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河南水灾中自媒体异军突起 官媒被批冷漠滞后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自媒体,在河南发生罕见特大水灾期间,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以身临其境的独特视角,用图片或视频等方式,在第一时间向世人披露了官媒严重滞后或不报道的信息,让外界更及时了解真实的灾情,从而提供有效的救援。观察人士称,自媒体正越来越取代官媒,成为民众获取真实信息的来源。

河南郑州市民在地铁5号线站台前给洪灾死难者献花并用手机拍摄下来。(2021年7月26日)

中国自媒体在河南发生罕见特大水灾期间,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以身临其境的独特视角,用图片或视频等方式,在第一时间向世人披露了官媒严重滞后或不报道的信息,让外界更及时了解真实的灾情,从而提供有效的救援。观察人士称,自媒体正越来越取代官媒,成为民众获取真实信息的来源。

灾情面前自媒体快捷真实

在自媒体越来越普及的今天,每当突发任何重大新闻或事件,特别是天灾人祸突然降临时,由千千万万有智能手机公民组成的自媒体人,总能在第一时间通过不同的社交媒体平台,向外界发布或传递有关文字、声音、照片或视频等信息。在这次河南罕见的洪灾期间,自媒体就发挥了中国官媒所无法替代的作用。

7月20日前后,河南郑州、开封、新乡、安阳等几十个市县连日普降特大暴雨,多地降水量突破历史极值。河南省应急厅副厅长李长训在27日的防汛救灾新闻发布会上说,截至27日,全省44座大、中、小型水库超汛限水位,全省150个县市区超过1331万人受灾,71人死亡,各种经济损失至少715亿元。

然而,对于这次被称为“千年一遇”的洪灾中,在官媒报道宣扬政府如何展开大规模救灾行动,成百上千的志愿者和大量救灾物资如何涌入河南之前,灾区的自媒体已经通过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社交媒体平台,用文字、视频或图片,在第一时间向外界传递出灾民命悬一线的险境,发出“求助”,“救援”等信息。

7月20日下午大约5点45分,郑州地铁五号线一列车驶出“海滩站”,在距离下一站“沙口路站”还有大约200米时因洪水冲进隧道突然停车。随着涌入地铁车厢的洪水越来越多,从小腿到腰部,车内的一些乘客通过社交平台或电话发出求救信息,让外界能了解被困乘客的状况并展开救援行动。尽管这辆地铁的乘客在自救和救援人员的共同努力下,大多数人成功脱险,仍有14名乘客不幸遇难。

河南郑州暴雨中地铁五号线的车中乘客被困洪水中。(2021年7月20日)

26日是郑州地铁五号线遇难者的“头七”,社交媒体平上的照片显示,遇难者的亲朋好友和一些市民在“沙口路站”B1出口献上了一束束鲜花和供品,祭奠罹难者。但是,民众无声的祭奠,却没有得到当局的支持、理解甚至同情,反而用黄色的围板将祭奠的鲜花挡住,不让人们表达对逝者不幸罹难的哀思。对于当局的这种做法,社交媒体上的视频显示,有一些市民不畏权势,齐心协力动手将围板拆除。

自媒体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照片和视频显示,随着祭奠和思念遇难者的人数越来越多,更多的鲜花,祭品,蜡烛和留言,已经从地铁站口延伸到人行道。

网上转发的南方都市报一名记者航拍的照片显示,祭奠7·20遇难者的鲜花、祭品等已摆放的长达数十米。

官方只求维稳 回避问责

观察人士称,人们在用无声的祭奠表达对逝者不舍和思念的同时,也在表达他们内心的愤怒,以及对有关部门和领导无视民众的生命安危,在洪灾时不停运地铁,又没有进行及时救援的谴责。

江苏观察人士昝爱宗对美国之音说,社交媒体上的照片和视频显示,郑州当局两次偷偷摸摸地将祭奠遇难者的鲜花等围住,但两次被市民拆除,这表明当局冷漠无情的态度和作为,引起民众强烈不满和反弹,促使更多素未相识的市民自发地到地铁站祭奠,表达对逝者的哀思,对当局无声的愤怒。

河南郑州市民在被黄色围栏围起来的地铁5号线车站前献花悼念水灾死难者。(2021年7月26日)

昝爱宗表示,迄今为止,对这次重大事故负责的地铁、交通,乃至市政府有关部门,却没有一个人来祭奠,忏悔,道歉。官方媒体更是对此避而不谈。

他说:“当局没有一个人来正面回应为什么会发生地铁被淹的事件,应该问责谁。有网友用图片的方式向外界展示祭奠的现场,并配发文字说:‘拦住鲜花那么及时,但为什么洪水来时,你们怎么拦不住呢?’老百姓以此在问责当局。”

北京的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在公共交通地铁中这么多人遇难,当局没有任何人对此承担责任,反而以所谓维稳为由,压制民众对遇难者表达祭奠和哀思。

他说:“这说明他们跟人民群众完全对立吗。人民群众连哀悼的心情和权利都没有吗?他们连这个也要封闭起来。这个官僚机构除了维稳,没有别的东西了。”

观察人士称,在这次河南水灾中,中国成千上万的自媒体人,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发出的文字,照片,短视频等,及时、真实地传递出灾情,这是官方传统媒体无法比拟的,也是无法取代的。

