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曾任特朗普就职委员会主席的巴拉克被控非法推动阿联酋利益

滚动 国际

美国司法部指控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长期朋友、曾任特朗普2017年就职委员会主席的托马斯·巴拉克从事范围广泛的谋划,试图让美国政府实行有利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政策,同时却没有依照美国法律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资料照片:巴拉克在加州比佛利山举行的第21届米尔肯研究所全球会议上讲话。(2018年5月1日)

美国司法部指控前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长期朋友、曾任特朗普2017年就职委员会主席的托马斯·巴拉克(Thomas Barrack)从事范围广泛的谋划,试图让美国政府实行有利于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政策,同时却没有依照美国法律登记为外国代理人。

74岁的巴拉克和两名相关人员星期二(7月20日)受到了含有七项指控的起诉。这两人一人为美国人,另一人是阿联酋公民。

巴拉克自从1980年代以来就认识了特朗普。检方指控他在从20216年4月特朗普竞选总统期间开始直到2018年4月特朗普白宫执政一年多的期间内,试图影响特朗普。

针对巴拉克的起诉书还指控他妨碍司法并对2019年6月20日与他进行面谈的联邦执法人员作出多项虚假陈述。

巴拉克星期二被捕后,他的律师对美国新闻媒体说,巴拉克“从一开始就自愿同意调查人员接触他。他没有罪,并将作出无罪申辩。”

负责司法部国家安全司的代理助理部长马克·莱斯科(Mark Lesko)在一项声明中说,巴拉克及同案被告“一再利用巴拉克与一位最终当选为总统的候选人、高阶竞选和政府官员以及美国媒体的交情与关系,推动(阿联酋)的政策目标,而没有披露他们真正的效忠对象”。

莱斯科说,他们的行为“完全是对这些美国官员、包括前总统的背叛。通过这项起诉,我们正告每个人—不管他们的财富有多少或者被认为有多大的政治权力—司法部将执行针对这类未披露的外国影响活动的禁令”。

检方指称,巴拉克在特朗普2016年竞选期间是一名非正式顾问,担任了特朗普就职委员会的主席,然后“就与美国在中东的外交政策有关的议题向美国政府高级官员非正式地提供了建议”。

巴拉克当时是总部在洛杉矶的一家全球投资管理公司的执行董事长,他的一名同案被告—27岁的马修·格莱姆斯(Matthew Grimes)在公司里直接向他报告。第三名被告是43岁的拉什德·苏丹·马立克·阿尔沙希(ashid Sultan Rashid Al Malik Alshahhi),他是阿联酋公民,时为阿联酋代理人。

检方指称,巴拉克与他人采取了几项行动,推进阿联酋的利益,同时并没有向美国政府登记自己的外国代理人身份。

他们指责巴拉克2016年5月在特朗普的一次有关美国能源政策的竞选讲话中塞进赞扬阿联酋的措辞。检方说,巴拉克直接或通过格莱姆斯或阿尔沙希一再与阿联酋高级领导人联络。

司法部在一项声明中指称,巴拉克和他人“在与巴拉克利用媒体露面机会以推动阿联酋利益有关的问题上,从阿联酋官员那里寻求并收到指示和反馈,包括谈话要点”。

在发表了一次这样的公开声明后,巴拉克电邮阿尔沙希说:“我搞定了……为了主队,”这指的是阿联酋。

美国政府说,在另外一次场合,巴拉克和格莱姆斯在巴拉克2016年10月为一家全国性的杂志撰文之前征求了阿联酋官员的建议,并“在通过阿尔沙希转述的阿联酋高级官员的指示下删除了某些措辞”。

美国政府说,在特朗普赢得2016年选举后,在当年12月,巴拉克请求阿联酋就其有关特朗普新政府的短期和更为长期的目标提供一份“愿望清单”。

检方指控说,在特朗普就任不久,巴拉克把美国政府官员在白宫会晤阿联酋高级官员后的反应告诉给了阿尔沙希,而这并非公开信息。

起诉书指称,2017年9月,阿尔沙希对巴拉克说,阿联酋反对在美国召开一次峰会的计划,这次峰会要讨论有关卡塔尔、阿联酋和其他中东政府之间的持续纠纷。司法部指称,巴拉克“试图提供建议“,告诉特朗普有关阿联酋的立场,那次峰会从未举行。

检方说,巴拉克在代表阿联酋利益期间,使用了一个专门的手机电话,并安装了安全通信应用软件,这样就可以与阿联酋高层官员交谈。

美国政府指称,巴拉克2019年在与联邦调查局特工面谈期间一再撒谎,包括否认阿尔沙希曾要求他采取推进阿联酋利益的行动。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