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7月 18,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是误会还是算计? 甘肃核武发射井疑云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军事

中国官媒日前对美国智库依据卫星照片判断甘肃省建有大量核武发射井的说法进行了驳斥,指出这其实是风力发电厂。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有关专家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这个消息的真伪。

东风-41洲际战略核导弹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的国庆阅兵式展示。(2019年10月1日)

中国官媒日前对美国智库依据卫星照片判断甘肃省建有大量核武发射井的说法进行了驳斥,指出这其实是风力发电厂。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有关专家从不同角度分析了这个消息的真伪。

《华盛顿邮报》日前引述美国智库说法,指出在甘肃省发现数量众多并分布密集的基地,推测是核武发射设施。美国智库詹姆士·马丁禁止核武扩散研究中心( James Martin Center for Nonproliferation Studies, JMCNS )通过商业卫星图像判断,中国正在甘肃玉门建造大量洲际弹道导弹发射井。该中心主任刘易斯(Jeffrey Lewis)指出,这些发射井可能是为东风-41洲际弹道飞弹所设计的,并以此推测中国正在大幅扩充核武能力。

中国官媒《参考消息》在7月6日发文辟谣,表示从卫星图像上面可见得所谓的“发射井”排列过度密集,其中一张相片还写明“甘肃玉门风电厂”(Yumen Gansu Wind Farm),却被专家与美媒忽略。

究竟是美国的误判,或是中共有意欺敌,抑或是美中各自有更深的盘算,引起军事与战略界的种种推测。

地缘适合核武发射井设置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究中心(Australian Centre on China in the World;CIW)研究员宋文笛( Wen-Ti Sung )在接受美国之音的采访时指出,其实不能完全排除核武发射井的推论,因为地缘是重要的信息。

澳大利亚中华全球研中心研究员宋文究笛(Wen-Ti Sung), (照片提供: 宋文笛 )

他说:“媒体主要关注‘甘肃玉门’,其实玉门从属于甘肃省酒泉市,附近几个小时车程便是著名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又称‘解放军第二十试验训练基地’,隶属于解放军战略支持部队。该地为中共主要的卫星发射场。考虑到规模经济,以及卫星与导弹所需技术与专业相近,于卫星基地附近广设发射导弹相关设施,似乎言之成理。”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所研究员沈明室认同这个推论。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每一个国家对于情报搜集与战略武器设施的设置,都是经过非常精心而谨慎地规划。

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所研究员沈明室(照片提供: 沈明室 )

他说:“虽然照片上有写明‘甘肃玉门风电厂’,但也不能排除美国智库学者掌握了其表面为发电厂,实际上在内部或地下有一些武器系统或是洲际导弹的相关活动。而且因为卫星在空中会照来照去,所以武器设施的部属必然会有所隐藏。”

资深军事专家吴明杰向美国之音说明,以美国本土为打击目标的射程考虑,中国过去的核弹发射井大都布署在河南或陕西一带,最南端最多到湖南,集中在华中与华北地带,甚至内蒙古也合理。但是甘肃在中国的中心点,除非射程约1.3万公里以上的东风41洲际飞弹的射程已经改良成功,否则对于攻击美国本土是没有意义的。

他提出另一个地理上的观点:“不能排除核武发射井布署在甘肃,未必是针对美国的因素。因为东风31洲际飞弹已经能剑指印度。中国过去在甘肃的天水有布署过导弹,应该就是东风31洲际飞弹,威慑的目标并非美国,而是印度。所以不尽然所有的核武都是针对美国”。

核武目的为守非攻

美国智库依照卫星图像指出,在甘肃省有119个相仿的建筑工地,其特征类似中国可携带核弹头的弹道飞弹发射设施。

宋文笛表示,就军事战略而言,中国并没有大量建造核武的必要。他说:“在‘攻守平衡’的研究中,核武一般被定位为防御性武器,而非攻击性武器。若是主动以核武对敌国的民用目标发动

‘第一击’ (first strike against countervalue targets),则敌国承受无可想象的损失之后,往往必得以核武反击之 (second strike),结果是两败俱伤接近灭国,所以不会考虑以核武为主动攻击的工具。”

宋文笛表示,既然任何一方都没有发动第一击的诱因,那么在两个拥有核武的国家之间,就不会以核武作为战略上的攻击工具;拥有核武的用意是要吓阻敌国不要发动攻击,也就是以防御和预防为目的。那么目标理应是维持“最低可信核威慑(minimum credible deterrence)”,建构数量“够用”的核弹头就好。建构过多的核武只是增加无益的支出与维护设备和保管上的风险。

吴明杰表示,若依照美国国防部2020年五角大厦的中国军力评估报告中的数据,中国约有200枚核弹头; 依照瑞典斯德哥尔摩和平研究所在2020年的报告,本来预估中国有290枚核弹头,但在前一年突然增加了30枚,所以总共有320枚核弹头;依照美国科学家联盟(The Federation of American Scientists)的评估,解放军目前有350枚核弹头,所以大致落点在200到300枚左右。

