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奥运盛典沦为在线观看 东京市民为何对赛事提不起劲?

滚动 国际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拉开帷幕。由于疫情严峻,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政府日前宣布本届奥运将首次以无观众形式举行。之前,东京在7月12日发布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期间涵盖整个奥运赛程。东京市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日本经济无法复苏、居民群聚渐增、确诊率持续升高等种种问题表达了无奈的心情。

一名日本工人在东京奥运会举行赛跑的跑道上画奥运五环表示。(2021年7月20日)

东京奥运会将于7月23日拉开帷幕。由于疫情严峻,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政府日前宣布本届奥运将首次以无观众形式举行。之前,东京在7月12日发布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期间涵盖整个奥运赛程。东京市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对日本经济无法复苏、居民群聚渐增、确诊率持续升高等种种问题表达了无奈的心情。

宣布紧急事态后照办奥运

东京都7月21日新增1832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近一周已连续7天单日新增破千例。但是,东京奥运还是依原定计划将以无观众形式举行。

东京都议会都民第一会党议员中山宽进 (照片提供: 中山宽进 )

东京都议会民第一会党议员中山宽进(Hiroyuki Nakayama)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说:“目前疫苗的施打率大幅提升,预约率也很高了,接下来疫情预计会逐渐好转。虽然之前确实是有许多民众反对举办,但是既然政府决定要办了,反对也没什么用,所以国民大都已经接受现实了。我认为,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反对的声浪就会消失。”

具有医疗专业背景的东京都议会日本共产党议员藤田绫子(Ryoko Fujita)并不接受这个推论,

她告诉美国之音:“最近,有专家作出试算,按照目前的状况发展,即使不举办奥运,到了8月东京的确诊率每天会超过2000人。这次已经是第四次紧急事态宣言,东京居民根本就麻木了。日本的梅雨季一过,民众就会想出来走动,所以现在街上已经很热闹了。加上有许多餐厅违规营业到晚上让民众喝酒聊天,居民也会相约在家里群聚,就形成一个扩大感染的环境。”

日本政府防疫对策分科委员会会长尾身茂(Shigeru Omi)7月20日在电视节目上表示,到8月第一周时,东京都单日新增确诊病例有可能达到每天约3000例的新高峰,极有可能造成医疗资源紧绷。

不满却不强烈表达的民众

根据全球市场研究调查公司益普索(Ipsos)7月13日公布的民调显示,日本有78%受访者认为不该在疫情下办奥运。

东京都议会都民第一会党议员中山宽进说:“因为没有观众,所以也没有主办国的气氛,都内也不热闹,总体上是不太满足的感觉。虽然因为没有观光客,无法带来振兴经济的效果,但是大家都不再继续议论是否该举办,而是把重心放在希望奥运能平安顺利的落幕上面。”

东京都议会日本共产党议员藤田绫子表示,现在的日本人本来就对政治冷淡。尽管社会上对奥运照常举办有许多不安与不满,很多人却没有充分表达意见的勇气。

在东京经营个人设计工作室的洋二向美国之音说明,日本民众一般确实很少论及政治上的决策。政府一旦做了决定,个人就不太敢表示意见。这也是为什么从民意调查与媒体报导中可以看到,反对举办奥运的民众比例很高,却很少听到有人说明反对的原因。因为日本人的个性是比较注重群体一致的意见,不太习惯表达个人观点,甚至提出反对意见。它更不愿意成为奥运史上非因世界大战的缘故而主动提出取消举办奥运的国家。

未见“安全、安心”的对策

日本东京奥运组织委员会事务总长武藤敏郎在2020年12月表示:我们将继续与相关单位密切合作,在获得日本公众支持的情况下举办一届安全、安心的奥运。”

7月16日日本首相菅义伟出席亚太经合组织APEC会议时也表示出采取万全防疫对策、确保东京奥运“安全、安心”的决心。

东京都议会日本共产党议员藤田绫子(照片提供: 藤田绫子)

东京都议会日本共产党议员藤田绫子说:“东京对于疫情控制的管理做得很差,最大的问题出在PRC核酸筛检很不普遍。东京有大约1400万人,每天能作PRC筛检的居民不到1万人,而且是有染疫症状者才能免费作筛检,其余的要自费,根本就不能应对现在这么高的确诊率的民众需求。而政府坚持举办奥运,不断地在各种平台宣传‘安全、安心的奥运’这种口号,却无视于群聚的行为会因此暴增,没有任何实际的对应措施与作为。防疫管理作不好还要举办奥运,却没有人负责,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东京都的主妇小山贵子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不确定防疫的管理是否可靠。拿学校来说,小孩在学校虽然戴着口罩,也会进行消毒,可是游玩时间脱下口罩聊天缺乏监督,而且政府一再宣布紧急事态宣言,有时学校会关闭,或是让部分同学在家里观察,造成学生与家长的困扰,不知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东京的上班族佐藤誉志说:“由于这已经是第四次宣布紧急事态宣言,市民早就麻木了,其实并不太遵守规定。每天都可以在外面看到很多人出来逛街,尤其是餐厅也开始违规,经营到晚上8点之后的大有人在,而且违规供应酒精饮料,生意还非常好。可以预测奥运开赛之后,在外面活动和去餐厅聚餐的人会再增加。”

