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王维洛:导致郑州特大水灾的四大因素

滚动 中国大陆

为什么夏季中国各地的洪灾年年有增无减?除了气候因素之外,中国近年修建的无数座大大小小的水坝究竟起到了防洪抗旱的作用?郑州水灾天灾人祸的比例大约是多少?

郑州7月20日的暴雨大水。

遭受洪灾重创的河南省的民众看来尚未走出洪水的威胁,就在郑州民众紧张地等待着京广路隧道后续地之时,洪灾正向郑州以北的地区转移,焦作等地面临重灾威胁,中国官方报道说,目前河南的几十座水坝都面临崩溃,灾情看来尚未出现缓解。根据中国国内媒体的报道,目前河南境内三十多座水坝的蓄水超过警戒线,其中十多座水坝面临溃坝。

为什么夏季中国各地的洪灾年年有增无减?河南郑州当地的气候专家声称这是由于郑州经历的是“千年一遇”的大暴雨。不过,上述说法遭到了中国中央气象台专家的驳斥,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陈涛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1951年之后,中国才开始拥有完整的气象记录,到现在为止数据记录历史也就只有70年的历史,所以,所谓的千年不遇,百年不遇的说法,都不是严谨的科学的说法。除了气候因素之外,中国近年修建的无数座大大小小的水坝究竟起到了防洪抗旱的作用?郑州水灾天灾人祸的比例大约是多少?

我们为此电话采访了旅居德国的水利专家王维洛先生,王维洛分析了造成郑州水灾的主要因素。

王维洛:我总结了一下郑州水灾主要是有以下几个因素造成的:首先是郑州的城市建设规划只注重水景的美,而忽略的河流的排水功能。常庄水库位于郑州市的西南,往北部绕郑州市大半个园圈。郑州的母亲河贾鲁河在市又接纳了其他五六条河,再加上人工的地上河,也就是南水北调的中线水渠,所以南水北调干渠与贾鲁河水道将郑州市象包水饺一样的包起来。郑州市花费了534亿修建海绵城市,将贾鲁河修建得很漂亮,将郑州建成如苏杭一样的水城,但是,贾鲁河的排水能力却并没有受到重视。其实,中国的城市建设考虑的重心并不是方便供水或者排水能力,而是为了发展房地产,提高GDP。其次,就是常庄水坝的无预警的泄洪,这完全市违背规章的;而且泄洪的规模远远超出了周边河流的承载能力,今天我们知道常庄水库在2021年的7月20日上午十点半开始泄洪,泄洪后不久发现水库大坝出现管涌现象,现在知道大坝出现了13个管涌,可以肯定常庄水坝应该报废了。再就是郑州的水资源的管理人员同中国其他地方一样犯下了同样的错误,也是1975年的错误。河南省传统是一个缺水的省份,所以,管理人员重视的是蓄水而不是排水,没有做好应对非正常气候的情况下如何应对。最后,就是信息缺乏透明,比如说 ,中国主席习近平7月22日说河南各地出现内涝,河流超载,个别水库出现溃坝,这些消息外界根本无从得知,我对水坝溃坝问题十分关注,因为这是我的专业,但是,在习近平发表上述言论之前,我从未看到新闻部门报道相关的消息。同样,有关水灾死亡人数的信息估计也要再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后才能够真相大白。

此外,王维洛先生家住的德国西北部的莱茵兰-普法尔茨州7月中旬遭受重大水灾,他在接受法广采访时对比了中德两国的水灾的原因及其应对方式,他认为德国水灾造成重大人员伤亡的主要原因是发生得太突然,因为德国已经将近二十年没有发生类似的水灾,而且一般洪灾发生的季节是春季。因此使许多人倍感意外。另外,他还认为德国的救援工作缺乏效率,不知是由于新冠疫情还是别的因素,总之灾区民众对政府的应对措施极为不满也毫不客气地在各大媒体以及社交网络上尽情地辱骂政府。他引述刘少奇的话说,政客就如是掏粪的一样,是老百姓用税金雇佣的,做得好就继续留用,做得不好就应该让贤无论他是否愿意,这就是民主制度地根本。

感谢王维洛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