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7月 1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探望江天勇遭阻:软禁或成当局打压律师的重要武器

滚动 推荐 焦点 中国大陆 不平则鸣

7月15日,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到河南拜访被软禁的江天勇律师,却在江天勇家街道口被七八名当地国保拦截。江天勇律师质问国保人员阻拦访客的原因时,一名国保回答:“你不是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还没结束吗?我必须得请示上级”。江天勇流亡美国的妻子金变玲受访时透露,当日国保以登记身份信息等各种理由阻挠王峭岭探望,双方僵持许久。

7月15日,709案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到河南拜访被软禁的江天勇律师,却在江天勇家街道口被七八名当地国保拦截。江天勇律师质问国保人员阻拦访客的原因时,一名国保回答:“你不是被剥夺政治权利3年还没结束吗?我必须得请示上级”。江天勇流亡美国的妻子金变玲受访时透露,当日国保以登记身份信息等各种理由阻挠王峭岭探望,双方僵持许久。

王峭岭的丈夫、维权律师李和平是“709大抓捕案”涉案律师之一。在他被捕后,江天勇曾到李和平父母家看望老人家。王峭岭在推特上说,这次去看江天勇特地带去李和平母亲亲自挑选的60个土鸡蛋,同时她也曾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对此行会遇到官方怎样的阻难深感焦虑:“看望他的朋友,有的被喷辣椒水,有的被关派出所,有的被拘留逮捕。我这次去他家会发生什么?”

江天勇疑因遭酷刑被迫认罪

据了解,江天勇律师曾参与艾滋病感染者救助维权、山西黑砖窑案件、法轮功案、陈光诚案、高智晟案、陕北油田案、广州太石村案、胡佳案等多起维权行动,而他本人也因此一直处于被监控、镇压之中。2009年7月,他被北京市司法局注销律师执业证,任北京爱知行研究所法律项目协调人。

2015年7月9日,中国政府对维权异见人士展开大规模抓捕行动后,江天勇曾多方呼吁外界关注被关押的维权人士的命运。后来江天勇在前往长沙探访”709″大抓捕入狱的维权律师谢阳的家属后,于返京途中与妻子失联,后确认被官方逮捕。2017年8月22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开庭审理中国维权律师江天勇”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江天勇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三年。

庭审当日,中国大陆社交平台新浪微博对此案进行了全程直播,根据微博公布的视频显示,江天勇在庭上承认利用社交媒体Twitter和微博发表攻击司法机关的言论,称自己受到境外势力影响而萌生了在中国实现西方资产阶级宪政制度的想法。后长沙中院称,江天勇当庭表示“认罪、悔罪”,希望其他所谓的维权人士、维权律师从他身上吸取教训,引以为戒。

然而,现居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却否决了这场“作秀式”审判,她告诉记者,直到开庭前一晚都一直无法联系到江天勇的父母和妹妹,然而长沙中院的微博图片却显示,江天勇的父亲出庭旁听庭审,“直至 8月21日晚,我们家属和律师都没有收到任何关于开庭的通知”,她还在一封公开信中表示,“丈夫可能在拘留期间遭受刑讯逼供,受强迫在法庭上认罪”。

同时,外界亦猜测江天勇被当局以其亲属相逼迫来达到直播认罪的目的。国际特赦组织中国研究员倪伟平在接受BBC中文记者采访时直言,“这场审判代表了中国打压律师许多令人担忧的方面:骚扰和拘留家属,不让被告接触代表律师,以及不符合国际标准的指控和起诉,阻止公众参加,在社交媒体上展示得跟真的审判一样。”

刑满出狱当日被不明身份者带走

2019年2月28日,本是江天勇刑满出狱的日子,而他的妻子金变玲却对外透露,江天勇获释当日,他的支持者们去河南省第二监狱门口等待他出来,但是他们却被监狱方面告知,江天勇已经被几个身份不明人士接走了。“中国政府无耻之尤,他(江天勇)已经坐完牢了,现在他应该自由了吧,”金变玲说,“中国的法律就是一张废纸吗?”

此外,江天勇在被关押的两年期间,疑似因受虐与被强迫服用不明药物,导致他不仅记忆力严重下降,出狱后腰也因严重受伤而无法如常人一般坐立,而脚也持续出现浮肿症状,“我很担心丈夫的健康,他患有高血压,我们的女儿很期待和爸爸通话,但现在我们能做什么呢?”金变玲还透露,“江天勇出狱后一直被软禁在父母家里,因为身体原因他不愿意出门,过年想去亲戚家拜年,但是现在国保一天24小时监视,就在他父母家附近的路口建了个小房子,只要江天勇出门,他们就近距离跟踪,还不是一个人,是很多人跟踪。”

对此,国际人权组织“保护卫士”曾发布报告,披露了中国警方对获释的民主人士和维权律师实施“伪释放”,手段包括软禁在家、强迫旅游、软禁在秘密场所等,持续数周至数年不等。报告还显示,“伪释放”的打压手段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保护公民人身自由的规定,也违反了与自由和行动自由权相关的国际权利法。

其实多名国保人员肆无忌惮地软禁和轮岗监视,不过就是为了激怒江天勇,使他作出不理智的行为,再以此为借口随意抓捕他。因此即便多方组织呼吁当局将自由和权益还给人民,当局依然选择一意孤行,当地国保甚至一步一步收紧对江天勇的监控,还在原有的十几个摄像头的基础上继续加装。金变玲形容,“他家屋前屋后,旁边的大路上全都是监控,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害怕什么。”

江天勇并非“伪释放”现象个例

“伪释放现象是中国警方系统性非法行为的又一例证,使中国司法系统蒙羞,”保护卫士创始人兼主任彼得·达林形容,“它使人们的服刑或取保变得毫无意义,被释放只是意味着被换一种形式监禁。”

旅美中国法律学者滕彪亦于今年3月受访时直言道,“江天勇的遭遇并不是个例,中国维权律师均遭到中共当局的严厉打压。这种严厉的看管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完全是一种犯罪行为,因为没有法律依据,这种手段的运用也是非常随意的,如果按照中国刑法,完全符合非法拘禁罪。”

他还表示,“按照惯例,刑满获释的维权律师并不会被国保重点监控长达两年之久,江天勇的遭遇证明中共出于政治考虑再次收紧维权律师的生存空间,有的按照刑法的规定被剥夺政治权利,但这种剥夺政治权利也仅仅是担任公职、出版书籍的权利等,并不包括剥夺人身自由。”

国际人权服务社的亚洲部专员戴海彦自从江天勇首次被关押后便持续关注此案, 对于江天勇出狱即被软禁一事,他评价,中国过去几年逐渐开始将刑满获释的人从监狱转移至居所软禁,而他认为中国政府很可能会以相同作法来对待接下来陆续获释的维权律师,“国际社会常常将焦点放在正在受虐的维权人士上,而遗忘了那些获释后仍被软禁于家中,人身自由受到限制的维权人士。江天勇的案例显示中国政府如何运用各种法律名义来持续打压已刑满获释的维权律师。”

众所周知,维权律师在中国维权运动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这些律师将各个不同领域的维权团体串连起来,当局一向忌惮民间团体力量,因此试图从打压维权律师的角度弱化中国维权运动整体的影响力,以防止中国的维权运动未来继续扩大。但是当局却忽略了人民信仰的力量,打压维权律师不仅无法斩断这些团体之间的连接性,反而会让黑暗中的人们更加团结,毕竟“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