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首宗国安法案被告判囚9年 有市民指判刑过重或激起民愤

滚动 港澳台

香港首名被裁定触犯国安法的港人星期五被判9年刑期,三名指定法官不接纳所有求情因素,指24岁的被告唐英杰经过计算,故意于去年7月1日驾驶插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标语旗帜的电单车(摩托车)撞倒3名警员。被告将会就刑期及定罪上诉。有市民批评判刑过重,不认为有阻吓作用,或激起民愤。

2020年7月1日唐英杰驾车时展示“光复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

香港首名被裁定触犯国安法的港人星期五被判9年刑期,三名指定法官不接纳所有求情因素,指24岁的被告唐英杰经过计算,故意于去年7月1日驾驶插有“光复香港、时代革命”标语旗帜的电单车(摩托车)撞倒3名警员。被告将会就刑期及定罪上诉。有市民批评判刑过重,不认为有阻吓作用,或激起民愤。

案发时23岁的被告唐英杰,去年7月1日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及国安法实施第一日,驾驶插有旗帜的电单车,在湾仔越过3道警方防线撞向警员,导致3名警员受伤,唐英杰当场被警方拘捕,至今还柙超过一年。

律政司其后以国安法“煽动他人分裂国家(中国)”,以及“恐怖活动”两项罪名起诉唐英杰,案件今年6月底在高等法院经历15日不设陪审团的审讯后,负责审理案件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杜丽冰、彭宝琴及陈嘉信,星期二(7月27日)裁定唐英杰煽动分裂及恐怖活动两项罪名成立,押后星期四(7月29日)处理求情。

根据《港版国安法》“恐怖活动罪”的最高刑罚是终身监禁,而“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的最高刑罚是监禁10年。

法官案情严重两罪合共判囚9年

3名国安法指定法官听取求情后,星期五(7月30日)下午判刑表示,被告特意挑选犯案的日期、时间、地点等,为展示旗帜设定背景,以吸引公众注意。

法官表示,案发的2020年7月1日尤为重要,除了是一年一度庆祝香港主权移交中国的日子,亦是《港版国安法》实施的第一天。法官认为,当时有反华势力大肆鼓吹“香港独立”、“香港人自决”、“公投”等主张,并实施分裂中国以及破坏中国统一的行为。

法官表示,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的量刑起点为监禁6年半,恐怖活动罪的量刑起点为监禁8年,而恐怖活动罪的8年刑期当中,其中2年半应与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的6年半监禁分期执行,其余刑期同期执行,因此两项罪名共判监禁9年。

有警长在高等法院门外,与要求重判唐英杰的亲中人士商讨示威安排 (美国之音/汤惠芸)

法官表示,得知被告有悔意,但认为被告认罪才能表达最明显悔意,并会获得到应有的刑期扣减。不过,被告否认控罪,因此,不能以有悔意作求情理由。法官又表示,注意到被告除了曾经犯下轻微交通违规,属于良好品格。但是本案两项控罪情节严重,法官认为被告的良好品格亦不是求情理由。

辩方资深大律师郭兆铭较早前求情时表示,被告驾驶电单车展示旗帜,引来旁观者拍手,并没有确实参与策划和实施分裂中国;而且被告只是卤莽驾驶,有意避开警员,并非刻意攻击警员,希望法庭考虑将煽动分裂国家与恐怖活动两项控罪刑罚同期执行。

郭兆铭续称,唐英杰本性不坏,中五毕业后曾任职餐厅侍应,有急救知识,曾经在示威现场替伤者急救,对于撞伤警员的行为唐英杰深感抱歉及后悔。辩方更呈上由唐英杰家人、朋友和前雇主撰写的求情信,并提及其祖母早前患上癌症,或因本案不能见她最后一面,希望法庭判刑时尽量宽容。

有市民指判刑过重或激起民愤

由于本案是首宗国安法被定罪及判刑的案件,受到各界关注,有不同政见人士在法庭外聚集,有亲中团体认为应该重判被告,亦有市民声援被告。

香港国安法首宗案件7月30日判刑,大批不同政见人士聚集在高等法院门外(美国之音/汤惠芸)

