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记协主席指国安法下新闻自由支离破碎 促当局停止拘捕新闻工作者

滚动 港澳台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周年,香港记者协会最近发表题为《破碎的自由》2021年度言论自由年报,形容过去一年香港传媒环境急速恶化,自由在极权下被摧毁,变得支离破碎,报告并关注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三间公司因高层涉嫌违反国安法而被冻结资金,被逼停止营运。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接受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网台节目访问,形容国安法下香港新闻自由变得支离破碎 (美国之音/汤惠芸)

由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制订的《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周年,香港记者协会最近发表题为《破碎的自由》2021年度言论自由年报,形容过去一年香港传媒环境急速恶化,自由在极权下被摧毁,变得支离破碎,报告并关注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三间公司因高层涉嫌违反国安法而被冻结资金,被逼停止营运。

《苹果日报》停运后,警方星期三上门拘捕该报前执行总编辑林文宗,较早前被捕获准保释的前副社长陈沛敏及前主笔冯伟光,亦被取消保释,扣留警署调查。记协主席陈朗升对警方一再拘捕新闻编采人员表示不能理解,促当局停止拘捕新闻工作者。

创刊26年的香港《苹果日报》在《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年内,两度被警方国安处人员大规模搜查报社,包括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在内,超过10名管理层及编采人员被警方拘捕,并冻结超过232万美元的资金,难以继续维持网站及报纸出刊的运作,成为国安法下首家受压关闭的媒体。

警方国安处拘捕4名前苹果编采高层

最后一份《苹果日报》6月24日发行破纪录的100万份,全部售清。事隔一个月左右,警方星期三(7月21日)清晨6时左右,上门拘捕该报前执行总编辑林文宗,指控他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在警署扣留调查。

香港《苹果日报》停刊接近一个月后,警方国安处7月21 日再次拘捕4名《苹果日报》前高层编采人员, 指控他们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7月22日将会被带上法院提堂 (美国之音/汤惠芸)

警方国安处星期三亦撤销较早前被捕的《苹果日报》前副社长陈沛敏,以及该报前英文版执总冯伟光的保释安排,他们星期三再度被捕。警方指他们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亦即是二人早前被捕的控罪。

据网媒《立场新闻》报道,星期三晚上八时许,《苹果日报》前主笔杨清奇也再次被捕。

《立场新闻》报道指,香港警方星期三晚上11时40分发新闻稿表示,国安处今年6月拘捕一名55岁男子,涉嫌“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星期三撤销了他的保释安排,他现正被扣查。据了解,有关男子为杨清奇。

此外,国安处以《香港国安法》第29条“串谋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落案起诉4名51至57岁人士,包括星期三早上被捕的51岁男子、上述被撤销保释安排的男子,及较早前被撤销保释安排的一男一女。 4人将于星期四(7月22日) 早上在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记协对警方再拘捕苹果编采人员感不解

香港记协主席陈朗升星期三出席民主党前主席刘慧卿主持的网台节目,接受传媒提问时,对警方一再拘捕新闻编采人员表示“百思不得其解”,认为当局不了解传媒机构的运作。

陈朗升说:“觉得都是一而再、再而三去拘捕一些编采人员,我们是‘百思不得其解’,说出来的原因也不清楚是什么。我们都是担心的就是,其实当局怎样理解新闻工作?正如刚刚我说,它们知不知其实公司的管理,同编采其实是独立的,编采做的决定是很多人有机会做的。是否掌握这些说法,我觉得它们未必掌握。譬如我们都见到第一次搜苹果(壹传媒大楼)的时候,有些编采人员、编辑说都一齐在做直播、在做采访,警方会说你做编辑不是编一下东西、改一下东西的吗,就是告诉他当然不是,其实做编辑可以有很多工作的。”

