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特别节目 – 全球科技战的核心——半导体

滚动 财经科技

国际工业届惊慌失措或是全球性的半导体供货匮乏,令智能手机、汽车制造业停工。始作俑者是谁呢?是新冠疫情呢?还是美中之间最新一轮的科技战?对此法国蒙田学院亚洲项目主任马修-杜沙泰尔(Mathieu Duchâtel),最近发表了题为 “半导体:中国探索 “的研究报告,这篇在蒙田学院网站上可以看到的报告;给出了一些答案。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智慧”专栏,就此采访了杜沙泰尔。本次节目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的内容,谢谢收听。的法国电视24台的“经济智慧”专栏,就此采访了杜沙泰尔。本次节目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的内容,谢谢收听。

华为公司标识。

你好

杜沙泰尔:你好

首先请谈一下你对这个半导体探索的定义。

杜沙泰尔:我想通过观察半导体的工业应用来说一下,而不是谈它的特性或是与电子有关的定义,这要具体得多。很多日常消费品都用得到半导体,首先是汽车制造业,微控制器中有半导体零件,用来控制发动机,管理传输,刹车,动力转向系统;还有传感器,用来测量速度,油温,保护气囊的使用;当说到自动汽车时,那当然就进入了系统连接器材的领域,其中包括处理信息的芯片;接下来是电脑,信息技术,在这类产品中,主要使用两大类半导体,一种是芯片,是手机及其他产品的必须品,如拥有强大精确计算功能的计算机。再有就是储存卡,半导体的第二大类产品,储存信息。

如果想比日常用品走的更远些,就是先进的武器系统,如洲际导弹,我举这个例子并不是信口开河,因为(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洲际弹道导弹使用了半导体技术,这也是第一次将半导体引进到武器系统中,令这一领域也需要大量的半导体配件。当然,还必须要说的是经济向数码化转型,使得对半导体和高级半导体配件的需求大增,如5G智能手机,数据中心,或是加入人工智能零件的产品等等,都需要大量的半导体配件,所有这一切都预示着该行业的强劲增长。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对半导体的需求)有这么大的缺口?是新冠疫情的错,还是因为美中之间的科技战呢?

杜沙泰尔:正是这两个因素,才是了解当下,半导体配件短缺的最重要因素。首先是美中地缘政治因素,特朗普政府在2018至2020年期间,明白了获得半导体技术是中国工业强国的真正软肋。剑指中国是通过打击华为来进行的,限制这家电信基础设施供货商和智能手机制造商,获得半导体配件,和它产品的销路,以及对半导体方面的美国知识产权和生产工程需要的多种技术使用的限制,这一招很管用,因为今天可以看到,华为遭遇了很大的难题,尤其是在智能手机制造方面,目前华为手机在中国的销售排名第五,之前是第一名。所以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华为在第一时间里充足库存,在2019至2020年间的数字是令人目眩的,华为在2019年花了230亿美元大量购买半导体配件充足库存,来进行自我保护抵御制裁,这对整个生产供应链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第二个因素是新冠危机,特别好理解汽车行业遇到的半导体配件短缺,一方面是生产突然减少,而汽车制造商重新下订单,有时订单下了双份,打乱了整个生产链的流程,而大型半导体制造商既给电信技术业,也给汽车制造业供货,所以除此之外,还产生争夺获得半导体配件供应的竞争。

那么(半导体制造业的)重要角色是哪些呢?如果我没弄错的话,是美国,台湾,韩国对吗?

