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20,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北美来鸿 – 中国会成为下一个世界领袖吗?

滚动 中国大陆

加拿大主要媒体《环球邮报》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今年7月结束其八年的驻京使命回国,临行前发表系列文章分析中国对世界的挑战,指“中国拥有超级大国的所有特征:巨大的经济影响力、遍布全球的投资和媒体网络以及迅速扩张的军队,但中国经常辜负人们对它发挥与其地位相称领导作用的期望”,他引述刚刚出版《战狼外交的形成》一书的彭博社记者彼得·马丁(Peter Martin)的话,中国“在经济、贸易和投资等核心竞争力方面非常擅长成为领导者”,但在“塑造人们的观念方面,领导能力要差得多”。

加拿大主要媒体《环球邮报》记者万德山(Nathan VanderKlippe)

万德山于2013年外派北京,2014年因报道新疆骚乱获大赦国际奖,2017年赴疆采访时被警察扣留三小时,今年5月因报道新疆强迫劳动营获加拿大世界新闻自由组织(World Press Freedom Canada)颁发新闻自由奖,6月8日他在离京系列中撰文《中国会成为下一个世界领袖吗?》,指“中国自我宣传是世界榜样”,但“没有中国的政治模式,中国的发展模式就行不通”,中国“不容忍任何政治异见”。

他例举中国如何处理其邻邦缅甸的问题,为解决这一亚洲难题,北京在2013年迈出了大胆的一步,派出一名资深外交官作为特使前往缅甸,表明北京愿意帮助这个冲突数十年的邻国寻找出路。但接下来几年,中国哄骗、牵制甚至胁迫数十个武装民族中的一些人谈判,有时就在中国土地上。2015年达成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停火协议前夕,中国特使却敦促几个团体退出协议。当时缅甸和平中心高级官员敏佐乌(Min Zaw Oo)指中国对一项将日本和其他西方国家列为和平观察员的条款感到不满,最终15个民族中只有8个签署协议,另外两个几年后加入。一位深度参与和平进程的缅甸匿名人士表示,中国的首要目标是在与缅甸共享的2000公里边界上实现“和平与稳定”,“并不是他们真的想要某种和解”。今年早些时候军事政变瘫痪昂山素季领导的文职政府后,中国软化了联合国安理会谴责的力度,并阻止实施制裁。曾在2018年帮助领导缅甸一个城市发展项目的新加坡前外长杨荣文说他不认为“中国想介入并想把事情做好”,中国宁愿不选边站“首先是因为不会成功,其次是卷入内部纠纷会让自己受到伤害”。他认为“中国领导人全神贯注于国内问题”,对外部问题的回应通常是“非常防御性的”。

万德山指“拥有超级大国所有特征的中国,经常辜负人们的期望”,“北京希望获得全球尊重,但无论是在缅甸或其他地方,北京对复制西方大国模式表现得越来越没有兴趣”,“在联合国,西方外交官经常批评中国干扰对国际紧急事态的反应”。但这并不意味着中国不会继续扩散其影响力,中国在南海、香港、新疆和其他地方捍卫其核心利益方面变得更加自信。

万德山强调这“在与渥太华关系的转变中表现得淋漓尽致。2018年加拿大应美国要求逮捕了华为一名高管,作为报复,北京以间谍罪逮捕两名加拿大人,令加拿大民意对北京的好感骤降”。北京对国际批评者言辞尖刻,但并没有获得尊重和顺从。中国在缅甸遭遇广泛阻力,国际危机组织(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专家理查德·霍西(Richard Horsey)表示现在重新掌权的军方“对中国非常、非常怀疑和谨慎”。“北京对内部的关注也常与其全球利益背道而驰。疫情期间,中国拒绝全面配合调查病毒来源的国际卫生专家。虽然承诺支持疫苗分发,但北京将与台湾有外交关系的国家排除在中国制造的疫苗之外”。

关于中国影响力的积极方面,万德山发现当“其目标与国际一致时,中国可以帮助改造世界”。他以气候变化为例,2009年中国为保护国内煤炭行业破坏了哥本哈根会谈。但短短几年后,中国完全改变,抓住机会,利用气候变化解决雾霾问题,同时推动电动汽车以及太阳能电池板和风力涡轮机。中国去年承诺到2060年实现碳中和,这“完全改变了发展中国家的动态”,改变了气候行动的路径。中国是全球气候努力的关键,“与华盛顿或其他任何地方的决定相比,北京对世界气候的最终影响更大”。在其他领域,中国也获得了相当多的国际支持,包括成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推广“一带一路”倡议、缔结世界最大的自贸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等。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