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3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天灾?人祸?谁该为被南京疫情、郑州地铁漠视的生命担责

滚动 推荐 焦点 中国大陆

一边是蔓延开来的南京疫情,另一边是天灾夹杂人祸的郑州洪灾,持续多日的河南暴雨已造成71人死亡,当地官场遭到各方质疑,除了有媒体人发文呼吁,要求中央为郑州换帅、且为抗洪不力担责,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已做出公开表态,将对失职者严肃追责。阴霾终会散去,但挥之不去的或许只会剩下百姓们的悲哀,而谁又该为那些被漠视的生命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中国江苏省南京市这次被判定为Delta变种病毒的本土疫情,始于禄口国际机场工作人员,迄今已蔓延中国5省9城,截至7月27日,仅南京当地就已确诊153例,传播链更增至170人。28日北京也出现一例本土确诊病例。曾有专家警告,当机场人员出现了聚集性感染,一定是机场的日常防疫出现了重大的漏洞,乃人祸。

7月28日,中纪委官方网站也发表题为《防疫漏洞尽快补》的评论文章,侧面承认了这波疫情纯属“人祸”,文章中指摘“禄口机场存在监管缺位、管理不专业等问题,疫情防控的各项措施没有落细落实,”并质问当地政府:“倘若南京禄口机场能够及时认真落实举措,又何以在疫情防控中轻易‘失守’?”

一边是蔓延开来的南京疫情,另一边是天灾夹杂人祸的郑州洪灾,持续多日的河南暴雨已造成71人死亡,当地官场遭到各方质疑,除了有媒体人发文呼吁,要求中央为郑州换帅、且为抗洪不力担责,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已做出公开表态,将对失职者严肃追责。

阴霾终会散去,但挥之不去的或许只会剩下百姓们的悲哀,而谁又该为那些被漠视的生命承担起该承担的责任?

南京疫情大爆发且外溢中国多地  

7月20日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病例数目迅速上升,目前中高风险地区已经超过30个。由南京禄口机场外溢的关联病例,已经出现在江苏宿迁、安徽马鞍山、安徽芜湖、辽宁沈阳、辽宁大连、广东中山、四川绵阳、广东珠海、北京等多个地方。

公开资料显示,中山病例在7月15日就到达了禄口机场T2航站楼;绵阳病例则于17日从南京禄口机场出发,18日返回绵阳;宿迁病例也为17日抵达禄口机场;芜湖病例也与禄口机场相关。最新确诊的珠海病例,则是7月19日在南京禄口机场乘坐飞机。大连3例确证病例是南京返辽人员。

沈阳发现的第二例病例,则是目前外地最早与禄口机场相关的病例,该病例于14日乘坐厦门到沈阳的航班,经停南京禄口机场并就餐一次,最终包括其父母在内的一家三口也被诊断为无症状感染者。因此,禄口机场出现疫情的时间很可能早于7月14日,此后便波及除南京外的多个省市。

南京的本土疫情目前仍在持续扩散,并没有向好趋势。湖南省张家界市魅力湘西剧场7月28日通报,因外省4名感染者曾有接触,7月22日其中一场超过2000名观众属高风险人群。而根据魅力湘西剧场工作人员指出,22日当晚的第一场演出大概有2000多名观众,”大家没有间隔一个座位,都是挨着坐的”,虽然进剧场有要求大家佩戴口罩,但”无法保证游客全程佩戴口罩”。所以,疫情的走势难以估算。

由中国大陆专家分析,目前南京疫情扩散城市较多,然而禄口机场直到7月26日才关闭,传染源难以阻断。“南京现在事实上已经封城,但还是有点晚了。”他指出,虽然广州之前也曾发生境外病例引发本土传播,但是当时的漏洞是在隔离酒店,然而这次疫情是直接由机场扩散,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在不能排查完受到病毒污染的飞机、乘客人员情况之前,难以预测疫情规模”。他称,现在南京公开调查资讯还不详细,南京当地感染者之间是不是有传播链、关系是否清晰,都缺乏资讯,因此难以判断,再加上机场人员是否全部落实隔离了、是否已经做了多次核酸检测,未必能得到真实答案。

南京禄口机场存在漏洞是祸源

南京疫情大爆发后,南京禄口机场所属的东部机场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冯军最先被停职处理。7月21日,江苏省委召开会议中提到,“冯军在东部机场集团运营中管理不专业,其将国际航班与国内航班由原来的分开运营变为统一混合运营,造成境外疫情流入,引发新冠疫情传播”。

