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法国世界报 – 中国试图规范课外补习行业,刚宣布的措施是好办法吗?

滚动 中国大陆

中国试图对制造不平等的课外补习班进行规范,这是周二法国世界报的一个内容。该报指出,在2亿中国学生之间的激烈竞争前,学生的父母们倍感焦虑,利用父母们的焦虑而发展的教育初创企业现在将不得不成为非营利实体。

法国世界报

世界报的文章首先指出,中国政府对课外补习行业的第一次打击开始于今年春天:当时先是警告,随后是相当于数百万欧元的罚款。这一次,课外补习行业则是被击昏了。中国政府7月24日星期六宣布的一系列措施将改变中国课外补习行业的面貌。

文章表示,随着中国出生率的大幅下降,当局寻求降低教育成本,因为高昂的教育成本是夫妻们不愿要孩子的原因之一。因此,上星期六,中国国务院宣布不再对补习行业的新企业进行登记注册,并宣布现有的企业要成为非营利的实体。新规定还禁止在周末和学校假期期间就公立学校教授的科目开设补习课。教育部称,这一领域已经“被资本严重劫持了”,这种趋势“扭曲了作为公共服务的教育”。

面对这样的限制措施,课外补习公司的股价纷纷遭受重挫。和2月份的峰值相比,新东方的股价只有十分之一了,好未来则只有二十二分之一了。

世界报的文章指出,这些教育初创企业的股价暴跌是从今年3月份就开始了,当时习近平主席警告称,对这一行业的监管要比金融或在线销售等其他科技行业更进一步。习近平就这一问题主持了多次会议,警告儿童的学习负担不能过重,并提醒说教育是不应该以营利为目的的。

之后不久,市场监管部门就以“虚假广告”或“不成比例的促销”为理由,制裁了一些民办学校,并推迟了他们的春季开学日期。6月1日,课外辅导行业的15家企业因“侵犯学生合法权益”而被罚款数千万元人民币。监管机构还宣布为课外辅导行业设立专门的监管机构。教育部随后也创建了一个专门的小组。

世界报文章还表示,根据中国教育学会的数据,在大城市,从幼儿园到高考,十个孩子中,有七个孩子都上课外班。这一情况导致富裕家庭与普通家庭之间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因为富裕家庭可以有大量的财富用于子女教育。根据一家中国人力资源公司(51Job)2019年进行的一项研究,平均来说,中国家庭将其收入的20%到30%用于教育。

相关的文章还指出,中国的教育体制特别富有竞争性,早在初中就开始了学生的挑选,这促使父母在声誉好的学校附近买房。课外培训企业利用的是父母们的焦虑。这从几家校外培训机构使用的口号就可以看出,比如,有个口号是:“如果你来我们这里,我们培养你的孩子,如果你不来,我们培养他的竞争对手。”

一位咨询公司的合伙人(Ether Yin)对世界报记者说,“政策制定者认为,这种竞争是人为的,课外辅导企业持续保持父母们的焦虑,加大儿童之间的竞争压力,从而创造需求。家庭为这些课外补习课支付很高的费用,因为家长们担心他们的孩子会被甩在后面。”

那么,打击补习企业的办法是好的办法吗?这位咨询师认为,“这次运动打击的是供方。但是,在需求这一方,父母将会继续寻找方法让他们的孩子在考试中取得优势,就像他们几十年来所做的那样。为了回应需求,应该协调公立学校的质量,让孩子们不再为了进入好学校而拼命。”

世界报文章强调,在1990年代,韩国曾采取了更加激进的措施,将私人课外辅导定为非法。结果,大量的父母们转向了地下补习。一个播客(Techbuzzchina)的投资人兼创始人马锐(音)指出,“乐观的看,这(新规定)将减轻‘普通’公民的经济和精神负担;悲观的看,我们将面临韩国曾经面临的局面,这就是,这个行业正在走向地下。”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