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中国外长二访中东 旨在寻求支持、填补“真空”?

滚动 国际 中国大陆 财经科技

中国外交部长兼国务委员王毅于7月17日至20日对叙利亚、埃及和阿尔及利亚进行了正式访问。就在王毅开启此次中东行之前,他刚刚访问了阿富汗周边的三个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次二入中东,除更好与中东伙伴合作以应对可能来自阿富汗的挑战外,此行或许也是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实力的宣示”,中国希望成为给中东带来秩序的崛起力量。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资料照)

中国外交部长兼国务委员王毅于7月17日至20日对叙利亚、埃及和阿尔及利亚进行了正式访问。就在王毅开启此次中东行之前,他刚刚访问了阿富汗周边的三个中亚国家,土库曼斯坦、塔吉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一些分析人士认为,王毅此次二入中东,除更好与中东伙伴合作以应对可能来自阿富汗的挑战外,此行或许也是中国日益增长的“全球实力的宣示”,中国希望成为给中东带来秩序的崛起力量。

中亚过后 一路向西

随着美军计划在8月31日前撤离阿富汗,中国对阿富汗更加复杂的安全形势表示关注。纽约时报报道说,虽然阿富汗的这片狭长领土几乎不会对中国构成直接的安全威胁,但中国担心,阿富汗秩序的崩溃可能会蔓延到包括塔吉克斯坦在内的其他邻国。在王毅的中亚之行中,阿富汗局势似乎就成为了他议程上的当务之急。

在与塔吉克斯坦外长穆赫里丁会面后,王毅在记者会上表示,两国当务之急是协调应对阿富汗局势演变,稳定塔阿边境,打击恐怖主义,“防范域外势力在中亚兴风作浪”。王毅在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米尔济约耶夫的会晤中也谈到了阿富汗问题。

有分析认为,中国担心阿富汗塔利班政权或会令伊斯兰极端主义蔓延到新疆等信奉伊斯兰教的地区。因此北京便希望与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加强联系,以预防这一情况的发生。今年5月时,王毅也曾在“中国+中亚五国”外长会晤中表示望与中亚国家开展各领域合作,共同打击“三股势力”。

王毅在结束对中亚三国的访问后继续西行似乎也有对阿富汗局势的考量。华盛顿智库创新战略与政策研究所(Newlines Institute for Strategy and Policy)高级分析师尼古拉斯·赫拉斯(Nicholas Heras)在电子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说:“阿富汗是一个战略国家,是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关注的焦点,是恐怖组织威胁中国的潜在地点,也是一个拥有大量稀土矿物资源的国家。在继续将中东融入‘一带一路’的同时,与中亚和中东伙伴合作应对可能来自阿富汗的挑战,符合中国的利益。”

二进中东 意欲何为

王毅的这次中东行也是他近几个月来第二次访问中东,他今年3月曾访问沙特、土耳其、伊朗、阿联酋、巴林和阿曼并创下了中国外长一次访问最多中东国家的记录。当时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此举旨在挑战美国在中东的影响力。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则在近日的一篇评论文章中说:“这是继今年3月王毅访问海湾六国后,又一次重要的中东外交行动。通过这两次密集出访,今年中国高层外交实际已实现对中东主要国家的全覆盖。”

王毅二度出访的无疑有着贸易因素。中国在2020年稳居阿拉伯国家第一大贸易伙伴,约一半的石油进口来自该地区。麦吉尔大学中东问题专家布赖宁(Rex Brynen)认为,中国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进口国,其中三分之一以上来自中东,中国是希望改善与该地区国家的关系。

赫拉斯则表示:“中国正在谨慎而明智地通过贸易进入中东事务,并寻求建立一个向东看向太平洋,而不是向西和向北看向欧洲和美国的地区秩序。”

中国外长此行的首站是叙利亚,而就在王毅到访前,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首都大马士革宣誓就职,开启了他的第四个总统任期。

