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疫情加剧缅甸危机 万塔之国续争民主

滚动 国际

缅甸的民主抗争运动即将届满六个月,虽然因军方的血腥镇压和新冠疫情的重袭而时有受挫,但观察人士说,缅甸人民至今的抗争意志仍非常强大。再加上军政府对最新一波新冠疫情的处置不佳,从而加深了民怨。

在美国的缅甸裔人开展民主之旅促缅甸恢复民主。(2021年7月18日)

缅甸的民主抗争运动即将届满六个月,虽然因军方的血腥镇压和新冠疫情的重袭而时有受挫,但观察人士说,缅甸人民至今的抗争意志仍非常强大。再加上军政府对最新一波新冠疫情的处置不佳,从而加深了民怨。

在此前提下,一群因政变而无法如期上任的国会议员于4月中旬成立民族团结政府(National Unity Government, NUG),成为军政府以外的平行政府,并普遍受到民意的支持。他们誓言对抗军政府,并积极向国际争取其为缅甸合法政府的认同。对此,分析人士说,虽然前景困难,但此一新兴民主政治实体让缅甸人民看到终结军事独裁统治的一丝曙光。

缅甸军方于今年2月发动政变,监禁了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数十位民选政府官员,国际社会谴责它扼杀了缅甸脆弱的民主。军方夺权也引发普罗大众的反感,于全国各地发动大规模的示威抗议。

缅甸民主抗争 遍地开花

面对全国抗议遍地开花的情况,缅甸军政府被指控为了维持政权的稳定,采取镇压手段滥杀无辜。根据缅甸援助政治犯协会(AAPP)的统计,近六个月来,已有逾九百人丧生,超过五千位抗争者锒铛入狱,包括缅甸国务资政、同时也是执政党全国民主联盟(全民盟)的领导人昂山素季也身陷囹圄。

缅甸于2011年结束长达50年的军事统治,并正式迈入民主转型的进程。不过,早在民主化之前,缅甸人民就曾分别于1998年和2007年发起抵制军政府的大型示威抗议,但是最后均以失败告终。

然而,观察人士说,缅甸这次的民主抗争很不一样。1995年后出生的“Z世代”利用网路发声串连,并以独特创意和号召力掀起抗议热潮,成功吸引国际社会的关注。而且年轻的抗争者意志十分坚定,数月来,丝毫不因血腥镇压而却步,看似铁了心地要将军方势力赶下台。

一位年仅22岁的抗争者就在接受新西兰媒体Newsroom採访时表示:“我们这次一定要赢。我会反军事政变到死为止。我将竭尽全力对抗,而我已做好最坏的打算。”

不过,缅甸近期遭新冠疫情重袭,单日染疫数不仅破6千例,每日死亡人数更高达300人上下,街头巷尾处处可见大批民众排队抢购氧气瓶,让民主抗争运动一时无以为继。然而,面对供应不足的氧气瓶,军方祭出限购令,让民怨再次沸腾,尤其是医护人员指控军方囤积氧气,以牟取暴利或供军眷专用,让其无视民间疾苦的腐败行径再次暴露在人民眼前。

在台北东吴大学教缅甸语的陈启明认为,限购令反映了缅甸军方根本无意协助民间抗疫的事实。陈启明对美国之音表示:“(限购令)代表军队里面已经有大爆发的情况,氧气瓶是完全不够的。他们就是买下来,为了军人或是军人的家庭,他们其实完全没有为一般民众考虑的。”

疫情恶化 坚定推翻军政府决心

换言之,一场疫情也让民主抗争者看清军政府视人民为无物的本质,因此,更坚定他们要追求民主的决心。

位于中台湾的暨南国际大学东南亚学系助理教授王文岳告诉美国之音:“缅甸的人民从2月以后,已经证明了说,他们想要争取民主自由的权利的意志非常地强。这是一个全面性的意志。”

在政局方面,军政府除关押昂山素季外,还以选举舞弊之由,解散了她所带领的执政党,也就是于2020年11月以“压倒性选举胜利”取得大多数国会席次,且有权筹组政府的全民盟。随着军政府宣告选举无效,民盟当选的国会议员们也因此无法如期于2月上任。

他们于是自行成立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废除了由军方撰写的《2008宪法》,并于4月16日成立平行于军政府的民族团结政府,以抗衡军政府,并争取国际支持其为缅甸唯一的合法政府。

民族团结政府现有32位内阁成员,除已入狱的总统温敏和国务资政昂山素季外,另有副总统拉希拉及总理曼温凯丹等人。民族团结政府呼吁恢复民主制度,主打革新、年轻化,也寻求各民族团结,并扩大招揽其他少数民族组织的加入和支持。另外,为了对抗军方的暴力镇压,民族团结政府于5月初进一步成立人民防卫部队,旨在保护抗争人士,也让缅甸人民看到终结军事政变的一丝曙光。