走在官媒报道之前的自媒体

北京的资深媒体人李大同对美国之音说,在发布灾情信息上,自媒体不仅比官媒更快,而且越来越成为民众获取真实信息的主要来源。他说,在自媒体发布大量河南千年不遇水灾造成前所未有的灾难和损失时,身为河南人的央视主播海霞却大言不惭地说,“这次的应对很有样……,这套打法为应对极端天气打了个样,这才是应对极端天气该有的样子。”

中共官媒央视在总部大楼外的中国国旗。(2021年2月5日)

李大同认为,央视的报道,跟河南水灾的实际情况根本“不着边际”。他说,河南卫视更是离谱。在7月20日暴雨洪水侵袭河南各县市时,河南卫视却仍在播放抗日神剧。李大同提到,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新闻与传播系退休教授展江在微博上发文,敦促河南卫视停播电视剧,“滚动播放救灾新闻”后,河南卫视才回覆称:“已协调,马上开始直播”。

李大同说:“实际上,这些所谓的主流媒体的这些做法,都是自杀行为。他们不知道这是自杀行为吗?媒体如果没有公信力的话,还有存在的价值吗?你半毛钱的价值都没有。”

李大同说,与日益发展和壮大的自媒体相比,央视这样的主流媒体的新闻收视率仅有区区2%,而更令人可笑的是,这样的官媒还在自诩为“老大”。

中国的自媒体在社交媒体平台,包括微信、微博、抖音、快手等,第一时间发出了海量的第一手信息,其数量远远超过官方媒体,让外界能真实了解这次河南水灾情况,而不是官媒充斥的所谓正能量的报道。

前北大新闻专业副教授焦国标认为,自媒体在这次河南灾情面前发挥的作用很大,与千千万万自媒体相比,官方媒体的“镜头”和“人马”相形见拙。

焦国标对美国之音说:“如果说没有自媒体在地铁五号线里往外发信息,可以想象,那些人甚至全部死光都有可能。我已经看到,那列地铁和外界没有什么联系,外界没有人管它。官方没有人管这个事,都是自媒体传出的这些信息。想一想,如果没有自媒体,这一列车人怎么办?”

对于民众在地铁站献花祭奠遇难者,焦国标认为,官方应妥善平衡处理此事,既要安抚民众的情绪,让民众表达、甚至宣泄他们的感情,也要防止事情闹大,演变成大规模的群体事件。

当局把持的官媒不说实话

除了地铁五号线一趟列车在洪水中被困的消息牵动着千千万万人们的心以外,郑州京广北路隧道被淹没,数十辆漂浮出来的汽车,横七竖八袒露在人们面前的视频和画面,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转发。人们在担心车内人员安危的同时,更质询当地政府有关部门,为什么不及时采取措施,在暴雨前封闭隧道入口处,从而防止可能发生的悲剧。

河南郑州一个隧道口被洪水淹没后的情景。(2021年7月22日)

有媒体采访从隧道逃生的人称,隧道入口没封,但出口被封,隧道内的车辆出不来,导致多辆车和多人被困。

在隧道被淹几天后,河南当局7月26日宣布,经过5天的努力,从三处隧道内拖移安置各类车辆247辆,现场排查发现6名遇难者。

不过,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和照片显示,有大型卡车从隧道中驶出,车厢被黑色材料的布蒙着,还有一辆被拖出的公交车,车窗全部用黑布遮挡。观察人士称,当局这种类似掩耳盗铃的做法,让外界更加质疑当局公布的遇难者人数的真实性。

此外,在河南省官方声称,这次暴雨洪灾总共导致71人死亡的同时,社交媒体日前发布的一段尚未得到独立消息来源证实的视频显示,一辆车箱封闭的卡车在路上行驶,车厢上悬挂着一条红底黄字横幅,上面写着“淄博市殡仪协会与河南人民同在”。

有网民在社交媒体上质疑,既然官方公布的遇难者仅70多人,难道郑州,乃至整个河南都不能应付和处理吗?还需要外省市的支援?

观察人士称,在中国这个被国际社会认为不公开和不透明的集权国家,很多事情被视为国家机密,包括尤其是像河南水灾中的死亡人数。去年武汉爆发大规模新冠病毒疫情后,中国当局极力掩盖感染新冠病毒的死亡人数。但是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不得不于去年4月16日突然核增1290例死亡病例,比此前的死亡总数上调了近50%。不过,经过核增后不足4千的感染死亡病例,仍被外界认为至少数倍低于实际的死亡人数。

与旨在传播所谓正能量,为当局大唱赞歌的官方媒体不同,自媒体人通过各种社交媒体平台发布信息或评论,更能及时,迅速,真实和客观地向受众呈现事情、事件的真实状况。

但是,观察人士指出,中国是一个没有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国家。在互联网时代的今天,推特、脸书等国际社交媒体平台在中国被禁止使用,必须通过代理服务器才能登录。因此,中国网民绝大多数使用的微信、微博和抖音等,无时不刻不在网警的监视之下。若自媒体人发布的信息或评论被认“涉嫌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轻则信息被删除,账号被暂时封掉,重则会被以所谓《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罚款或拘留。

昝爱宗说,自媒体在披露这次河南水灾的很多信息,是通过短视频发布的,给当局屏蔽带来挑战,不像文字屏蔽那么容易简单,必须要通过人工手动,而不是自动屏蔽,这样就有一个时间差,在当局屏蔽之前,已经被大量、广泛转发和传播,为大众所了解,当局无法完全封杀自媒体的声音。

他说:“现在这种段视频自媒体的影响非常大,政府要对付的话,目前可能还没有很好的对策。”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