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首宗7-21元朗暴动案判刑 7被告判监禁3年半至7年

滚动 港澳台

2019年7月21日反送中运动期间,元朗西铁站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包括时任立法会议员、记者、孕妇等至少45人受伤,引起社会各界震惊。

有支持及反对白衣人的市民,7月22日首宗7-21暴动案判刑后在法院大楼外互相指骂,警方围起封锁线分隔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9年7月21日反送中运动期间,元朗西铁站发生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包括时任立法会议员、记者、孕妇等至少45人受伤,引起社会各界震惊。

事隔两年,8名涉嫌施袭的男子被控暴动及有意图而伤人等罪,其中一人被判无罪释放;当中两人承认暴动罪,5人经审讯被判罪名成立;7名被告星期四7-21事件两周年翌日,在区域法院判刑,分别被判监禁3年6个月至7年,法官批评部分被告行为丧失理智,属于无差别袭击。

民主党表示,尊重法庭判决,但认为7-21事件最重要是彻查真相,包括为何当晚有白衣人会聚集,以及谁是主谋等。

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期间,7月21日晚发生在元朗西铁站一带的白衣人无差别攻击市民事件,警方被指延误到场调查,没有即时制止暴力攻击,造成至少45人受伤,包括时任立法会议员、记者、孕妇、老人、小孩等,其中一名伤者甚至一度性命危殆。

首宗7-21白衣人暴动案判刑

7-21元朗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引起各界哗然,质疑有“警黑勾结”,成为之后警民冲突愈演愈烈的转捩点;示威者经常高呼“7-21唔(不)见人”的口号,批评警方未能及时保护市民。这宗事件也引起国际社会关注,事发后日本、美国、加拿大、英国、新加坡、台湾、澳门等国家及地区,一度对香港发出旅游警告。

事隔两年,首宗涉及7-21事件施袭的白衣人暴动案,也是反送中运动其间的第一宗被告不是示威者的案件。案件涉及8名被告,他们被控暴动及有意图而伤人等罪名,星期四(7月22日) 7-21事件两周年翌日,在区域法院判刑。

案件首被告55岁的运输公司东主王志荣早前获判无罪,当庭释放。据网媒《立场新闻》星期三(7月21日)报道,律政司回覆查询时表示,已就王志荣的无罪裁决提出上诉。

7名被告暴动伤人等罪判监3年半至7年

其余7名被告,当中两人早前承认暴动罪,5人经审讯被判罪名成立;第2被告48岁的电缆技工黄英杰被判监3年6个月,第3被告48岁的二手车锁售员林观良被判监4年8个月,第4被告43岁的汽车锁售经理林启明被判监4年8个月,第5被告60岁的烧烤场东主邓怀琛被判监7年,是区域法院最高的刑期;第6被告57岁的货车司机吴伟南被判监4年,第7被告61岁的河沥背村村长邓英斌被判监3年9个月,第8被告40岁的机械技工蔡立基被判监6年。

主审法官叶佐文判刑表示,案发当日白衣人自组武装力量,手持自制的“保卫元朗、保卫家园”标语牌,宣示元朗为必须自行执法的受难家园,将警察沦为配角。

法官又批评白衣人来去时滥用中国国旗,将“迷你版”的中国国旗绑在藤条末端,一边摇旗呐喊,一边用来打人,同时也用棍或藤条殴打或掷物袭击闸内的无辜巿民,尝试出闸的人便被打。被困在车厢的人也不敢越过凶恶地围在车门持棍、藤条或掷物的白衣人,法官认为这些行为实质上是非法禁锢,以及无差别袭击市民。

法官批无的放矢集体私刑判阻吓刑期

法官表示,香港是法治社会,这样无的放矢的集体私刑引起巿民极大恐慌,法庭必须判处施暴者具阻吓力的刑期。

法官又表示,案发当日时任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到场后,只是安抚闸内人士不要惊慌,以及不要与闸外的人冲突,他又表示已经联络警方,呼吁市民等候警方到场。

法官认为,第2被告黄英杰在没有目击林卓廷的行为下,已经即时有定论去责骂林卓廷“带头搞事”,又指责黑衣人打人,同时无视白衣人打人的暴力行为,反映他是有预谋去元朗站,偏坦白衣人而责骂林卓廷和黑衣人,并非到达车站闸机前,因为见到林卓廷和黑衣人的某些行为,才促使他要指骂他们。

至于刑期最重被判监7年的邓怀琛,法官表示,他担任指挥的角色,目睹其他白衣人在受害人倒地后仍然继续施袭,形容这些是丧失理智的无差别袭击。法官表示,邓怀琛先后用手、遮(雨伞)柄及棍打人,之后又与其他人在朗和路上非法禁锢了一名男子,法官表示,就邓怀琛被控的暴动罪、有意图而伤人等4罪判监7年,亦是区域法院的最高刑期。