杜沙泰尔:是的,当谈及半导体配件制造的两个主要组成部分:设计和生产,那么美国在设计领域绝对是执世界牛耳的,他拥有如:博通公司(Broadcom),高通公司(Qualcomm )英伟达(Nvidia)等公司,而且现在产品制造商,如计算机公司苹果,为自己的系统设计创造自己的半导体配件,将M-1型芯片用于苹果最新的电脑,因此它在行业内占主导地位,主导产品的上游市场,因为设计是制造半导体配件的第一步。接下来是铸造,是专门生产集成电路的,这一行业被韩国及其著名企业三星集团,和台湾的台积电主导。而且是在技术层面上主导这一行业。这一点极为重要。因为这两家企业拥有制造最先进半导体产品的双头垄断,今天除了专门制造最先进的数据处理产品之外,目前最新的、最新颖的、最具创新性的半导体技术是台积电的5纳米制程。目前这一技术只用在苹果电脑的芯片上。

那我们欧洲现在的情况又是怎么样的呢?

杜沙泰尔:我们也不太差,确实我们在设计上既不是领军人物,也不是制造大户,可是我们在某些领域有绝活,例如:不想使用太野蛮的术语,极紫光刻技术是半导体配件制造中必不可少的一种光刻技术,是欧洲的垄断技术,属于设在荷兰的阿斯麦公司(Asml);此外还有三家大型企业,既设计又制造,它们是法意半导体公司(St micro),德国的英飞凌科技(Infineon)以及荷兰的恩智浦半导体公司(NXP),它们的技术特别是在汽车制造业的应用方面非常好,有一种相当有意思的增长;此外,我们在研发方面拥有相对稳固的生态系统,集中在三个地区,法国阿尔卑斯山区格勒诺布尔市附近,德国还有比利时,这三个研发中心,可以说是以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创新为使命。所以说(欧洲)有一定的实力。

那要不要给这些实力,或是这些欧洲的研发生态系统加把劲呢?

杜沙泰尔:已经加了。不久之后,将很快以一项欧洲具有共同利益的重要项目的形式提供大力支持,欧盟委员会正在落实这一项目。有消息称可能提供高达200亿美元的经费给创新项目,可这令工业界有些不快。

此外,还有在与新冠有关的恢复经济计划中,欧盟投资资金中的两成将用于数字化转型,其中包括半导体行业。

但有一个真正的政治问题存在,一个与半导体有关的,欧洲战略的问题——是否需要支持的不仅仅是创新项目,也许还是更小规模的项目,然后更进一步,在欧洲投资建立一个高端的生产铸造厂?也就是之前提到的,目前只有台积电和三星是这样做的,有关的辩论已经开始了。

在你的研究中,你说中国人将拿出大量资金,我想要比欧洲的200亿美元多,在习近平主席主持的第十四个五年计划中,他们真的会努力确保,未来几年在半导体领域,60%的配件产品自给自足吗?

杜沙泰尔:这是他们计划的目标,是2015年就提出来的目标,现在还差得远呢!中国去年进口了3800亿美元的半导体零件,比石油进口还要多。当然中国有软肋,美国利用这个巨大的弱点用来阻碍中国的发展。中国拥有完整的工业结构,这是极大的优势,什么都能做,能设计能制造,有研发能力,运作良好的初创企业生态系统,在某些细分领域具有创新性,如智能芯片。可也有真正的瓶颈,并试图绕过它们,即便如此,中国还必须面对西方对技术转让的限制。限制从特朗普政府开始,由拜登政府确认甚至加强,适用于所有人,包括欧洲人,日本人,台湾人,还有韩国人,所以中国面临着相当大的外部障碍,可她拥有自己的王牌,就象你说的,(中国)几乎可以无限制地提供资本,能够在(半导体)领域进行大量投资,(中国)最大的弱点是外国技术的获取,以及它(中国)面临的障碍。

最后一个问题,你认为美国人和西方人对中国的封锁还会奏效多久?

杜沙泰尔:我认为中国要通过7纳米半导体制造的瓶颈,这确实是一个关键的门槛,这是中国今天要处理的一个极端困难的问题。所以只要保持限制制裁措施,中国将不得不专注于其他领域,如汽车工业,中国为它提供了一定的解决方案。因为其技术虽说不太先进,但对整个经济的运作仍然极为重要。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