然而,这并非祸源之一,自7月20日晚11时许发出关于南京禄口机场检出9例阳性病例的通报后,不仅是禄口机场的管理层,南京地方政府在后继的“补救”防控过程中依然存在多处漏洞,禄口机场对相关人员的防控管理也不到位,导致人员离宁出现失控窗口期,造成疫情进一步的扩散和蔓延。

与南京禄口国际机场宾馆有外包合作关系的南京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揭露了禄口机场境外航班管理漏洞细节。他认为“在境外疫情形势依旧不容乐观的情况下,南京禄口机场没有将负责境外和境内的保洁人员区分开,是个很低级的错误。”“这次之所以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原因在于机场在日常监管中没有做到位,外包公司为了节省开支,怎么省钱怎么做,这些机场保洁员的工资大约是5000至6000元人民币不等,为了省钱,外包公司会让原本两个人的活由一个人来完成。保洁人员住在南京禄口机场附近的街道家中,因此感染到了家人。但按照常理,他们应该统一住宿,高风险人群优先接种新冠疫苗,经常性地做核酸检测。最初发现的病例就是因为发热,做核酸排查出来的,检测出来后才开始进行机场范围的普检。没有把境外和境内的保洁员进行严格的人员分开,无论是机场还是外包公司,都逃脱不了责任。”

暴雨早有预警 为何如此轻视?

河南郑州地铁因暴雨及大水倒灌造成14人死亡,。然而,河南这场的大暴雨,郑州在19、20日曾连续发布5次暴雨红色预警,但当地地铁直到20日晚间6时许才宣布停运,当时列车车厢已有浸水现象,当晚10时左右才将受困的500余人救出,仍有14人死亡。

事后,一名疑似郑州地铁员工、昵称“只是曾经”的网友爆料指出,地铁公司领导“不敢拍板做决断,为了保全乌纱帽不给自己添麻烦,在已经接到红色预警的情况下,坚持运营,造成最后不可挽回的局面”。他说,现场决策领导“不了解现场情况,处理不及时”。从水开始倒灌进轨道,最后“到求生无望,整个过程中间有时间,有很多次机会,但决策者没有把握,犹犹豫豫”。“大家都规规矩矩不越雷池不犯错,一片祥和,都是杀人犯”。

根据河南官方公布最新数据显示,灾情已导致71人遇难。7月26日,曾因报道维权律师被当局整肃的河南籍媒体人朱顺忠,实名发布文章呼吁,请中央为郑州换帅,为抗洪不力担责。

朱顺忠在文中表示,在7月20日郑州遭遇暴雨后的一周多时间里,郑州市民的失望情绪已彻全城。“如果郑州市主要领导,一开始就足够重视气象部门的5次红色暴雨预警,相信断然不会有几十多条生命溘然长逝。”

朱顺忠称郑州的官员在本次水灾中的表现有目共睹,水库泄洪时间、地铁停运与否、救援工作的分布与调动,主要官员一再判断失误,执政能力“令人大跌眼镜”。他认为郑州必须换帅,否则“民愤难平,亡灵难安”。 港媒指出,朱顺忠的文章所指之人,正是郑州市市委书记徐立毅及郑州市长是侯红。朱顺忠的文章获逾10万人点赞后,就被列为“违规”而下架。

7月28日,北京市政府提出,赋予基层一线相应处置许可权,必要时果断让地铁封闭。郑州地铁如此惨剧才换来当局及一些地方政府意识到官僚主义对救灾的致命后果,太不值得。

高调宣传抗洪正能量  置百姓于危难不顾

郑州疑因渎职等人为因素,在这次水灾中造成惨烈后果。而类似情况,在河南其它受灾地区至今依然是普遍现象。官方则继续高调地宣传所谓“郑州抗洪抢险正能量”,各种表演“民众哭送子弟兵”,强行往军车上塞礼物,丧事当喜事办,实际的情况却统统屏蔽。

河南浚县现仍处在洪水威胁中,当地市民民众透露,卫河出现了多次渗漏险情。目前,该县和滑县的卫河流域仍在危险中,此时,竟有人偷挖河堤。其它地方譬如多日一直处于悬河的严重威胁下的秦禹庄,情况也类似。官方既没有组织疏散撤离,也没有进一步的说法,主要靠村民在年久失修的河堤上防守。有村民表示,目前所面临的局面就是“四面都有水”,但“我们附近的那些村子都没有转移,大队的也没有说让我们转移,只是在家等着。没事就没事,有事那就是大事了。”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