7-21受害人批刑期太轻真相未明

在7-21当晚遇击,背部被多名白衣人用藤条等打到伤痕累累的厨师苏先生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对7-21案的著眼点并不是各被告被判监的刑期,而是事件会不会有水落石出的一日,他批评警方花了两年时间,只是拘捕数以百计涉嫌施袭的白衣人当中的数十人,被带上法庭的甚至只有8人。

7-21事件遇袭受伤的厨师苏先生表示,首宗白衣人暴动案判刑太轻 (美国之音/汤惠芸)

苏先生说:“我常常说,我的著眼点永远都不是判(监)多久,即是对我来讲他(被告)判(监)多久,其实意义不大,因为为什么呢,其实打我的都不只7个(人)、都10几个(人),离远聚集甚至上(元朗)西铁站的都差不多100人,其实隔了两年了,它(警方)都只是‘拉得’(拘捕)几十人,以我所知还要包(括)林卓廷以及一些黑衣人的,它(法庭)现在判都只是判得7个(被告),那么这7个的代表、即是那个意义上有多大呢﹖这个就是我最Concern(关注)的问题。”

对于这次判刑,苏先生认为不够长,未能反映案件的严重性,尤其对应其他法官针对示威者的判刑,这宗涉及无差别袭击的案件,他认为判刑是太轻。

苏先生说:“如果单纯就说那个刑期,你问我,我当然就觉得不够。即是你见到7-21当晚就是一班人,即是你见到他(们)也没有一个主张的,他们没有主张任何事情,跟着就是真的进行一些无差别的袭击、见人就打,即是发生一些这么严重的袭击问题的时候,其实到头来出到来(刑期)最轻那个都是判(监)3年多4年而已,你对应差不多同期或者最近那些判案,见到有些(示威者)可能只是有支镭射笔,又或者可能掷水瓶、掷些什么,都已经是判3、4年的了,在这个比较下你就会觉得3、4年对他们(白衣人)来讲,即是太轻了,因为他们是很夸张的袭击来的。”

有白衣人支持者手持迷你中国国旗(美国之音/汤惠芸)

批评警方没积极彻查7-21事件真相

苏先生表示,事发两年来警方只是在去年联络他到警署辨认疑犯。但是相隔一年之后,他实在难以认出袭击他的白衣人的样貌,他批评警方没有积极彻查7-21事件真相。

苏先生说:“讲我都是了,隔了一年跟着它(警方)才找我做一个认人,我都说隔了一年真的很难认啊、认不到啊,怎样认呢﹖当晚已经很混乱的了,你还要隔了一年才叫做找我认人,即是尤其是你上网这么多(影)片,这么多相(片)之类的,其实所有很多(白衣)人的样(子)是很清楚的,甚至分分钟上网很多人已经即是做过‘人肉’的搜索,找到有名(字)、有样(子)、有对比图,这些其实全部你(警方)都是看到的,为什么警方不做呢﹖不去‘拉人’(拘捕)呢﹖究竟它真的做不到,还是它不肯做呢﹖即是其实你又是对比现在很多案件,你都看到很多可能示威者出来,可能已经蒙了面、或者掷一下东西,可能做一些很简单,或者很少片段拍到,它(警方)都可以‘拉(抓)到人’,那为什么相对、对比这边7-21它做不到呢﹖是了,都是那些问题,它不做呢,还是不肯做呢﹖”

不同意林卓廷带黑衣人“入元朗搞事”

对于有大批自称元朗乡民星期四到法庭外声援被判监的白衣人,指责法官判刑太重,并且高呼“没有林卓廷、没有7-21”等口号,苏先生表示,不认同7-21事件的起因是林卓廷带黑衣人“进入元朗搞事”。

苏先生说:“即是类似那些人,他们都是亲政府的人,即是你看到他们就是有这种说法,就是说所有事情都是林卓廷做的,白衣人是守卫元朗的、无辜的。即是他们的说法是这样的,但是永远他们就是不会提出证据,不会有任何、即是support(支持)到他们说法的一些东西拿出来的。即是永远就是他们有他们说,就算好像我们那样,你说林卓廷带人(进元朗),但是好像我呢,我在林卓廷入(进)来(元朗)之前已经被人打了,这些怎么算﹖他(们)要吗当看不到,再不是就直接纯粹说你‘唔好彩’(运气不好),那么为什么我会‘唔好彩’(运气不好)呢﹖这个才是重点啊。”

学生组织指判刑不能愈合港人伤口

7-21事件两周年当晚在元朗西铁站摆街站,呼吁市民关注7-21事件真相的学生组织贤学思政秘书长陈枳森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法庭的判刑未能够解开“警黑勾结”等疑团,亦不能够令香港人在事件中的伤口愈合。