陈朗升表示,保安局以致警方国安处高层不了解传媒机构的运作,拘捕行动可能会有误判,希望法院处理相关编采人员保释申请的时候,可以说明国安法拘捕新闻工作者的红线。

陈朗升说:“记协一定是不希望见到编采人员,做内容、去写报道、做评论的人,是会被捕。你都见到林文宗先生他是在整个《苹果日报》最后的岁月,担当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没有他苹果出不了版的,即是大家都会见到这个是一个很典型的新闻人的角色、岗位怎样发挥,我希望警方尽快交待,亦都期望法院在处理这些保释的时候,因为警方是会提出它们有那些文章是有问题的,但是因为受条例、法例影响,我们是不能报道,这样其实涉及这么大公众利益,希望法院、涉事的法官都可以重新考虑,清楚告诉社会,究竟做些什么评论、写什么报道,是会被人抓去即是上法院,连保释都保不了的。”

香港记者协会主席陈朗升表示,保安局及警方不了解传媒机构的运作,拘捕《苹果日报》编采人员的行动可能会有误判(美国之音/汤惠芸)

记协促当局停止拘捕新闻工作者

陈朗升表示,被捕的《苹果日报》高层及编采人员,部份可能身兼公司董事,但是他强调,传媒机构的管理层及编采部门其实是分开运作,促请当局停止拘捕新闻工作者。

陈朗升说:“特别是《苹果日报》的编采人员是坠入了法网,但是其实我们看到那个关系,就是当局其实可能搞错了。”

刘慧卿问:“错了些什么呢﹖”

陈朗升说:“它们(当局)经常都、譬如警方陈述案情就说,他们因为是那些公司的董事,所以他们就知情,即是好像有一个阴谋,他既然是董事就一定牵涉其中了,我就告诉它,他们是董事之余其实他们是编采人员来的,那些(被捕人)是社长、副社长、总编辑、执行总编辑,他们是要做一些编辑的决定的,而做这些编辑决定的时候,可能你(警方)会觉得就是因为你们有个这样的计划,所以就有这样的报道,但是它(警方)不知道编辑以及管理是分开的,说真的,不是每一个董事都可以指挥到编辑室做什么的。”

记协形容国安法下新闻自由支离破碎

《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年后,香港记者协会上星期四(7月15日)发表题为《破碎的自由》的2021年度言论自由年报。年报总编辑杨健兴表示,过去一年香港传媒环境急速恶化,自由在极权下被摧毁,变得支离破碎,官方对其他媒体的打压经已经展开,未来将会更为明显。

陈朗升解释,国安法下香港的新闻自由变得支离破碎,他形容为“散散收收”(零零碎碎),其实不算有新闻自由,很多敏感议题都会有所顾忌。

陈朗升说:“但问题是、即是我们坐在这里的记者都知道,如果我们写某些内容,即是会有危险、会‘出事’(发生状况)。譬如很老实说、大家都知,谈及独立的问题、谈及制裁的问题、现在可能甚至谈及梁健辉案件(7-1铜锣湾刺警案)的问题,你怎样去定义他、你怎样去说他,都已经成为了一个可能有后果的情况。”

刘慧卿问:“这样你们记协有什么意见呢﹖即是有些东西就是一个事实来的,有人讲了、有人做了,这样你报不报呢﹖抑或有些评论、有些人出来要呼吁,这样你们怎样划(那)条线,报不报呢你作为记者﹖”

陈朗升说:“没有啊,大家都是唯有、即是很老实讲大家每间(传媒)自己去拿捏吧,譬如我们、我自己工作的机构,我们上司就说了报道就没得妥协的。 ”

刘慧卿问:“报道譬如陈大文说什么。”

陈朗升说:“对了、陈大文说什么,陈大文去了美国,他说什么,我们都报的。”

批林郑不说明国安法红线

陈朗升批评,特首林郑月娥早前会见记者时,被问及国安法的红线,没有清晰回应,只是推说新闻工作者“心知肚明”,他认为国安法其实是政治问题。

陈朗升说:“我们两星期前问过林郑月娥,譬如(那)条红线在哪里﹖什么报得、什么报不得,她说你们就最清楚是什么啦。”

刘慧卿问:“心知肚明﹖”

陈朗升说:“是啊、心知肚明﹗即是其实我们觉得会不会是这样呢,卿姐,其实是一条、是一个政治问题,不是一个法律问题来的,即是它(当局)去取缔你或者不取缔你,那个政治效果是怎样,它是想那件事。至于是不是法律上面报得、报不得,很老实我都常常说,你说制裁的新闻、独立的新闻,所有主流电视台都有报的。”

