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7-21元郎事件两周年:难以追索真相的伤痛

滚动 港澳台

2019年香港的反修例抗争运动留给港人太多难以忘记的纪念日。7月21日就是其中之一。这一天发生在元朗西铁站的白衣人无差别暴力追打黑衣人的事件标志着一场围绕港府强推“逃犯条例”修订案而起的民间抗争运动暴力骤然升级,而原本被看作是亚洲榜样的香港警察队伍彻底失去港人的信任。时至今日,元朗7-21事件的真相调查始终难以推进。

2019年7月21日,香港再發反送中抗議遊行之際,元朗地鐵站附近一些懷疑是黑社會人士的白衣人手持棍棒,襲擊參加反送中遊行的示威人士。

两年前的7月,随港府拒绝撤回逃犯条例修订的坚持以及对民间抗议活动的“暴动”定性,民间抗议运动已经如火如荼。21日傍晚,一批示威者向北京驻港机构中联办大楼外的国徽投掷鸡蛋和墨汁,并警方发生冲突。同天晚上,一群有黑社会背景的白衣人冲进元朗西铁站,挥舞棍棒,无差别追打过往行人,导致至少45人受伤,其中包括孕妇。不少现场民众电话报警,但警方行动迟缓,而且当日并未逮捕任何白衣人,引发港人对警方与当地黑社会团体勾结的怀疑。当地立法会议员何君尧也因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而被港人怀疑与这起暴力事件有关。

事发之后,警方一方面否认出警延迟,另一方面对事件的说法不断调整。在事件次日的谴责袭击表述之后,又试图强调抗争者的责任。时任警务处长邓炳强称有议员带领黑衣人介入,令事态扩大……随后又有警方负责人称“无差别袭击”的说法不准确,因为现场白衣人与黑衣人势均力敌……今年初,更有助理刑事检控专员周天行,将事件描述为“一些白衣人与黑衣人激烈争执”和发生暴力冲突;香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今年5月就此公布的调查报告索性以“双方集体殴斗”来形容元朗721事件。

所谓香港独立监察警方处理投诉委员会因权力十分有限,能否确实展开独立调查一直引发港人怀疑。该机构一度聘请外国专家协助调查,但在警察暴力不断升级,而且调查无法真正展开的背景下,这些外国专家2019年底即集体辞职。而港人要求展开名副其实的独立调查的诉求始终没有得到当局的响应。

警方调查真相、追查涉案白衣人的行动虽然迟缓,但在事件中,曾试图居中调解,缓和冲突并被打伤的民主派议员林卓廷则被警方以披露7-21元朗事件中一名被调查人身份为由,指控罪名,并一度被捕。林卓廷更在元朗案一桩司法调查中,被控方指控“搞事”……

与此同时,民间推动元朗事件原委调查的努力不断受到官方阻挠和打压。两个月前,香港电台记者蔡玉玲因为主持制作揭露事件真相的节目“元朗黑夜”和“谁主真相”而被警方以调查过程中查阅车主资料违法控罪,并被判刑……

反修例运动推动下,泛民主派阵营在2019年11月底的区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在元朗区当选的区议员誓言要推动对元朗事件的调查,不过,随着港版国安法出台,一众新当选民主派区议员或者因参加反修例运动而入狱,或者因为要宣誓效忠等各种压力而自行辞职。当时成立的7-21工作小组也在小组副主席伍健伟被捕后,没有再开会。

今年5月,事件发生近两年之后,方有5名参与袭击行动的有势力人士被司法裁定暴动罪和有意图伤人罪名成立。这是事件发生以来,首批被判暴动罪成的人士。

法庭应当于明天22日对这五人的刑罚。通常情况下,暴动罪在香港法律下,最高可获判10年监禁。但由于此案件在区域法院审理,该层级法院判刑最高只能是7年。

元朗事件两周年之后,事件真相尚未大白,而港人也有了更多的不堪回首的纪念日,2019年8月31日,在旺角太子站,发生警察袭击示威者和乘客的流血事件,40多人受伤送医。此后更有香港中文大学冲突,更有理工大学围城。香港在主权移交前曾经享有的自由如今已丧失殆尽,港版国安法出台更使得这座曾经的国际城市以十分暴力的方式,迅速变成中国治下一座普通城市。曾经30年坚持公开纪念八九六四的香港,如今已难以公开纪念两年前的元朗事件。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