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四, 7月 2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郑州遭百年不遇强降水 官方称已致25死7失联

滚动 推荐 焦点 中国大陆

7月20日,中国中部城市河南郑州遭遇百年不遇的暴雨,据官方于北京时间7月21日下午的最新通报显示,此轮强降雨已导致郑州25人死亡7人失联,全省89个县逾124万人受灾。

7月20日,中国中部城市河南郑州遭遇百年不遇的暴雨,据官方于北京时间7月21日下午的最新通报显示,此轮强降雨已导致郑州25人死亡7人失联,全省89个县逾124万人受灾。

20日,郑州市防汛应急响应被提升至最高级别的一级。

河南的这次降雨“突破历史极值”,单一个小时的降雨量就超越过去单日降雨量纪录。郑州市政府也说,此次遭遇的是“百年不遇”的强降水。作为河南省会城市郑州,遭洪水浸泡的地铁已致12人丧生。目前河南当地多条河流、多座水库水位暴涨,超过汛限,多座主要城镇民生受到严重冲击。

民众困被淹地铁车厢 酿12死5伤

郑州地铁被淹事件,自20日晚持续在网络上发酵。

受罕见暴雨天气影响,郑州地铁5号线自20日晚间6时开始,发生严重水浸,大量乘客被困,车厢内的水位一度漫至被困乘客胸部乃至头部。20日晚,中国网络出现多段郑州民众受困地铁车厢的片段,甚至出现有许多人只剩胸部以上没有被水淹的恐怖画面。画面中还可以看到,地铁铁轨已被积水淹没,水势湍急。

一名被困地铁车厢的幸存乘客这样描述被淹车厢内的状况:“车厢内有孩子、孕妇、老人,陆续有人发生缺氧、低血糖、发抖、大喘气、干呕等反应,身边的乘客有的在交代身后事”。

根据郑州发布官方微博21日消息,地铁被淹造成500余人受困,其中12人经抢救无效死亡、5人受伤。

水库水位暴涨致全城瘫痪

被以“突破历史极值”、“超5000年一遇”形容的这场降雨,其带来的破坏性可想而知多么强大。根据大陆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郑州地铁遭洪水浸泡,大水齐人腰,最深处超过两米。全市处于瘫痪状态,市区洪水滔滔,有的居民被水冲走,多人失联。

另外,河南全境32座大中型水库水位超限,法新社援引中国军方警告,洛阳一座水库“面临随时崩溃”,河南全境告急。

河南省委宣传部21日发布消息称,目前已转移避险约10万人。

郑州暴雨未登《人民日报》头版

超强暴雨袭击、严重灾情、建筑物倒塌、地铁站被淹,造成20逾人死亡……从各方面说,河南省会城市郑州的强降雨灾情都是值得媒体重点关注的大新闻,都最为适合放在中国最大牌的官方媒体《人民日报》的头版,但是并没有,《人民日报》只在其他板块重点报道了这一新闻。

将“民生”放在核心重要位置是中共的执政理念,郑州灾情与民生息息相关,十几万甚至几十万人的生活受暴雨影响,《人民日报》作为中国政治的风向标,更应该将重大的民生新闻放在更突出的位置。

中国官媒的宣传方式长期以来被外界诟病,并非只是习惯遮掩与粉饰。中国官方20日傍晚在救援进行时发布消息称,民众都被陆陆续续救出来,发布在网络上的求救民众也被救出。郑州消防局也在微博上发布讯息称:“消防救援人员冒险深入郑州地铁救援,将全部被困人员安全转移。”官宣救援成功的同时,根据网民抛出的现场照片和视频显示,地铁月台边和车厢内,已经出现有多个撑不下去而死亡的民众遗体。

根据目前中国当局发布的死伤数字为25死7失踪,有许多网友认为,死伤数字可能远超过官方数字,仍有中国民众陆续传出求救讯号,还在等待救援当中。

相比于提前为灾难前拉起警报,多数官媒的作用,更多的是展现国家救援能力。——“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作出的重要指示,要求始终把保障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放在第一位,细抓抓实各项防汛救灾措施。”

解放军中部战区官方微博消息,中部战区已向郑州派出前方指挥部,指挥当地解放军部队、武警部队和民兵力量3000余人、装备80余台,在10个地域同步投入抢险救灾。

洪灾检验了国家预警机制

面对突如其来的暴雨所造成的灾难和伤亡,有声音开始聚焦郑州的城市治理,以及政府应对危机存在的短板。在遭遇罕见自然灾害的同时,人为因素和人为责任也成为坊间热议焦点。

郑州曾投入巨资建设“海绵城市”,旨将这座城市打造成具有吸水、蓄水等功能的海绵体,提高城市防洪排涝的能力。但一场暴雨似乎打破了这个神话。

也有人开始在网络上质疑,为什么郑州面对预期的灾害没有做好万全的应急准备?官方预警暴雨是否及时,各个部门采取了哪些应对措施,地铁有哪些相关备案,救援系统上的应急弹性是否不足。

同样在近日遭受洪灾的德国,在本月14日至15日,经历了有气象记载75年以来、德国史上最大暴雨引发的最大洪灾,已造成至少171人死亡,近千人受伤,初步评估损失达20亿欧元。

德国北海暴风雨导致315位德国人丧生之后,德国联邦政府官员正在遭受指控:他们忽略了科学家在德国经历这场自1962年以来最严重的毁灭性洪灾之前接连发出的一系列警告。这次重创了德国富庶的莱茵兰地区的洪灾让很多地方当局、居民和商家措手不及,尽管有关洪灾很可能发生的第一次警告早在7月10日,即洪水导致莱茵河和默兹河水位暴涨以至决堤三天前就已经发出。

英国雷丁大学水文学教授Cloke向法新社表示,“2021年在欧洲还有这么多人死于洪灾代表整个制度的重大失败。”她还表示,“看到人们在那么深的洪水中驾车或跋涉让我觉得恐惧,因为这是洪水爆发时你所能做的最危险的事。气象预报者已经预见到暴雨的来临并在上周早些时候发布了警报,但是警报并未受到足够的重视,而且准备工作也不够。这种高能量的夏季暴雨完全就是我们在迅速暖化的气候中所预期的。”

德国的媒体已经开始质疑联邦政府是否应该在暴雨来临前就迅速行动。官员说,联邦公民保护和灾难协助办公室的确在其应用程序上发布了洪水将至的警示。但批评者说,德国民众中只有非常少的人在他们的智能手机上下载了这一应用程序,应该发布更响亮的警示,以让当地的社区为上星期的暴雨做更好的准备。

影响力超大的德国媒体指责联邦公民保护和灾难协助办公室工作出现重大失误。德国民众亦认为受灾不仅仅因为自然灾害,德国国家预警灾难系统一直受到批评,原其部分失灵,未能及时警告西部人口洪水的严重性。

默克尔以“已有700年没有发过这样的洪水,要能想到这个也是不容易”为德国警报系统辩护时遭到当地民众口哨嘘声。

反观河南,根据河南省气象局消息,20日16-17时降雨量达201.9毫米,单日降雨量突破建站以来历史极值,单小时降雨量超历史极值,降雨强度历史罕见。

郑州单日降雨量比德国降水量最多的科隆24小时降水量151毫米,超3倍还多。从结果看,预警效果显然也不理想。

欧洲水灾已酿200人死亡。让全民知晓的预警机制无疑能够有效降低灾害风险,防患于未然。经历暴雨之后,德国和中国的所有省市或许都应重视和建立这样的预警机制。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