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27,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整改科技业 富豪撒币捐款求避祸?

滚动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政府近2年来大举整顿科技业,使得中国科技富豪面临政府严厉的打压。但在此困境下,包括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拚多多创办人黄峥、小米创办人雷军、字节跳动创办人张一鸣等科技业巨擘却不断大手笔捐款做慈善。分析人士认为,科技富豪早已被中国当局盯上,因此,他们透过慈善捐款一方面顺应当局的扶贫政策方向,另一方面也希望能避免被进一步审查的风险。

北京的一处海康威视监视摄像头旁飘扬的中国国旗。(2019年10月8日)

中国政府近2年来大举整顿科技业,使得中国科技富豪面临政府严厉的打压。但在此困境下,包括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拚多多创办人黄峥、小米创办人雷军、字节跳动创办人张一鸣等科技业巨擘却不断大手笔捐款做慈善。分析人士认为,科技富豪早已被中国当局盯上,因此,他们透过慈善捐款一方面顺应当局的扶贫政策方向,另一方面也希望能避免被进一步审查的风险。

中国富豪大手笔慈善捐款风潮越来越盛行,其中,科技业富豪近两年的捐款额更是超越其他行业,颇有向西方国家富豪急起直追之势。

根据福布斯2021年中国慈善榜的统计资料,上榜的100位中国企业家现金捐款总额达人民币245.1亿元(美金36.8亿元),比去年大增37%,是继2011、2017、2018、2019、2020年后,总捐赠金额第6度突破人民币100亿元,也是首次突破人民币200亿元的大关。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资料照)

阿里巴巴创办人马云去年以捐款人民币32.3亿元名列榜首,超越去年榜首中国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所捐出的人民币30亿元金额。福布斯中国指出,马云引领阿里巴巴集团,在积极参与新冠肺炎抗疫工作上做出贡献。而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则以人民币26亿元捐款名列第3。

另外,胡润研究院5月发布的2021胡润慈善榜显示,中国亿级慈善家达到39人,为历年来第二高。其中,拼多多创办人黄峥去年捐出人民币120亿元,首次成为中国首善。而字节跳动创办人张一鸣则捐出人民币5亿元对抗新冠肺炎疫情,排行第8名。

中国富豪慈善捐款为利己

资料照: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 (由王丹提供)

中国政府近两年收紧科技业监管,使得科技富豪面临前所未有的打压。但面对当前的困境,富豪们却仍然持续大洒币做慈善,这慷慨善行的背后有没有其他的政治考量呢?

前天安门学生运动领袖、中国民主活动人士王丹以电子邮件回覆美国之音采访表示:“富豪愿意捐款,不管怎么说也是好事,值得鼓励。但中国整体来讲,还没有形成有钱人做慈善事业的普遍习惯,在这种情况下,除少数情况,我认为大部分慈善行为都有其他的考虑。这一点与西方大不相同。”

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长陈建甫则告诉美国之音:“西方慈善家的捐款是比较偏利他主义,觉得财富不要留给自己下一代,在这一代,他就希望把财富做有效应用,可能是研究也好,或者是教育工作也好,或是对社会改变一些的运动也好。(但)中国的慈善捐款是利己式的,过去巨富的基金会大概是以采购或艺文为主,比较熟悉的就是把故宫流落在海外文物买回来,现在可以直接讲是避祸式的。”

中共剑指科技富豪财富

中共高层早就剑指中国富豪,并对他们所累积的巨额财富发出警示。

去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参观由清朝企业家张健所成立的博物馆时,特别赞誉张健是一位爱国的民族建设者和慈善家,颇有以古喻今,暗示民营企业家要效仿的意味。今年3月,中共在批准第十四个“五年计划”时,更大力鼓励民营企业要参与社会公益和慈善事业。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研究员克立夫(Thomas Cliff)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当局似乎已把慈善作为财富“第三次分配”的工具,以改善民间收入和财富的分配格局。

克立夫说:“习近平希望民营企业主回馈社会。这背后的驱动原因包括降低中央财政负担、减轻地方政府各项业务负担。同时,也欲藉此促进社会和谐,减少社会动荡的机会。”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多个部门持续收紧对科技业的整改行为。阿里巴巴的马云是遭到打压最明显的例子之一,他尽管风光地当上中国首富和第一大慈善家,却因去年10月演讲时,严词批评中共的金融监管机构和制度后,从此自公共视线消失。关系企业蚂蚁集团的上市计划更是于去年年11月硬生生被当局临时叫停。

科技业连番遭审查

中国对科技业的整顿自此雷厉风行。 今年3月,中国网信办与公安部门陆续约谈小米、字节跳动、阿里巴巴、腾讯等多家企业。官方称,相关业者近期未履行对语音社交软件安全评估程序,也涉及“深度伪造”(deepfake)技术的应用。4月底,小米与其他12家互联网金融平台遭中国央行、银保监会、证监会、外汇局联合约谈,也被要求整改,内容涉及垄断、成立金融控股公司之申请、以及境外上市等行为。