到法庭旁听的香港市民Chris表示,唐英杰的行为被控两项国安法控罪不合理,判他监禁9年亦过重,不但不会起阻吓作用,或更会激起民愤。

Chris说:“我觉得即是就我来讲就不是阻吓,这个是一个即是激起香港人那个愤怒的心的一个行为来的,我觉得是,即是以我来讲我就不会觉得是阻吓,我只会更加‘嬲’(愤怒),即是作为香港人。”

警方不断以防疫4人限聚令,驱赶法庭外声援唐英杰的市民,但是亲中团体成员却可以拉横额及手持标语要求重判唐英杰,警方这种执法被质疑存在双重标准。

有亲中团体成员涉嫌违反限聚令,在高等法院外拉横额、举标语要求重判唐英杰,警方没有阻止(美国之音/汤惠芸)

Chris坦言,在防疫“限聚令”及目前政治环境下,难有机会上街发声 。他认为支持黄色经济圈、写信给在囚抗争者、到法庭旁听声援抗争者以及送囚车等,都是继续发声、表达不满的方式 ,还有很多香港人不会屈服于极权之下。

Chris说:“我是一个很讨厌极权的人,它是愈打压,我就不可以这么容易低头,我相信每一个香港人都是有一种、即是很坚强的心态,是永不低头的。”

判决对言论表达自由影响界线不清晰

另外一位刘先生也认同判刑过重,但是作为国安法首宗定罪及判刑的案件,对日后同类案件有指标性,至于会否产生阻吓作用,以及对言论表达自由的影响,他认为国安法的红线仍未有清晰的指标,目前难以估计相关的影响。

刘先生说:“我觉得是一个指标性,即是我觉得是令到之后判那些案,绝对是因为拿这个东西(案例)去作为一个指标。你说阻吓的东西,其实(国安法)‘条线’现在怎么订、去判这个罪,其实现在都没有人可以拿到一个好准确的答案。”

市民流泪反问是否年轻就有罪

65岁土生土长的香港市民何太太则对唐英杰的黄金年轻岁月要在狱中渡过感到怜悯,慨叹香港由一个自由开放的社会,变成一个言论处处受禁的社会,流泪反问当局是否年轻就有罪。

何太太说:“即是为什么香港现在沦落到连这枝旗、这几个字都可以说‘叛国’,或者可以‘颠覆’,诸如此类这么大的罪呢﹖即是我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我即是都几十岁了,但是我就觉得即是为什么香港沦落到这样,即是现在是不是‘后生’(年轻)就有罪呢﹖为什么这个政府会搞去这样呢﹖我真的不知(道)。”

市民批企图打击言论自由及基本人权

准备送囚车声援唐英杰、化名香港人的市民表示,这次判刑是要滥用司法系统,企图打击香港人的言论自由及基本人权,令人很愤慨。

有声援唐英杰的市民质疑当局安排多部囚车出入高等法院,企图误导支持者,不能送别押解唐英杰到监狱的囚车(美国之音/汤惠芸)

他表示,国安法旨在震慑香港市民,甚至压抑身份认同,但他会坚持留在香港继续抗争,声援在囚抗争者,守护香港独特的文化及身份认同。

香港人说:“它今天不让你讲‘光复香港’,它明日就可以不让你讲‘香港加油’,到我们以后什么都不讲,总之有一点点有关港人身份认同的意识的东西,它全部都不让你讲,这个是不是阻吓作用,就真的看你自己从那个角度看。”

唐英杰拟提上诉 保安局欢迎判刑

其中一名辩方大律师刘伟聪离开法院时向记者传达唐英杰的说话表示,“好多谢大家慨关心同支持,时间会过得好快。他会撑住,大家都会撑住,就好似香港慨运动员一样。”据多家香港传媒报道,被告将会就刑期及定罪提出上诉。

香港保安局局长邓炳强星期五会见记者时,对法庭就唐英杰案的判刑表示欢迎,会详细研究判辞后,再决定下一步行动。

邓炳强表示,法官在定罪时清楚提及“光时口号”有“港独”及分裂中国的含义。他又表示,相信奉公守法、不想分裂香港的人,不会说出有关口号,一旦说了则必须承担法律责任。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