学生组织贤学思政秘书长陈枳森表示,法庭的判刑未能解开7-21事件涉及”警黑勾结”等疑团(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枳森说:“其实我们不可以说那个(法)官是判得好,因为我们知道这些人只是寥寥中的几个人而已。而是还有很多人、很多人都未被判刑,很多人无差别袭击市民的白衣人都未被判刑,而且里面当中都牵涉到不少那些‘乡黑勾结’,以及当中为什么(事发)当时警察失信的原因,是那时候(有)一个‘无警时份’(没有警察的时候),这些永远都是香港人的伤痛,永远都没办法去以一个判刑,去令到香港人可以得以疗愈,或者得到医治,这个也是同时告诉我们还要继续坚持,我们去讲7-21的真相。”

忧官方改写7-21等历史真相

陈枳森表示,他们坚持在7-21事件两周年的时候摆街站,是不希望让官方改写7-21事件的真相,尤其去年拘捕林卓廷等人,控告他们7-21暴动罪时,警方将7-21事件由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形容为黑白两派人士互相打斗。

陈枳森说:“现在政权其实很用力去改写7-21,无论这些历史事件,7-21也好,可能甚至迟些它讲8-31,其实它(当局)改写到另外一个新的故事,其实它想将自己在2019年所做的恶行去‘洗白’,所以其实现在所讲的‘黑白颠倒’,其实可能是在我们日常发生,好像今日那样,可能一本的(儿童)绘本,今日言语治疗师工会的绘本,都会被人说是一个煽动的刊物,去煽动一些幼童去做一些非法的行为,即是现在政权是用一个很荒谬的模式,去解读过去它们所做的行为,去尝试抹改历史,而且现在我们很容易就会发生,就是一个原告会变被告的一个事情出现,这些事情会经常发生,但是我们都不可以麻木,我们都要继续去坚持去发声。”

民主党促警方尽快缉拿所有嫌疑人归案

民主党中央委员会委员庄荣辉星期四发新闻稿回应7-21首宗白衣人案判刑表示,尊重法庭的裁决,但他认为7-21事件最重要是彻查真相,包括为何白衣人会聚集,谁是主谋。

民主党中委庄荣辉发新闻稿促请警方彻查7-21事件真相,包括为何白衣人会聚集打人,谁是主谋(美国之音/汤惠芸)

庄荣辉表示,现时被定罪落案起诉的白衣人不足10个,而当日在元朗集结并且手持武器无差别追打市民的白衣人有超过100人,希望警方能尽快缉拿所有嫌疑人归案。

庄荣辉又表示,警方高层多次表明“绝不姑息任何违法行为”,但721案至今只有8人被带上法庭,幕后主谋以及其余过百名有份参与施袭的白衣暴徒仍然逍遥法外。

庄荣辉表示,为避免市民指责警方“包庇白衣人”,当局应竭尽全力缉拿所有凶徒归案,否则警队当日迟迟未赶抵案发现场,再加上现在放过煽动暴力及策划者,以及大部份白衣暴徒,难免令市民质疑警队执法是否“不偏不倚,一视同仁”。

有白衣人支持者不满法官判处7名涉及7-21暴动案的被告入狱3年半至7年,有人辱骂法官,有人在外套背部写上广东话谐音”狗官”的大字(美国之音/汤惠芸)

被告家属指“冤案”网红促国安法查法官

据多家香港传媒统计,7-21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警方至今一共拘捕63人,包括48名“白衣人”以及15名“非白衣人”,事件中一共有15人被控暴动等罪,当中包括时任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而涉林卓廷等7名“非白衣人”被告的案件,排期于2023年3月27日开审。

48名被捕的“白衣人”中,至今只有8人被起诉暴动、伤人等罪,亦即是星期四判刑的首宗7-21暴动案,首被告无罪释放,其余7人被判入狱3年半至7年。

有被告家属及支持者在法庭闻判时高呼“判刑不公”、“不公平审讯”等口号,法庭外亦有支持及不满白衣人的市民互相叫骂,有市民辱骂法官,有人在外套上写上“苟倌”(广东话谐音“狗官”)两个大字,大批军装警员在场拉起封锁线维持秩序。

有白衣人支持者在法庭外拉起大型横额,抗议首宗7-21白衣人暴动案法官判刑不公(美国之音/汤惠芸)

多名被告家属不满判决,星期四下午召开记者会,声泪俱下形容这是“冤案”,亲中的KOL(网红)“华记”杨官华声称,要求特首林郑月娥主持公道,他又促请廉政公署以及国安法介入,调查处理案件的法官“有无收钱”(有没有收受利益)。

香港司法机构表示,任何试图向法官或司法机构职员施加不当压力的行为,应受到严厉谴责。司法机构表示,一直以来法官及司法人员依法处理案件,确保司法公正,并以无惧、无偏、无私、无欺之精神,维护法制,主持正义。司法机构又表示,如对判决或判刑不满意,有上诉机制处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