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8月 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台湾奥运史上最佳表现 再掀“台湾队”正名讨论

滚动 港澳台

不过分析指面对来自中国的恐吓,台湾政府与人民是否能将这股风潮转化成实际行动?一般台湾人均颇有疑问。

台湾社群掀起一波“新国旗”设计运动。

东京奥运台湾选手奖牌数累计到2日为止,创下历届最佳成绩。尤其是羽毛球男双击败中国队颁奖升旗,台湾不能升自己的国旗、唱国歌,因此,将“中华队”正名为“台湾队”呼声又起。不过分析指面对来自中国的恐吓,台湾政府与人民是否能将这股风潮转化成实际行动?一般台湾人均颇有疑问。

代表台湾的中华队(Chinese Taipei)累计到2日为止,拿下2金4银4铜,首次达到两位数的奖牌数,在东京奥运奖牌数统计排名,目前暂列第17名,创下有史以来最佳参赛成绩。

女子举重郭婞淳拿下一面金牌,台湾过去夺6金有4金是举重,2金是跆拳道,在其他项目仍未拿到金牌。然而在30日(周末夜)羽毛球男子双打李洋、王齐麟“麟洋配”在金牌战对决来自中国的李俊慧与刘雨辰,以直落二(21:18、21:12)拿下台湾奥运史上首面羽毛球金牌,台湾民众热情沸腾,尤其在中国队面前升上中华奥会会旗、播放中华奥会会歌(台湾国旗歌),意义格外深远。

但也引发不少年轻世代质疑,为何台湾不能用自己的国家名称、不能唱自己的国歌、升国旗。在“麟洋配”夺金后,网路不少人拿最后“压线”致胜的场地照,玩起各种“台湾国旗”设计创意,意欲取代“青天白日旗”。

“在民情上可以更关注、更意识到这里有serious problem(严肃的问题)在,这是好事。”曾经参与“东京奥运台湾正名公投”发起人之一刘敬文(妖西)接受本台访问时肯定地表示。

民把台湾男双羽球赛最后一球被判定界内的影像,制图成所谓的“台湾新国旗”。( “黄豆泥”脸书)

刘敬文回忆2018年推动东京奥运正名时实际与东京国家奥会接触,东京国家奥会非常“友台”,从这次日本媒体转播与报导已能看出,日媒主动帮台湾做各种正名,包括日本国民各种组织单位,都是对台湾非常友善。

刘敬文:“东京奥会是主办国,声音会特别大,会在正名这件事帮很大的忙。我们当时有考虑到中国一定会反对,需要别的国家,这变成是国际的角力,不只是台湾对中国,可是当年公投未过。”

前奥运田径国手纪政有意再推“2024年巴黎奥运正名”,前总统马英九公开回应表示,“上次不是才有一次东奥正名,结果被否决掉吗?这个公投没有意义,只会害了台湾,对台湾没好处。”民进党团表达,不希望成为主要议题。

刘敬文提到上次“东奥正名”功败垂成的关键。:“中国台北奥会(中华奥会)是公投失败的主因,第二原因是蔡英文不支持,应该说不愿意背书“不会影响选手的参赛权,绝对负责到底”,她不愿意帮这个忙。(担心如果)选手不能参赛,就压倒整个公投。”

台湾认同挑战“中华台北队”称呼

台湾在1971年退出联合国后,因为中国的排挤,台湾选手在国际奥委会和各个国际运动组织的会籍相继中止。经折冲多年,中华奥会在 1981年与国际奥委会在瑞士洛桑签订协议。协议内容提及,中华奥委会的英文名称为“Chinese Taipei Olympic Committee”;中华奥委会依 Chinese Taipei 在奥林匹克通讯录(Olympic Directory)中的排列顺序,以英文代码 TPE 列于“T”组。

对于台湾民间为台湾参赛正名的呼声再起,中华奥委会副主席蔡赐爵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大家的心声他们都知道,蔡赐爵说有机会能够达成台湾人民、体育界的伙伴,能够达成大家更完美的一个未来,都是努力追求的目标。

台湾男双金牌选手李洋在脸书介绍自己来自台湾,并放上中华民国台湾国旗。(截图自李洋脸书)

蔡赐爵:“这是一个全面性的问题,因为每个人在每个位置,唯一可以提到的公约数是,或许大家的期待都一样。但是在每一个执行目前所处的位置里,大家考虑的方向会有不同。”

2018年东奥正名公投推动过程,台湾体育界包括今年举重金牌得主许淑净、台湾羽球一哥周天成、百公尺短跑名将杨俊瀚等人都出面喊出“要参赛舞台,正名公投我反对”,成了2018年正名公投重要的转捩点。

“台湾队”正名 运动热情不一定能转化政治动能

这次奥运包括羽球男双以及女单都是两岸好手决战金牌战,在台湾选手夺下金牌后,中国官媒央视直接切断颁奖仪式直播,让中国队面前响起台湾的“国旗歌”、升起会旗,未在中国上演。但是台湾社群媒体疯狂转载,这值得纪录的一天。

主张台独的台湾基进主席陈奕齐告诉本台,羽球男双夺金后,全台湾欢欣鼓舞,尤其在中国打压下,投射出台湾人不想被国际排除、忽视,也想被国际看见,跟大家平等地交往。

陈奕齐:“羽球男双夺金后,有一个设计就期待它可以凝聚我们的认同,可是这毕竟是体育,一但要进入到政治的讨论,很多人在这过程中就会缩回去,可能是三分钟热度,这件事我比较悲观一点。”

陈奕齐直白地表示,体育赛事当成kuso的哏是一回事,当要把它变成政治运动,从体育变成正名运动时,一旦中共恐吓、台湾政府能否支撑得住?“就算政府支撑得住,台湾人民支撑得住吗?因为这是高度政治,虽然这是我们自己的名字,我们要如何命名是我们的事。”

陈奕齐说,当外国媒体称“台湾队”时,台湾还有许多媒体以“中华队”称呼。陈奕齐认为,长期不能称呼自己的名字,被恐吓之下,久而久之连要自己称“台湾队”的勇气都没有。但是,这届奥运的氛围是好事,一次、两次、三次,让台湾慢慢去看到不能称呼自己名字的荒谬性。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黄春梅 台北报道 责编 许书婷 胡力汉  网编 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