资深军事专家吴明杰(照片提供: 吴明杰 )

吴明杰说:“美国在美西布署有450座固定式的核弹发射井,目前中国的核弹发射井数量远不及美国,但如果合计已经超过了150座,若依照公开数据显示就可能已经超过了俄罗斯的130座,所以还是不能排除中国目前正在加速发展其核武,特别是核弹头数量。”

监督美国核武库的战略司令部总司令理查德(Adm. Charles Richard)今年4月在国会听证会中表示,他得知中国的快速核反应堆已迅速增加,反映中国核武正急速现代化,目前中国正在进行核武进程上“史无前例的扩张”。

发射井分布不合理

吴明杰以布署的方式分析,认为过度密集的发射井规划并不合理。

他说:“以目前分辨率并不清晰的空拍图片看来,所谓‘发射井’的位置过度密集,如果遭受到美国攻击反而会损伤惨重,这就违反飞弹发射井布署的最初目的了。”

吴明杰指出,从图像上看来每一个圆形孔不只距离很近,也非常相像,如此很容易被人造卫星发现,应该是发射井建造想要避免的。

宋文笛表示,近年军事趋势并不是增加核弹头的数量,而是增加核弹头的“存活率”,导弹必须广泛分布才能分散风险。中国的核弹布署可移动性,型态就越是多元难测,当然也就更难被美国一网打尽 (例如将其分布在发射井、山洞基地、移动式军车、核能潜艇等等)。

他说:“反过来说,解放军要是大量并且密集的制造这许多核弹发射井,越密集,岂不是让美军越省事,越容易被美军第一击一网打尽,也让中国核威摄越陷入被动?”

是欺敌成功? 还是故意试探?

沈明室认为其实所谓的误判,有可能是美国卫星发现这些风力发电厂之后,基于防范意图,刻意放出讯息,以测试其真伪。

他说:“推论并不能算是情报,通常会采取进一步验证的方式。美国若是要派侦察机进入中国境内到甘肃确认,困难度是非常高的,所以有可能是透过媒体的方式操作。当看到有异状时要做进一步的侦查,当无法使用远程侦察机的时候,适度放出一些讯息,藉此确认事实真假,有可以达到某种验证的目的。”

沈明室指出,中国官媒的反应可以减轻美国的忧虑,也可以避免美国对甘肃进行更详细侦查行动,避免升高两国之间的冲突。

沈明室表示,美国可能也以媒体制造宣传效果。他说:“在媒体报导出来后会吸引大家的注意,用以突显中国的军事威胁。尤其最近许多媒体与学者非常担忧因为美中对峙的缘故,中国积极想要扩大其核弹头数量。美国可能想要透过媒体强化中国在核武上的威胁。”

他认为美国正担心中国扩大包括核弹头数量及运载系统,而传统可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弹道飞弹,是主要最安全的发射系统,直接在国境内,对敌方战略目标发动攻击。

不愿意透漏姓名的台湾军方高层向美国之音表示,就谋略而言,建设伪装发射井是可能的,因为“欺敌”本来就是传统兵法上的常用手法,而且成本比建设核武便宜许多,特别适合中共解放军。他指出中共是以强化机动性来所换取存活率来取代数量,这与美方思维完全不同。而姑且不论其实力真假如何,西方对此大量的讨论其实已在帮忙中共制造免费宣传,达到中共想要的威慑效果。只要影响到白宫里的决策圈,其效果已胜过千军万马,成本低廉而有效。

吴明杰说:“若是要论及‘欺敌’的可能,就是如同打地鼠游戏,地上的所谓‘发射井’的洞穴有一些是空的,但是要伪装成已经具备数量众多的核弹头的威慑能力,这一点也不能排除,这确实是目前所获得有限信息下核武布署的可能。”

战略思考与论述才能面对挑战

宋文笛表示,长期趋势比个别零星信息点重要。同样的这次甘肃玉门洲际导弹发射井的真假,其实属于次要问题,重点是中共军力扩张意愿非常明显。

他说:“军事上,包含取得海外军事基地使用权带来的远距离常规军力投射能力提升,以及正在成熟中的巨浪-3潜射弹道飞弹,预料可于 2025年前后与解放军下一代潜艇完成整合,届时射程超过一万公里,对印太各国以及美国西岸皆构成重大威摄; 政治上,在此中共建党百年之际,按照习近平对中共党史的官方论述,所谓‘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三段论,习近平新时代正是‘强起来’的时代,与其对应的‘强军梦’在中共军改之后尤其明显是‘中国梦’的重要组成部分。”

宋文笛强调,美国和西方民主盟友既然已将“合纵对华”定为战略基调,相较于个别的核武发射井案例真伪,其实该优先思考如何面对在战略层面以及意识形态论述两方面的崭新变量与挑战。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