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2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塔什干会议吸引国际社会对中亚事务的关注

滚动 国际

乌兹别克总统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上星期在塔什干主持两天的会议之后,中亚内陆地区与南亚和国际贸易体系实现更加紧密连接的梦想正在受到关注。

将近50个国家的代表出席了塔什干会议(2021年7月15日)

乌兹别克总统米尔济约耶夫(Shavkat Mirziyoyev)上星期在塔什干主持两天的会议之后,中亚内陆地区与南亚和国际贸易体系实现更加紧密连接的梦想正在受到关注。

中国、俄罗斯、美国与欧盟等将近50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的代表参加了本次会议。这次会议可能是迄今为止促进经济整合的最大规模的会议。但专家告诫说,高层接触必须转化为实际的投资,产生经济效益。

米尔济约耶夫说,加强与邻国的联系是乌兹别克斯坦的首要任务。他说,乌兹别克斯坦是“一个对在相互利益的基础上进行合作感兴趣并致力于合作的可靠、稳定和可预计的伙伴。”

米尔济约耶夫借用共同的历史和价值观来敦促加强合作。他说,“没有更为紧密的关系和经济连通性,我们无法将世界这个地区和欧亚大陆变成一个稳定和繁荣的区域。”

德克萨斯农工大学莱蒙(Edward Lemon)说,米尔济约耶夫的“积极外交政策”能够帮助扩大贸易,重新开放边境,处理“地区问题,最值得关注的就是阿富汗的挑战局势”。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说,联合国将支持这些努力,因为连通性事关贸易、增长和可持续性的发展。

古特雷斯通过视频在会议上说,“但是连通性不光仅仅涉及经济。它驱动地区合作,鼓励邻国发展友好关系。”

“这让支持阿富汗和平安全的积极和集体接触变得更为重要。”

阿富汗总统加尼面对塔利班向喀布尔的挺进而愈发岌岌可危。但他飞到塔什干强调说,“政治解决冲突一直是我们的国家优先要务。一个主权、团结、民主、和平和联通的阿富汗已经得到国际社会和地区国家的认同。”

加尼呼吁采取紧急步骤,营造地区共识。“请从我们可能成为一个潜在的亚洲交通枢纽的角度来对待阿富汗。我们过去几千年来充当了文明、文化、物资、思想和人民之间相互流动的枢纽。”

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与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价值五亿美元的协议,涵盖贸易、中转、签证、安全和文化合作。他说,“中亚和南亚地区有众多的人口和丰富的自然资源,能够建立一个商品和服务的巨大市场。”

莱蒙指出,新的交通走廊可能会让中亚内陆地区连接到海港和拥有15亿民众的南亚消费市场,同时促进能源的出口。

他说,“与中亚地区同中国、俄罗斯和欧盟的贸易相比,中亚与印度、巴基斯坦和阿富汗的贸易依然很少。”

塔什干和伊斯兰堡都对修建一条从乌兹别克斯坦南部特梅兹(Termez)到阿富汗城市沙里夫(Mazar-i-Sharif)和喀布尔再到巴基斯坦的白沙瓦和阿拉伯海港口城市卡拉奇、瓜达尔和卡西姆的铁路线的建议抱有很大的希望。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也在会上讲话。他强调了中亚在欧洲与南亚之间的战略位置。

博雷利从塔什干发推文说,“连通性,稳定性与安全都相互关联。欧盟强烈支持中亚合作的新精神,这有助于营造自己的连通性计划。”

华盛顿主导的与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和土库曼斯坦之间的C5+1论坛也在7月15日在塔什干召开,重申对强化贸易、交通和能源连接的承诺。论坛同时强调,有必要通过阿富汗和平谈判来实现安全和稳定。

布什政府时期负责美国中亚政策的卡内基基金会的方艾文(Evan Feigenbaum)称赞塔什干的努力但指出,过去30年中提出的倡议经常无法实现。一个原因是乌兹别克反对。

方艾文还看到了其它障碍:私人资本流通在2015年到2018年之间大幅下降,而且很少能够流到中亚。对发展中国家的外国直接投资近年来也减少了。

他指出,华盛顿希望动员私人资本,但大部分跨境资助都是流到其它地区。一个原因是中国主要通过双边途径向当地注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是个更大的参与者。

华盛顿中亚高加索学社(Central Asia-Caucasus Institute)主席斯塔尔(Frederick Starr)也参加了会iy。他在《华尔街日报》7月12日发表的专栏文章中说,“防止任何国家主宰欧亚大陆的心脏应该是美国大战略的目标。”

他和共同作者哈德逊学会的多兰写道,中国、俄罗斯和伊郎都在利用美国从阿富汗的撤军来让中亚国家的领导人相信美国和西方是强弩之末。

“中亚是地缘战略的单元,将对全球力量平衡产生深远的影响。华盛顿的目标应该是让包括阿富汗在内的所有地区国家都能在大国之间保持平衡。

匹兹堡大学木塔扎什维利(Jennifer Murtazashvili)指出,“地区整合的希望势头现在主要来自地区国家,而不是外部势力。”

她认为一个真正的“新丝绸之路”必须从内部带动,不是从外部。但是外部强权才有钱进行投资。

因此,“塔什干深化改革的可信承诺是很重要的。”

莱蒙说,喀布尔的承诺也很重要,因为“连通性虽然被视为是阿富汗稳定的途径,但没有稳定,阿富汗的公路、铁路和管道甚至无法建造。”阿富汗面临一个鸡与蛋的问题:没有稳定,没有投资;但投资可能会帮助实现稳定。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