民族团结政府不仅打算在政治上与军政府争夺合法政权,也在经济上试图斩断军政府所掌握的资源。该政团除敦促外资断绝与军方和其关联公司的关系外,也呼吁国内企业停止向军方缴税,以彻底斩断军政府的金流。

断军政府金流 有效但难度高

对此战略,部分分析人士相当看好。

陈启明观察,当地可能已有八成以上的企业不再跟军方往来,民间也抵制多数与军方挂勾的企业,例如,M1集团的电话卡已被抵制。他说,即便多数企业无法表态,但此次社会对抗军政府的氛围已浮现。

位于高雄的文藻外语大学东南亚硕士学位学程教授顾长永也认为这个战略是正确的,只是军方年握30亿美元的预算,又长期囊括缅甸经济和商业红利,像是缅甸玉的利润几乎都被军方所垄断,因此,NUG能否大幅削弱军方的金流,还有待观察。

不过,王文岳认为,此战略“口号大于实际”,因为,全面接管政府后的军方,权力大至相当难抗衡。更遑论军方在缅甸的市场经济中,早就占有核心的份额。他说,从最近缅甸主要电信商之一的挪威电信(Telenor)将旗下的缅甸子公司出售给跟军方关系密切的黎巴嫩投资公司M1集团,就可看出军方对企业的掌控力。

王教授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这也是为什么昂山素季自2016年上台以来,必须采取两轨制的改革步调,以照顾军方的利益来换取军方对推动改革的支持。

王文岳说:“两轨制度的情况就是,一边是由民盟统治的缅甸政府,所推动的经济改革市场化措施,另外一个是由军方自己,在全国各地区,他(们)有一个缅甸经济控股公司…..(农林渔业)边境贸易的利益所得都必须归军方。”

大缅族主义难除 罗兴亚人处置棘手

缅甸有高达130个以上的民族,因此,民族共融一直是个难题,虽然境内近七成人口都属缅族人。

相较于昂山素季所属的民盟内阁多以缅族为主,民族团结政府的内阁则广纳少数民族,包含克钦族、孟族等,多元色彩浓厚。此外,民族团结政府更表态承认罗兴亚人的公民地位,以期团结多元族群,共同对抗军事独裁,外界视其表态具有历史意义。

不过,王文岳分析,罗兴亚人在缅甸处于相当尴尬的位置。不管是军政府,还是昂山素季的全民盟都推崇大缅族主义,立场一致地企图“同化”其他少数民族。因此,他说,罗兴亚人的问题已非单纯的人权议题,而是牵涉到更高层级的国家统一跟主权完整问题,是个难解的棘手问题。

据陈启明指出,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包括罗兴亚人,都非常欢迎民族团结政府的民族包容政策,但也担心因此沦为政争的工具。

大国不愿押宝 东盟难有效干预

在对外关系上,民族团结政府为了抗衡军政府,已与西方政府的资深官员有所联系。虽普遍获得全球民主国家的认同,但至今仍未获各国正式承认其合法政府的地位。

对于缅甸问题,美国国务卿布林肯7月中旬再次敦促东盟采取行动,制止缅甸国内的暴力行为,恢复民主。尽管东盟已早于4月发布五点共识,包括呼吁各方停止暴力,展开建设性的对话,但分析人士说,依目前情势,东盟共识几乎无用。

王文岳表示:“缅甸政局的重要性,严格说起来,并不是目前大国政治中的枢纽地位,它在整个大国政治中算是一个次要问题……缅甸(现)处于准内战的状态之下,任何一个国家骤然去押宝、承认,或者是认可任何一方的势力,可能会导致未来比较不利的外交后果。”

王文岳指出,东盟近年强化“东盟中心性”,以促进区域团结,因此,未来将持续就缅甸情势发布声明,但很难针对缅甸军方祭出实质有效的干预。

军政府被迫转型 恐推假选举

顾长永也说,民族团结政府目前仍属“空中政府”,无实权。西方大国虽会透过管道给予支持,但也很难介入太深,以免加剧缅甸局势的复杂性。

展望未来,王文岳认为,在美中对抗、境外大国各有各的算计下,缅甸军政府会继续周旋于这些大国之间,并优先取的东盟的认可,以重新吸引外资,振兴经济。他说,缅甸军方近期的血腥镇压力道已有所放缓。他预期,未来的抗争应该只会带来零星的冲突,而军方也会逐步放宽管制,待情势稳定后,军方则可能采“泰国模式”,亦即,透过修宪或变更制度,让军方政权稳固后,以开放有限度的选举。

他说:“虽然说,民主人士可能认为这是个‘假选举’……(但)这样子军方就可以取得一定的参政正当性,重返国际。我认为,军方主要的算盘是这样子。”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