凡的微博同时遭到封禁,连其他平台也一起封禁了吴亦凡的帐户,截至到2日为止,这些平台包括:DY、今日头条、百度百家号、微博超话、贴吧、爱奇艺泡泡圈、腾讯视频、央视影音、豆瓣人物主页也都没了,网易云音乐、QQ音乐、酷狗音乐、咪咕音乐下架吴亦凡所有歌曲!

吴亦凡事件 转移公众对郑州水患关注视线

沈阳网民郑女士对本台表示,吴亦凡有什么好声援,他搞男女关系,肯定是他的错,这有什么好声援。黑人把女大学生给杀了,怎么没有这么大动作,政府都不抓,吴亦凡事件只是转移视线罢了!

郑女士:“河南郑州水灾转移视线而已,现在中央习近平下令开始调查,调查又能怎么样,人都死了那么多,人为受害、行政不作为就是渎职。这些人早上高高兴兴上班去,晚上人都没了。”

北京政治评论人士季风也认同这是当局拿来转移视线。季风说现在郑州洪水还没有退、南京的疫情也来了,想通过这个转移人民的视线,吴亦凡事件正好是个发泄点。“吴亦凡那个事就是个噱头,没什么值得讨论,人渣式的人物。小粉红们要是骂起人来,那网上可是一团糟。当局可以怂恿他们去骂西方反对势力,骂这、骂那,但是轮到自己头上,他们怎么骂啊!所以他们要找个出气口、发泄点。”

吴亦凡的粉丝在网路号召“劫狱”,帐号多被封杀。(截图自网路)

五千万粉丝不可小觑! 中国官媒出手遏制饭圈怪象

对于吴亦凡掀起的“饭圈”文化,中国官媒连连出手企图降温。《人民日报》在2日发文指,“吴亦凡‘粉丝’在‘饭圈’能量不小。他被刑拘后,竟然出现了一些极端荒唐的言论。为所谓‘偶像’,法律和道德的底线都可以不要了?畸形‘饭圈文化’毒害青少年,到非治理不可的时候了。”

央视一篇《不能把’饭圈’变’怪圈’》的文章提到,在“唯流量论”下,娱乐行业一些大资本上下其手,通过数据造假制造行业虚假繁荣,刷单公司已发展为规模庞大的一支‘黑产’队伍。文章批判“流量造假不仅破坏了商业诚信体系,损害消费者利益,还大幅推高了社会交易成本,严重扰乱了市场经济秩序。”

新华社署名辛识平的文章《让病态’饭圈’彻底凉凉》说,“当病态追星大行其道,成为把很多青少年裹挟于其中的歪风邪气,甚至突破法律常识和道德底线,’饭圈’变味、变质了。不良粉丝文化浪费大量社会资源,误导青少年价值观,其危害不可小觑,决不能任其发展蔓延。”

叶耀元:00后未经文革 未意识到共产党是危险政权

美国圣汤玛斯大学国际研究与当代语言学系副教授叶耀元接受本台访问时分析,中国有一批90后或00后年轻人没有经历过文革,对于共产党或是中国历史的理解,都是透过教科书、文宣或是大内宣的方式,或者认为大家有钱赚,我有工作,若是城市小孩生活还算富裕,很多时候不会去考量到共产党是危险政体、可能会把枪口对到你身上的政权。

“顶流”吴亦凡微博粉丝从5千万归零。(截图自网路)

叶耀元:“今天你去碰到他的偶像,他会觉得感同身受,我自己的偶像会被共产党关到死,或是被判刑将要消失,他们无法忍受那样内心的煎熬,愿意用玉石俱焚的方式来抗衡。”

叶耀元认为,中共一直想避免的就是这种集体行动的产生,因为任何一个集体行动都可能像是滚雪球一样。例如今天吴亦凡事件,这些年轻人鼓动5千万人去劫狱或是做其他事,当这个社会开始乱时,对共产党或是对中国社会有异见的人也会趁隙加入。

叶耀元:“他们想我现在去参与或加入他们反抗共产党的行动,在某种程度上我的风险变低。因为之前你一个人上街头、十个人都很好抓,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人,人数越来越多时,他越来越难判别到底要抓谁,对于群众运动参与者相对安全。这有点像东德倒台之前的现象,共产党怕的就是这种滚雪球的群众运动。

叶耀元说,尽管中共当局关了部分粉丝的帐号,但就像香港抗争一样,一开始年轻人在telegram操作,后来也被中共抄了。香港人没有放弃,只是改用其他软体串连。如果吴亦凡的粉丝以不同方式串连,这对共产党而言将成为社会隐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