他表示,虽然政府有向餐厅等行业提供纾困金,但从申请到实际领取间隔的时间很长,许多店家为了维持开支而不得不违规营业,从而造成群聚的危险。

无观光客使经济无法振兴

在东京经营点心店铺的村上成一表示,本来以为将迎接一场难得的奥运,能带给衰退已久的生意一剂强心针,没想到遇上了的奥运延期。辛苦地撑了一年后,疫情不但没有好转还更加恶化,政府照办奥运却没有观光客,不知道接下来是否该选择歇业了。

他表示这个店铺是自己所有,因为店面小支出有限,营业还能再坚持一阵子。许多支出较多餐饮业同行,或是礼品店、旅馆等就面临更严重的危机。他指出,很多老店已经因为业绩长期不振而正式停业,之前特别为了举办奥运而兴建的饭店等商业设施也面临倒闭。他说:“接下来即使疫苗接种普及,距离经济复苏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在东京经营补习班的小岛孝之说:“疫情爆发以来,各行各业已经长达一年半呈现大幅衰退的状况了,很多店面甚至因此倒闭。我的补习班也变成在线教学,经营上十分困难。我们已经不能再忍耐了,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的紧急事态宣言,政府必须要落实疫苗接种的普及率,把疫情控制下来,不然大家的生活都到了临界点了。”

他说这次奥运采无观众的方式举行,让学生们缺乏兴趣,几乎没有听过学生提及任何有关奥运赛事的话题。

要不停办 要不就好好办

住在东京国立竞技场附近的古川郁绘表示,无观众又有许多限制的奥运,其实在哪里办没有差别。

她说:“我住在国立竞技场附近,但是完全无法靠近。而且因为管制的关系,附近也完全看不到选手或媒体,根本感觉不到主办国的气氛。完全就是在线比赛的感觉,跟在外国一样,而且还看不到观众,一点比赛的气氛也没有,大家根本就兴奋不起来。”

东京的上班族佐藤誉志说:“其实如果情况不利于举办,就直接取消比较好。毕竟来自世界各地的选手群聚在选手村,落实管理也有相当程度的困难。如果真的要举办,就要好好地举办,不该像现在举办这种不上不下很尴尬的奥运,对于选手、主办国的参与、经济都没有好处。要举办就要有观众,也要有观光客,要有明确的管理方法。这不仅是为了振兴经济,也是为了练习很多年的选手的鼓励与尊重。”

无主场优势 更对不起外国选手

东京都的主妇小山贵子表示,政府应该要改善对于选手村有人确诊的对应方式,不应该只停留在负面消息的报导,还要充分管理筛检后呈现阴性的选手与媒体相关者遵从规定行事,直到赛事结束,这是主办国应该做的。

对于无观众造成主办国无主场优势的情形,她说:“与其说无主场优势,其实日本人更在意远道而来的外国选手没有观众加油,觉得身为东道主有所亏欠。我不希望日本被国际说是举办奥运很失败的国家,但是因为种种限制外国选手无法充分练习,也无法感受到观众的热情,对于练习多年远道而来比赛的选手们,真是不好意思。”

在东京经营补习班的小岛孝之认为,既然决定要举办,就应该要有观众,只要场内管理彻底执行就没有问题。

他说:“这些选手已经练习了四年, 希望在大家面前展现自己的成果,受到当面的肯定。对于选手而言,没有观众是很遗憾的,比赛的心情会大受影响,也失去赛事的意义了,选手一定会抱怨的。美国的大联盟和欧洲的足球赛事可以容许观众,日本对于足球等几项比赛特别关注,其实东奥应该要开放一些热门项目,至少让日本人为所有的选手加油。”

无观众的奥运释放的信息

东京都的主妇小山贵子表示,为了让期待奥运举办的孩子们不要太失望,也为了让他们在一再因发布紧急事态宣言而造成的生活困扰中有一些纾解,人们只能在线观赛,只是意义不大。

她说:“学校的活动、旅行被取消了,奥运还是照常举办,这样我该如何向孩子解释呢? 奥运圣火传递被取消了,又变成无观众的比赛,这样的奥运有什么意义呢? 它带给未来的是什么样的信息呢?我也无法向孩子们解释。”

住在东京国立竞技场附近的古川郁绘表示,她本来并不反对举办奥运,但是这次奥运陆续发生组委会主席因失言而请辞、会计部长卧轨死亡、作曲家因被揭露过去负面作为而请辞等负面事情,再加上疫情恶化,实在让她怀疑坚持举办的意义。

洋二说:“如果把眼光放长远一些,再过10年到20年,疫情已经结束了,大家对于当时的不满感受也逐渐忘记了。那么政府可以改写历史印象,把‘疫情恶化还不顾反对坚持举办奥运的日本’改变为‘疫情下顺利举办奥运的日本神话’。其实第一次的东京奥运是在战后举办的,如果非常仔细地翻查资料,就会发现当时许多人因为战后国家贫穷的缘故竭力反对举办奥运,但现在已经被塑造成‘好在当时有举办奥运’的印象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