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7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文化艺术 – Hélène 的视角 : 还活着 ( Still alive )

滚动 财经科技

在今天的节目里,我们要向您介绍法国北部的里尔美术馆里的 Hélène Marcoz 个展“Hélène 的视角”。Hélène Marcoz 是法国里尔国立建筑和景观学院的讲师。作为一位以摄影和视频为媒介的艺术家,她系统性地使用一套工作方法:用摄影或摄像器材长时间地定格在一个镜头里,不停地拍摄。换句话说,机位不变,但是镜头里的景观却随着时间的进程不断发生变化。于是Hélène Marcoz 对变化过程中的图像进行选择,或叠加,或取舍,或兼而有之。她镜头里的空间是固定的,但是时间的流动对景物所造成的影响却是不固定的。艺术家把时间造成的变迁在固定的空间里表现出来。

Hélène Marcoz, artiste

Hélène Marcoz 把这种方法用在好几个系列的作品里。比方说花的系列摄影: 艺术家把镜头放在花的跟前,从花开到花落,在一个固定的取景里,把花的一生都拍了下来。然后,她选择了其中几个定格,把它们重叠起来,合成一个画面。在这个画面里,我们可以看到一朵花在它生命的历程里几个有代表性的片段组合起来的造型。

比方说公园。艺术家用一个固定视角去看公园里一个可以作为印象画派塑造的公园景色原型的景观。春天看,夏天看,秋天看,冬天看。 她把这个视角里的四季都纪录了下来。然后做取舍,景观里,有的树选冬天的树,有的草选春天的草。经过这个组合,四季在同一个景观里的不同位置里出现。

当然,Hélène Marcoz 创作法也和人物结合起来。里尔美术馆向她征订了一批摄影作品,于是她就把机位设在一个固定位置,先拍美术馆的馆藏名画,然后拍在名画前欣赏的观众。她总能让观众的一个机理特点和色彩特点与这些馆藏名作里的一个构图特点产生共鸣。

Hélène Marcoz 的工作方法不仅仅用于图片,也用于影像。 她的根据是 19世纪的先驱摄影家 Gustave Le Gray 的摄影作品。Le Gray 将不同时间点摄制的同一取景框里的作品拿出来合成。海平面上是一个时间点拍的,海平面之下又是另一个时间点拍的。拼接的痕迹虽然在,但是如果看的人不是可以聚焦有痕迹的那个区域,一般是不会把拼接痕迹收进视野的。Hélène Marcoz为里尔美术馆做得作品用影像翻译了 Le Gray 摄影作品的方法,将不同时间的的天和不同时间点出现的海洋经过画面构成取舍后,叠加起来,形成一道独特的图景。

Hélène Marcoz 很注意强调她的创作与美术史的价值取向的结合。比方说, Le Gray。 这是一位被美术史确立的照相创作的先驱。Marcoz 用影像翻译 Le Gray 的摄影作品,把 Le Gray 为人称道的创造性价值通过当代人的媒介翻译保留了下来。

在观众看美术馆名作的系列中,作者对与美术史肯定的作品的挂钩更加直接。

Hélène Marcoz 本人强调她在创作方法的追求上非常执着。这就给我们带来一个新的问题, 艺术家是在做一个“形式就是内容”的艺术,还是在做一个“形式为内容服务” 的艺术。

我想,这两方面都有。她在对创作方法的选择固定下来之后,在与美术史上的名人名作的关系找到对应的同时,她的工作不知不觉中与美术馆的关切结合起来。

里尔美术馆向艺术家征订纪录观众看历史上的名画家的图片。 这个项目实际上是美术馆对自身的一种价值肯定和价值分享。分享的过程对于美术馆和美术馆价值观的保留具有非常正面的意义。

如果说这种对美术馆的价值观的肯定与分享的初衷已经比较明显,那么敦刻尔克美术馆向Hélène Marcoz 征订一组新的观众看馆藏名作的画面在形式为内容服务的层面上又进了一步。

当地的市长把美术馆转型为影像资料馆。于是敦刻尔克美术馆只能从自己的场地里撤走。美术馆的研究馆员把藏品放进库房。他们向Hélène Marcoz 征订了一组类似在里尔美术馆那样的纪录观众在作品前欣赏作品的图片。这组图片的意义在这个语境里就很不一样了。让艺术产生力量的思路是不言而喻的。

Hélène Marcoz 的创作在对美术史的追求和对美术馆的依靠上是非常明确的。她为这次里尔美术馆的画册特意请了卢浮宫的的一位高级研究馆员 Dominique de Font-Réaulx 来参加序言的写作。她目前还没有一家长期固定合作的画廊。她说在美术馆办个展期间,会把一些藏家朋友请到美术馆来欣赏作品。

Hélène Marcoz 是一位说话比较内敛的人,语气平稳。她是一位教师,她说喜欢教学工作。因为她在准备给学生讲课的时候,都会思考一些创作上的问题。她的思考会在和学生的交流中得到验证。教学相长。

在和她的谈话中,我比较关心的是她的相对严谨和固定的方法,一方面看到了方法的系统性, 另一方面在关心,系统性之外又多少空间留给不可预见的巧合。

Hélène Marcoz 说,她的工作里有相对固定的一面,但也有不可预见的一面。对她来说,她注意到了这一点。

但她拒绝悲观的固定,她追求的是乐观的积极的发展变化。比方说,对于画面中的静物,她不会把它们说成是死了的标本 (Nature morte),她更喜欢把它们说成是还活着 (Still Alive).

新冠疫情让她原本在里尔美术馆的展览没有办法原汁原味地与观众见面,因为封城地时候,展品都锁在美术馆里,观众看不见。但有一天,里尔市政府指示美术馆拿出一部分摄影作品挂在美术馆大楼周围的铁栅栏上。于是观众终于能够户外来欣赏她的工作;而这部分作品,有好几个标题,其中一个就是 “还活着” (Still Alive)。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