刘慧卿说:“又报北京又报华盛顿。”

陈朗升说:“第二、我们去做直播、譬如我们去(铜锣湾)SOGO门口做直播,但是很多观众朋友都在RIP(安息)、或者觉得安息那样,警察如果觉得不妥当的,随时又可以说我们煽动的,即是这样都可以取缔我们。”

刘慧卿说:“暂时(还)未。”

陈朗升说:“暂时(还)未吧,所以我会觉得是一个政治问题多过法律问题,那条红线都是看它(当局)。”

促当局勿对7-21事件掩耳盗铃

记者问及,星期三是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7-21元朗白衣人无差别袭击市民事件两周年,《苹果日报》停刊后,没有主流报章作深入分析报道,只有网媒《立场新闻》以前香港电台《铿锵集》班底,蔡玉玲及郑思思,制作录像新闻专题,继续发崛7-21事件的真相。

陈朗升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有些容易受控制的传媒到底是不是主流,他相信香港市民都会见到,他承认香港人可以接触的新闻内容愈来愈受到限制,这个是事实,他强调只要一日香港没有网禁,他相信香港人仍然可以获得不同角度的资讯。

陈朗升说:“但是只要香港一日没有网禁,大家都、即是你主流媒体,我奉劝那些去控制这些事的人去想清楚,不是你盖着所有东西,大家就会不看、不知、不记得,你只是会将所有原本还会关注一下、看一下主流媒体的人,都全部赶走,大家就上网去看,都会记得、都会见到7-21有关的报道、有关的访问、有关的专题探讨的,这样其实一样是会有很多市民会继续关注,对政府的不满、对政府处理7-21事件那个不清不楚的不满,不会这样消弭了,所以我只能够呼吁他们不要掩耳盗铃。”

网媒报道未必对当局不利

陈朗升上星期四(7月15日)在记协发表年报的记者会上表示,今年7-1铜锣湾袭警案,当场有多家网媒做现场直播,将案发时的实况呈现出来,他认为网媒的报道未必对当局不利。

陈朗升说:“在7月1日发生的袭警案,大家都会清楚见到了,《看中国》的镜头原全拍到整个施袭的过程,《众新闻》的镜头拍到警员是有为那位受刀伤的男子去急救,其实这些都是网媒,这些都是经常都说要监管、要有一些规范的范畴,但是正正是它们的镜头就是将那个事件最快、最清楚的环节,给了大家看,亦还了警方的公道及清白,我希望政府当局也好、特区政府也好、北京当局都好,请你看清楚,新闻的镜头、记者那支笔,其实不一定是对它们不利的,新闻自由是我们香港赖以成功的一个基石,希望它们真的都同我们一样,都是会珍惜这个的价值。”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新闻自由最差一年

记协年报总编辑、前主席杨健兴表示,国安法实施一年以来,很多评论员、学者都不敢接受访问,他慨叹香港从来未出现这样的情况,过去一年是他自1984年从事新闻行业以来,新闻自由最差的一年。

杨健兴说:“对于铜锣湾(刺警)的事件,的的确确是会社会上有些不同看法的话,但是当某一种看法你讲了出来之后,会被整个政府以至于立法会议员,点名、批判你的话,我想再大的教授都不是很想卷入这些争议当中,而当这些人都不敢讲,他们都不想讲,或者想讲少一些的话,每一日都说会有些人搁笔的话,我们传媒有热诚、有志的新闻工作者想继续写、继续讲,但是当那些人都不敢讲的话,这个还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呢﹖”

杨健兴表示,去年的记协年报题为《危城下的自由》,今年想不到任何字眼能形容目前境况,最后年报名为《破碎的自由》,因为在极权管制下,自由愈来愈支离破碎,尤其当经营26年的《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被指控几十篇文章违反《港区国安法》,但当案件仍在司法程序,未正式审讯,《苹果日报》的户口已被冻结,最后停运,他认为清楚见到国安法的杀伤力及破坏力。杨健兴又表示,暂时未想到类似壹传媒的情况有否在其他地方出现过。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