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2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河南暴雨致33死8失联 中国网络禁止“负能量”

滚动 推荐 焦点 中国大陆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12条无辜的生命在郑州市地铁车厢中逝去。面对灾难和伤亡,中国民众发出质疑,在遭遇罕见自然灾害的同时,人为因素和人为责任是否也该厘清?有声音开始聚焦郑州的城市治理,以及政府应对危机存在的短板。

官媒央视新闻7月22日再通报,称河南暴雨已造成33人死亡,失踪8人,河南全省103个县877个乡镇超300万人受灾,紧急避险转移37.6万人,紧急转移安置25.6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12.2亿元。

突如其来的暴雨,让12条无辜的生命在郑州市地铁车厢中逝去。面对灾难和伤亡,中国民众发出质疑,在遭遇罕见自然灾害的同时,人为因素和人为责任是否也该厘清?有声音开始聚焦郑州的城市治理,以及政府应对危机存在的短板。

有郑州地铁员工报称,地铁公司早接到洪水预警,但决策者没有把握救人机会。有新闻学者发微博引述央视过往称赞大雨应对的报导发文,称“自我评价还是更加审慎为好”,将质疑矛头指向河南灾情防控,后遭禁言。另有多名中国网友因为评论郑州灾情、批评官员而丢了工作或是遭行政拘留。

学者评论郑州水灾微博被禁言

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喻国明在20日转发一则央视于12日发布的、称赞官方对华北暴雨应对情况“很有样子”、“相当全面”的微博,并写下“呵呵,话音未落啊······所以,自我评价还是更加审慎为好······”

喻国明的这则贴文随即在网路上引发议论,不少中国网友批评其张冠李戴,在全国关心灾情与灾民的时刻,用这样的方式讽刺河南暴雨灾情防控,相当恶劣。

针对舆论的指责,喻国明21日在微博连发两则文章,说明转发央视文章并做评论的理由是,“批评央视主播对救灾工作成就话说得太满”。当喻国明再发出“黄河开始咆哮,场面壮观难得一见”的博文后,他的微博就被以“违反社群公约而被禁言”。

喻国明和其过往的言论也因此被中国网友起底挖出。现任北京师范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的喻国明,同时也是中国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中国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新闻传播学学科评议组成员,可以说是中国知名的新闻传播学者。网民批评喻国明“反华”,指其曾称“中国是COVID-19的始发国”、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去年下台时,也曾发文称安倍离去背影潇洒,“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面对郑州灾情的舆论发酵,被中国当局禁言的不止公众人物。中国远洋集团流程管理部高级经理李睿,在朋友圈发文称“郑州地铁被淹是中国嘲笑德国洪水的报应”,被举报后遭公司开除。辽宁一名男子则因在微信群中发表“郑州人都死了”等言论,遭警方以寻衅滋事为由,行政拘留10日。山东一网民被指在微信群内“公开辱骂受灾中的河南人民,造成恶劣影响”,7月21日被鞍山市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0日。

河南因暴雨造成超过30人罹难,中国民间团体及网民自发援助灾区,乃至国际,亦对河南受灾状况极度关注。与此同时,人们也表态要追查真相,希望从中汲取教训,但对政府官员有所批评的文字和视频都遭到禁止。

有网民上传图片显示,他在微信群转发自媒体发布的视频,遭到群众警告,而群主则受到网络警察的警告及授权,只要发现“负能量”视频,立即追究。

一名网民因在微信群转发一名女子被打捞上来的图片,以及三幅描述灾情的截图后,被群主移出聊天群。

网传郑州地铁员工曝当局早接水灾预警

河南这次水灾中,最严重的伤亡发生在郑州地铁5号线,雨水侵袭车厢的3个多小时里,500多名乘客就泡在超过人体肩膀的水位线中挣扎,最终导致12人死亡、5人受伤,引发大陆网友一片骂声。自称河南郑州地铁员工在社交平台报称,地铁公司早接到洪水预警,但决策者没有把握救人机会。

7月20日傍晚6时,洪水倒灌郑州地铁五号线,数百人被困于地铁隧道和车厢内。官方至今未公开说明隧道内的人员遇难情况和洪水如何涌入地铁隧道。网名“只是曾经”的一位郑州地铁员工,发文曝称,作为地铁从业者,运营口官员不敢做决断,为了保全乌纱帽,在接到红色预警的情况下,坚持运营,造成不可挽回的局面。该文称,现场决策领导不了解情况,处理不及时。从水倒灌进入轨行区、到没过轨底、轨面,到必须断电等。在整个过程中,有很多次机会,但决策者没有把握。文章对遇难事故的结论是:“各怀鬼胎?都抱着侥幸心理,人祸一定是灾难的主要因素。”

港媒指,河南水灾酿成的惨剧,更造成12人在郑州市地铁车厢中死亡,事件可能会影响身兼省委常委的郑州市委书记徐立毅的仕途。明报刊登评论文章称,这次雨灾发生前一周,省委书记楼阳生曾召开全省防汛工作紧急视讯会议,已经有所准备。其后,徐立毅召开相关会议,就全市的防汛工作提出“五不”目标,包括“重大水利工程不出事”和“重要交通不中断”等。文章指出,正是“五不”目标中的“重要交通不中断”迷思,影响地铁站及早关闭的决定,结果酿成12人死亡的惨剧。

郑州地铁五号线于2019年5月开通运营,全长四十多公里,单日客运量可达36万人次。有当地民众认为,五号线设计有缺陷,水不应进入地铁隧道和车厢,郑州的地铁建成较晚,但建成速度很快。

南方周末记者褚朝新亦在自己的微信号中发文,质疑这次伤亡如此严重“到底是人祸还是天灾”。文章指,尽管郑州市政府称这次郑州遭遇“有纪录以来史上最强降雨”,但连日暴雨并非毫无预兆,回顾郑州气象局在官方微博的发布就可发现,从19日晚上到20日下午,至少已经发布过5次暴雨红色预警。且分别在7月19日晚9时59分、20 日上午6时2分和9时8分、20日中午11时50分和下午4时1 分。

然而,郑州地铁直至20日晚6时才宣布停运,而此时地铁隧道的水位已经上升,据受困乘客事后描述,当时车厢内积水已经到小腿部位;直到晚间9时许,乘客才看到救援人员。这段时间,乘客经历了缺氧、晕厥、面对死亡的恐惧。

文章指出,按照中国气象局发布的指南,红色预警发布后,政府及相关部门要做好暴雨应急和抢险工作,停止集会、停课、停业(除特殊行业外),做好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灾害防御。但郑州显然没有因为连日暴雨和警告就停课、停业。

至于郑州地铁在暴雨中营运是否存在失职,河南省委宣传部办公室和郑州地铁公司,分别回复称“不清楚有关地铁为何没有及时停运的具体情况”和“不便回答问题,稍后郑州地铁官方微博会发布情况说明”,但截止记者发稿,郑州地铁微博并未发布说明。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