资料照:中国腾讯创始人马化腾

在此氛围下,腾讯创始人马化腾4月承诺捐赠77亿美元,以协助解决社会问题,帮助乡村地区脱贫。但分析人士普遍认为,这捐款不单纯,恐有向中共“交保护费,以求化险为夷”,因为腾讯近期屡遭约谈,也可能跟其为滴滴出行的大股东之一有关。

滴滴六月底在美上市交易2天后,遭到中国当局高调审查,还要求其App下架。7月10日,中国网信办发布新规,要求超过100万用户的公司赴海外上市时,必须向相关机构申报。这等同敲响中国科技业海外上市的丧钟。紧接着在7月16日,网信办会同公安部、国家安全部、自然资源部、交通运输部、税务总局、市场监管总局联合进驻滴滴,看在分析人士眼中,滴滴前景堪虑。

当局不断整改科技业,富豪们持续掏腰包大捐善款。手机大厂小米董事长雷军7月16日将他6.16亿股的小米B类股份,平均捐给小米基金会和雷军基金会,作公益用途。以小米当日收盘价28.25港元计算,捐赠价值达22亿美元。

慈善捐款缺监督机制

中国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董事长雷军

雷军捐股引发中国网友热议。有的网友在微博贴文说:“捐给香港的同名雷军慈善基金,网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官网,看不见慈善用途明细,也不知道慈善基金做了哪些事情,韭菜真可怜,天天被人割还要大喊圣人。那么多钱做慈善总要有结果吧。 ”

另有网友说:“美国拉着G7搞了全球最低税率门坎,科技公司不再拥有避税天堂。不久之后,注册地址在避税天堂某某岛的中国科技巨头开始通过捐赠,将股份从这些避税天堂挪移到基金会有限公司。嘘,不要联想。”

王丹表示:“中国是一个信息封闭的社会,对于捐款的真实状况、去向、使用的监督都都缺乏相应机制。尤其是这些捐款往往都要通过政府机关来发放,这大大影响了捐款的信誉。”

资料照:美团首席执行长王兴在香港交易所为美团上市敲钟。(2018年9月20日)

另外,餐饮外卖平台美团创办人王兴也宣布捐出价值逾20亿美元持股给旗下的慈善基金会。而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张一鸣则于5月20日宣布,辞去现职以投身教育慈善事业。根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张一鸣先前曾被中共网络安全和证券监管机构官员约谈,之后字节跳动就无限期搁置了海外上市计划。

针对科技富豪向旗下慈善基金会捐款行为,陈建甫认为,透露了民营企业家对中共的恐惧。他说:“中共的心态是,如果你今天不把你的利润成立基金会,将来如果它(中共)觉得你违反它,你过去的这些利益可能都全部充公。那是富豪们所担忧的,如果今天不做这件事情(捐款),可能未来保有基金会营运的可能都没有。“

资料照:位于台北的淡江大学中国大陆研究所副教授兼所长陈建甫 (照片提供:陈建甫)

虽然是民营企业家成立的慈善基金会,但陈建甫教授说,中共会毫不忌惮地把手伸进去。

陈建甫说:“中共未来可能会对这个社会慈善事业的管理办法会修订的更加严格,而且会指名,希望企业往哪个方向去走。这个就是违反了成立慈善基金会原来的初衷,可能(未来)会有一些冲突,可是,中共大概不管这个冲突,他会希望这些基金会往他所想要的政策去执行。”

王丹则说,政府不应介入企业捐款,一旦政治力介入,就丧失了善款的美意。他说:“因为介入本身就违法市场经济原则。(中共)当局介入慈善事业,某种程度上讲是展现政治对经济的控制力的手段之一。这是一种软性控制。”

财富累积和捐输不成比例

从2021年胡润慈善榜单可以观察到,教育是企业家去年捐赠的第一去向,占比从前年的31%增加到去年的39%。顺应中国当局的扶贫政策,用于扶贫的捐款占比则从前年的11%增加到24%,捐赠人数排名第三。不过,富豪慈善捐赠的成长率和其创造财富的速度,不成比例。前39名中国最慷慨慈善家的总捐款金额只占百富榜前39大企业家总财富6.5兆元的0.5%。过去10年来,百富榜企业家的总财富大增5倍,但慈善榜捐赠过亿的企业家人数只成长1倍。

专家说,未来中国富豪的慈善捐款会不会常态化有待观察。

克里夫说:“科技公司以前慈善捐款占公司整体获利是很小一部分。中国大企业主持续提高捐赠收入的百分比,有助于他们追上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的企业捐赠统计数据。”

陈建甫则说:“短期中国富豪们会做避祸式基金会成立,那后来会不会像比尔盖兹他们这样的一个基金会每年都还会捐出部份盈余?这可能要一点时间才可以知道。“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