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8月 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被控滥用国际刑警组织通缉流亡维吾尔人

滚动 不平则鸣

中国政府被控滥用“红色通缉令”追捕政治异议人士,现已扩及海外维吾尔人,引发国际关注。在人权组织奔走营救后,国际刑警组织决定暂停执行对维吾尔流亡者艾山的逮捕令,直到查明真相。

伊地热斯艾山(Yidiresi Aishan)在前往摩洛哥前几天与女儿合影。 2021 年 7 月,土耳其。

中国政府被控滥用“红色通缉令”追捕政治异议人士,现已扩及海外维吾尔人,引发国际关注。在人权组织奔走营救后,国际刑警组织决定暂停执行对维吾尔流亡者艾山的逮捕令,直到查明真相。与此同时,摩洛哥已经暂停将艾山遣返中国。维族人士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质疑,中共将公认的恐怖组织塔利班视为朋友,却对手无寸铁的维吾尔人扣上“恐怖分子”的莫须有罪名,明显双重标准。

据人权组织“保护卫士”(Safeguard Defenders)日前披露,在土耳其担任计算机工程师、34岁的维吾尔流亡者伊地热斯-艾山(Yidiresi Aishan),7月19日过境卡萨布兰卡机场时被拦下,摩洛哥政府7月27日证实,中国要求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发出“红色通缉令”,理由是艾山涉嫌从属一个在恐怖组织名单上的组织,艾山恐将成为摩洛哥与中国引渡条约生效后遭遣返的第一例。

旅居日本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亚太地区全权代表伊里哈木,3日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此案在国际刑警组织获得人权组织提供的新情报后,出现转机。

旅居日本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亚太地区全权代表伊里哈木。(记者夏小华摄RFA资料照)

中共指控艾山涉恐怖组织发布“红色通辑令” 险遭摩洛哥遣返

伊里哈木说:“8月1号决定暂时不遣送,摩洛哥政府已经正式发表声明,就说这个人暂时不遣返到中国,因为他们已经得到国际刑警组织的指令决定暂停执行逮捕令,并且已聘请一名在摩洛哥的国际律师。”

据本台维吾尔语部2日报导,摩洛哥公安部尚未对艾山提起诉讼,艾山目前因新冠病毒措施而被隔离。艾山的律师告诉艾山,此案可能会拖延,对艾山有利,他会花时间通过媒体向摩洛哥当局施加压力。艾山的妻子布赞努尔对各种人权组织的努力,以及对国际刑警组织的决定感到高兴。

世维会:中共曾以反恐为名通缉11名维吾尔人 有人被遣返后身亡

伊里哈木指出,中国擅于制造罪名,滥用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打压异己、为中共政权服务。至少已有11名维吾尔运动者,被国际刑警组织发布“红色通缉令”追捕,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他曾因此在意大利遭拘留、入境韩国签证被取消。11人当中,已经有多力坤等2至3人已从红色通缉令名单上被删除。

伊里哈木提到,“有一件事我们可以肯定,但是没有被舆论所关注的是,一家三口,一位维吾尔女性带着两个孩子,她拿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的护照,吉尔吉斯斯坦请求土耳其遣返她,她被遣返以后,好像同样也是以红色通缉令的方式,被遣返回中国。这位女性一年以后被证实已经死亡,是2018年的事。”

伊里哈木指出,这次被摩洛哥拘留的艾山,根本不是什么搞政治运动的维吾尔运动者,很多人根本不认识他,他只是一名电脑程式员,在网路方面支持一些维吾尔运动,中国对这样的人才无法容忍,要切断他为维吾尔人提供的服务。

伊里哈木指出,中共将他们要打压的对象冠上“恐怖分子”罪名,再透过红色通缉令,要让这些人在世界各地无法以自由人身份旅行,这些人多半不是名人,没有背景,很容易被遣返,以此杀鸡儆猴。

中共对手无寸铁维族人扣上恐怖分子 却与世界公认恐怖组织握手言欢

讽刺的是,在美国宣布从阿富汗撤军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最近在中国会见了阿富汗塔利班访问团。伊里哈木说,“恐怖分子”是由中共自己定义,他想利用你时称你正常,当你势力很弱,你就成了他口中的“恐怖分子”。

伊里哈木说:“他(中国政府)肆无忌惮地将全世界公认的恐怖组织塔利班邀请到中国,说他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为了安抚他们(塔利班)后,希望在‘一带一路’政策上畅通无阻,一直延伸到欧洲、乃至于非洲,然后通过经济优惠政策收买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以协助中共压制在阿富汗生活的维吾尔人。”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图片由迪里夏提供)

旅居瑞典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也说,“‘反恐’成了中共镇压维吾尔的手段,他们利用和绑架了国际反恐努力,企图针对维吾尔种族灭绝来进行进一步的深化,同时也能避免引发国际上针对中国的追责。而中国本身对于“恐怖主义”的定义,也采取的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西藏、香港、台湾人都恐会上“红通” 成中共打压异己工具

伊里哈木忧心,中共以“反恐”为名将对国内的压迫蔓延到各个国家,如果国际刑警组织不谨慎核实中共发出的“红色通缉令”,被中共政府视为眼中钉的西藏人、香港人,甚至台湾人,都可能被以“反恐”的名义列入红通名单。

迪里夏提表示,很多国家跟中国有经济和政治上的利益关系,签订引渡条约,任何逃亡他国被遣返的维吾尔人绝对非常危险。他希望国际社会应尽可能对维吾尔人采取人道援助,避免助力中共迫害维族人。“期待每一国发出正义声音,只有采取国际统一的行动,才能达到对中国法律上的追责。”

国际刑警组织“红色通缉令”名单人数十年间暴增18倍

台湾《苹果日报》报导,“红色通缉令”是国际刑警组织应成员国要求发布,传送给全球执法部门的电子警报。在1998年,该组织仅发出737个红色通缉令,但到了2019年,却发出13377个。在十年间爆增了18倍。虽然国际刑警组织章程禁止各国政府利用它追捕政敌,但独裁政权往往利用它追捕异议人士。随着通缉令数量激增,国际刑警组织的工作人员根本无法针对所有案件进行审查。美国国会两院5月通过《跨国镇压问责和预防法案》,以确保国际刑警组织遵守其章程,对严重违反国际刑警组织的国家进行处罚,并确保美国政府不会仅根据红色通缉令进行逮捕行动。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RFA资料照)

台湾人权促进会秘书长施逸翔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红色通缉令案件激增,其实非常不合比例原则,确实令人担心这一波中国在打压异议人士的安危。”

施逸翔认为,艾山的行为在自由民主国家看来并不违法,中国政府明显滥用“红色通缉令”打压异己。这是一个警讯,各国政府包括台湾应有对策,绝不可以因为中国政府滥用红色通缉令,导致民主人权捍卫者成为被送中不当审判的受害者,各国针对中国的红色通缉令应更审慎,确保明确事证才能执法。

台湾执政的民进党籍立委、立法院人权促进会秘书长范云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表示,跨党派立委已有共识,应会发出对维吾尔族人权的台湾国会声明,人权促进会也正推动台版马格尼兹基法案,对迫害维族的中共官员进行制裁。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夏小华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申铧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