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桑普:留守港人“不要死、好好过、等运到”

滚动 港澳台

香港国安法生效满一年,已有至少11万港人离开香港。律师出身的桑普也被迫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背井离乡的重大决定。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用“不要死、好好过、等运到”来勉励留守港人坚持到底。他提出,对抗中共独裁的抗争才刚刚开始。

香港商业区街道上悬挂的中国和香港旗帜。(2021年6月27日)

香港国安法生效满一年,已有至少11万港人离开香港。律师出身的桑普也被迫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出背井离乡的重大决定。他在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用“不要死、好好过、等运到”来勉励留守港人坚持到底。他提出,对抗中共独裁的抗争才刚刚开始。

“离开香港是不是等于遗弃香港?离开,是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抉择,却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做决定,亲友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会相见……”

现任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的桑普,在去年港版国安法通过后,眼见周围的朋友一个个被抓走。在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做出了他人生的一个重大的决定—告别生活几十年的家乡香港,来到台湾生活。

桑普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描述了他当时内心的挣扎与煎熬。究竟是该继续留在香港,还是在香港以外的地方发展?桑普陷入两难:“我做哪一个决定,都有另外一方面的人说这个不对。我是觉得说,既然我的身份和志向是希望做评论,那我觉得我在外面之后会比较安全。”

然而,令他伤感的是,他从此离开了自己熟悉的朋友圈,很多亲朋好友也各奔东西,尤其在疫情延烧下,大家不知何时才能重逢。香港留给他的都成为记忆。他去年来到台湾后,也不得不重建人脉。

香港新世代逐渐成型

台湾香港协会理事长桑普 (桑普提供)

桑普表示,香港2014年的雨伞运动和2019年的反送中运动 ,造就了香港新的世代。这批年轻人大概1990年后出生,有一小部分是千禧年代初期出生,年龄大约在20岁到30岁之间。

桑普表示,这批年轻人没有享受过港英政府时期的红利,没有经历过70到90年代香港经济繁荣的黄金时期。他们完全生活在香港特区政府的管辖之下,很多前辈享有过的光辉,他们未曾拥有过。他们也不太明白英国文化的色彩,但他们知道自己缺少了很多东西,所以他们如饥似渴地去吸收不同的资讯,希望香港还是一个光辉的香港。

桑普说:“所以,他们提出光复香港的意思是说,他们希望香港恢复荣光、自由、繁荣,而且是一个大家都没有挂碍、没有恐惧,一个完全拥有免于恐惧自由的香港。”

桑普认为,新世代的年轻人不论是在抗争形式、意识形态,还是采取行动方面,都跟过去很不一样。他说,香港1980、1990年代的工人运动多半是以“压力团体”的方式去晋见官员,提出诉求和施压,但不会去动摇执政者的地位,也不会去质疑执政者的权威。

“但到了雨伞运动、反送中这几波运动,是一个新的改变,”桑普说,抗争者开始去质疑执政者的合法性,同时对执政者的独裁专制提出了批判,质问香港为什么不能民主、自由、自治。

他说:“这个质疑一产生,涉及到国家认同的问题:自己是不是还是中国人、中国有没有把香港人视为自己人?”

桑普表示,新世代的学生受到的公民教育、通识教育也不一样,他们可以接受更多政治上较为先进的思想,因此思想意识也完全不一样。

除此之外,他们采取有力的公民行动,并且契而不舍地去做。他们不拘行动地点,可以在议会内,也可以在议会外,可以在香港境内,也可以在香港境外。桑普说,这种集中全部港人力量一同“做到底”的贯彻力跟过去很不一样,不论是在香港中文大学,还是香港理工大学的反送中保卫战中,人们都可看到这样的痕迹。

香港未来的希望何在?

桑普表示,反送中站出来抗争的年轻人很多都是硕士生、博士生,也有很多是在中环上班的人,他们拥有丰厚的收入和大好的前途。却愿意走上街头,为的就是捍卫自己家园的民主自由。尽管他们的对手拥有强悍的武力、充足的人力和强大的资讯管控,而且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运动有可能失败,他们还是愿意去为此一搏。

桑普说:“这是因为香港是他们的家,他们不希望以后香港被送中,被共产党完全灭掉。他们觉得,如果今天不走出来,明天也就走不出来了。所以,他们愿意做出这样的牺牲,有多少人都有这个觉悟了,就是会留下遗书给他们的家人,我看到觉得很悲哀。”

桑普担心,香港有朝一日会限制人员进出,人们必须翻墙才能上网,手机会被装设监控程式,政府也会透过全面普筛获得人体生物信息。他甚至悲观地认为,这些迟早都会发生,因为台湾基督教长老教会网站、民进党官网在香港都已经被封锁了。他认为这只是一个开始,之后可能还会针对一些境外媒体进行筛选过滤。

香港走了十几万人,对于香港未来的希望在哪里,很多人感到很迷惘。桑普以港剧“大时代”里的台词“不要死、好好过、等运到”,勉励留守港人千万不要飞蛾扑火,丧失生命,因为“没了命就什么也没有了”。他鼓励大家在自己的岗位上好好生活,把擅长的部分做满、做足,等待敌人跟自己擅长之处对决时,就能赢过对方。

静水深流等待时机

桑普认为,世事并非一成不变,因此一定要保存实力,包括知识、人脉等。各人巩固好自己不同的资源,好好做事。还在香港的人,要做得更务实与低调,要静水深流地去做,不要出头,因为一但出名就会被抓,大部分人要藏于“九地之下”,沉潜内敛,等待时机,而且要在亲友之间形成一个隐性的网络,把真善美的讯息传开来。

桑普说,已经走出香港的人可以在以下几方面采取行动,譬如发动全球延续抗争,今年612反送中两周年发起的全球游行就是一例,其次,以同乡会的形式抵抗中共暴政。再者,各国政府可以跟港裔的本国人士沟通,促进当地政策改变。最后,通过社会安全网互相支援。

桑普表示,苹果日报被中共的土给埋了,但埋下的却是种子,种子会在各地发芽生长。

他说:“我们要不要延续这样的精神,在海外建立起一些新的媒体,这些新的媒体并不是香港苹果的分支,而是要扣连到本国,来跟香港异议族群成为一个很重要的媒体,让香港的声音不会消失。”

桑普认为,文化是不断往前创造累积的过程,唯有持续产出新的新闻、新的评论、新的专栏、新的生活采访、新的专题报导,才能真正延续香港文化。

他说,纵观历史,香港雨伞运动和反送中运动的时代战役看似打败了,但是,对整个对抗中共的战争来说,这一切只是开始。启动一场无烟硝的战争,其实是对抗中共独裁大战略的一部分。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