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柏林飞鸿 – 停止密封地表 促进生态土壤

滚动 中国大陆

德国媒体对中国和德国、欧洲的洪水灾害以及全球气候变化表示了广泛关注。这里仅举数例,让人们看到媒体报道的角度和洪水带来的反思等。

2021 年 7 月 23 日,郑州市京广北路隧道被发现充塞着大量被洪水淹没的车辆。

德国《明镜》周刊上周六报道了中国郑州救灾人员利用推土机来援救被洪水围困者的事例。《明镜》报道说,除了橡皮艇和快速自制的木筏外,救灾人员在郑州现在还开动推土机来援救被洪水围困的人们。推土机的好处是,即便是深水区,推土机也能开过去。在河南省,受到洪水冲击的很多是来自河南省的农民工。他们有些被迫留在洪水泛滥的城区,没有电,也没有干净的水源。由于基础交通设施作业被中断,他们既不能去工作,也不能回到他们的乡村。中国有两亿八千万农民工在大城市打工。一位饭店主表示,她没想到,暴雨会下得那么大。但如果郑州的下水道系统不太差的话,雨水不会淤积这么多。他们全家人投资刚开张不久的饭店现在损失惨重。自上周二暴雨引发的洪灾过后,郑州的洪水在慢慢退却。除了数十人死亡外,现在仍有很多人下落不明。最近几天里,河南地区降雨达到了以往一年的降雨量。中国气象局警告说,该省还会面临多个洪水。 

德国的洪灾也带来死亡和巨大的财产损失。柏林出版的《日报》发现,迄今为止,德国人认为,灾难离德国很遥远。这样想,就完全错了。德国现在面临一个认知问题。在社交媒体上,洪灾地区的一位女士在一段短视频中说,这样的洪水灾难,本来只应该发生在“贫穷国家”,而不应在德国。然后,她泪流满面地说:“死了这么多人。”结果,她对洪灾的反应在社交媒体上受到多方指责。但她的立场其实代表了很多德国人的立场,即洪灾不应发生在富裕,先进的德国,而应发生在其它贫穷国家。社民党灾害和居民保护专家Sebastian Hartmann抱怨说,官方部门没有让民众做好充分准备,许多人根本不知道灾害发生时该怎么办。但灾难是在现在,而不是在过去。我们谈论气候灾难时,应该知道,在不久的将来,事情可能会在开始好转之前变得更糟。年轻人在准备采取行动,因为他们的生命受到威胁。他们的视野不是狭隘的,而是全球联网的。他们也可以向其他国家学习,包括向贫穷国家学习,如何应对极端天气及其后果。 

德国广播电台报道说,鉴于中国、德国、欧洲多地出现大暴雨和洪水,德国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认为,“极端天气事件的增加与气候变化的后果之间存在密切联系”。该协会要求把气候保护和防洪放在一起加以考虑,推出一个气候保护整体政策。实现降低摄氏1.5度气候保护目标的措施必须与生态防洪方案和相应的生态土壤政策连成一体。在生态措施方面,给河流更多的空间十分重要。德国大雨的范围和后果令人惊讶。该协会批评说,近年来,德国在降低洪水风险方面做得太少。德国共有79条河流。泛滥平原中,还是只有三分之一是真正可以让洪水泛滥的平原。9%的洪泛区生态状况基本良好。但在1983年到2020年间,只有1.5%的洪泛平原被还原成自然洪泛区。而这些平原的广泛存在本来是可以防止此类灾难的。 

环境与自然保护联盟提出了改革政策16点,其中重要的一点是,要停止密封地表。封闭的地区、道路、定居点甚至新工业区都无法吸水。而在今天的德国,每天仍有52公顷的土地被作为新的定居点和交通区而封闭地表。每天大约有73个足球场以这种方式被封闭和规划。另一个关键词是促进生态土壤政策,提高土壤储水能力。人们发现,农田的耕作方式在这里起决定性作用,如果以最佳方式种植小麦,即在种植小麦后总是种植不同的作物,那么,土壤的吸水能力就能达到最大值,相反,单一长久耕种同一作物,土壤的渗透能力可降低33倍。协会还要求更迅速有力地采取更深远的气候保护措施,加快淘汰化石燃料的使用。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