英国卫报在星期三的一篇报道中说,重建叙利亚一直是其盟友俄罗斯和伊朗计划的核心,而现在,在战争中一直保持较少介入的中国嗅到了机会。中国在战后叙利亚问题上的做法似乎与在中东其他地区以及亚洲和非洲的做法如出一辙,即依靠投资换取当地准入和全球覆盖。

王毅此行的另外两个目的地是阿尔及利亚与埃及,中国与它们有着全面的战略伙伴关系。

赫拉斯对美国之音说:“与西方国家一样,北京在中东是一个务实的角色,它更喜欢与那些强大的国家合作,因为这类国家有能力管理自己的人口和领土,以防止威胁全球安全和贸易的混乱。中国在重塑国际秩序以适应其以欧亚为中心的全球体系的愿景方面有着特殊的利益,而实现这一目标的一种方式就是在与西方的竞争中,成为全世界威权国家的外国庇护者。”

他接着说:“阿尔及利亚和埃及是通过一个正在崛起的全球大国的视角来看待中国的,这个大国有很多钱可以用来扩大影响力,而且不会提出太多令人不安的人权问题,且中国也不会要求改变阿尔及利亚和埃及国家的行为。”

王毅还在埃及阿拉曼与阿拉伯联盟秘书长盖特会面,二人讨论了国际及地区问题,并发表了联合声明。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中东中心(LSE Middle East Center)访问研究员伯顿博士(Dr Guy Burton)在电子邮件中对美国之音表示,中国是在试图提升与阿拉伯世界的关系。

他写道:“虽然没有特别提到新疆和维吾尔族,但人们普遍认为,阿拉伯国家和中国不会干涉彼此的内政,也不会质疑他们的行动。”

中国官媒新华社报道说,王毅结束访问后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中东之行,目的是推动落实习近平主席同三国元首达成的重要共识,增进友好,加强互信,深化合作,促进地区和平稳定,推动发展中国家团结协作,维护国际公平正义。”

疫苗、贸易能否挑战美国?

王毅在与阿尔及利亚总统特本会晤时,二人提到了“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特本还表示将会一直支持中国,并期待中国在国际事务及地区和平稳定中发挥更大作用。此外,中国还表示将继续向阿尔及利亚提供新冠疫苗,帮助阿应对新冠疫情。

根据中国外交部在新闻稿,埃及总统塞西表示,埃及支持“一带一路”倡议,希同中国进一步开展基础设施和高新技术等领域合作,成为中国企业进入中东和非洲的重要门户。此外,埃及“毫不动摇地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坚定支持中方维护国家主权、安全稳定的努力,坚定支持中方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也向王毅表达了叙方希加入共建“一带一路”倡议,他还称将在台湾、香港和新疆等问题上无条件支持中国。

中东问题专家布赖宁说,中国像其他国家一样,正在利用贸易、武器出口、甚至疫苗外交来影响中东地区的国家。随着中国经济和外交影响力的增强,各国都不愿批评北京。

伯顿博士也认为,中国正在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来增加其在该地区的影响力。中国不像美国那样强调共同的价值观、目标和伙伴关系,中国是在商业和疫情合作等“温和”(softer)领域进行努力。

他还说:“拜登政府已公开表示,希望重新审视奥巴马提出的从中东‘转向’东亚的目标。如果实现这一目标,该地区将处于真空状态,届时或将由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来填补。”但他也提到,美国仍不太可能完全脱离中东。他认为美国在重新调整自己的策略,继续与中国的对抗。

伯顿说:“最初是以色列,最近是阿联酋,这些国家发现自己受到了美国的压力,不允许中国在经济合作方面对其进行太多投资,以免损害这些国家的国家安全。”

他对中国改善该地区关系的努力旨在取代美国成为该地区的主导力量这一点持怀疑态度。他说,目前的努力是巩固目前的良好关系,并确保它们不会因美国日益增长的竞争和压力而恶化。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