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7月 16,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高校自主权亮红灯 港大学生会百年基业恐毁于一旦

滚动 中国大陆 港澳台

香港大学学生会悼念七一刺警案疑犯触发的风波近日到达白热化程度。身兼港大校监的特首林郑月娥认为,即使学生会评议会已致歉, 校方仍需采取行动. 同意执法机关跟进,这意味着评议会可能背负刑事责任。港大发布声明,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的角色。除了港大,近期香港多所大学学生组织也相继亮起红灯。有学生组织担心,如果打压情况持续,香港的院校自主将荡然无存。

香港大学学生在校园拍照。(2021年7月16日)

香港大学学生会悼念七一刺警案疑犯触发的风波近日到达白热化程度。身兼港大校监的特首林郑月娥认为,即使学生会评议会已致歉,校方仍需采取行动。 同意执法机关跟进,这意味着评议会可能背负刑事责任。港大发布声明,宣布不再承认学生会在校内的角色。除了港大,近期香港多所大学学生组织也相继亮起红灯。有学生组织担心,如果打压情况持续,香港的院校自主将荡然无存。

香港大学学生会评议会通过动议悼念袭警疑犯触发的风波持续扩大。周二(7月13日),作为校监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声言必须追究。

林郑月娥说:“(动议)真的令人非常发指,不论作为行政长官、作为港大校监甚至作为普通市民,我都非常愤怒,为这所大学感到有些羞愧。但不论是由执法机关跟进或是由香港大学管理层跟进,我都不会介入。”

港大随后发表声明,强烈谴责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公然美化暴力的严重不当行为,挑战社会道德底线,损害港大社群的声誉和利益,并将严肃调查事件,根据结果进一步处理涉事学生,更表明不再承认港大学生会在校内的角色。

汤家骅:道歉不能了事

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汤家骅脸书图片)

资深大律师、香港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对美国之音表示,即使评议会成员致歉也不等于事件告一段落,就好像杀了人不可以一句道歉就了事,评议会赞扬袭警疑犯为香港牺牲,其实是推动和表扬恐怖主义。

汤家骅说:“任何人犯了罪,说声对不起就可以了事,香港会变得没有法治。当然,我现在不是鼓励执法人员一定要检控(涉事学生),但根据基本法治原则,若有人犯罪,必须经由法律制度去决定是否进行检控。若有关动议的本质是宣扬恐怖主义,那就触犯了国安法第二十七条。到底有没有触犯国安法需要由执法部门决定。”

今年4月,港大学生会就香港修改选举制度发声明,形容是“终结选举制度”,并去信校长张翔,批评校内推行国安教育是断送院校自主权。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批评港大学生会抹黑“一国两制”,认为“非管不可”。4月底,港大校方表示学生会所作所为令大学带来违法风险,必须厘清关系,宣布收回会址管理权、停止代收会费等。校方要求学生会在下周三(7月21日)前迁出学生会综合大楼。

上周三(7月7日),各学生组织代表组成的评议会一致通过动议,向7月1日晚上持刀袭警后自残不治的疑凶梁健辉表示悲痛,并提到“感激他为香港作出的牺牲”。

特区政府点名批评及谴责声明,两天后,学生会撤回议案并致歉,干事会请辞。

校方被指制造“白色恐怖”

香港大学学生会前会长郭永健。(郭永健脸书图片)

香港工党主席、港大学生会前会长郭永健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谴责政府及港大校方旨在制造“白色恐怖”。

他说:“国安法也好,或者各样行政手段,甚至取缔学生会也好,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校方只是想把学生会除之而后快,它想斩草除根。”

郭永健表示,一旦香港警方国安处介入事件,后果将十分严重。

他说:“它们在审判学生的思想。民主派初选涉案的四十七人案在没有定罪之下羁押到现在还没放人。学生们会否面临被拘捕被拘禁,是非常使人忧虑的。”

香港城市大学退休政治学教授郑宇硕对美国之音说,事件当中,港大学生会评议会犯了错是毫无疑问的,但问题是不应由警方出手。

他说:“民主国家通常都尊重大学学生会的独立自主。要是它们犯了校规,那就在学校里接受纪律处分。要是他们触犯刑事罪行,那就让警方处理,不用学校当局请求警方干预的。”

学者斥林郑双重标准

近日,香港入境处处长区嘉宏,海关关长邓以海及保安局副局长区志光出席私人宴请,违反限聚令被罚款,遭外界质疑是否应该接受款待。由于警方是在调查一宗涉及企图强奸罪的案件,发现有人聚餐违反限聚令,部分舆论认为3人有需要暂时停职接受调查。

事后,林郑月娥表示,自己、政务司司长及保安局局长都一致认为,涉事的高层官员并非明知故犯,认为他们已付出法律以外的代价,希望事件到此为止。

郑宇硕说:“纪律部队的高官自己违反限聚令,和一名涉嫌强奸的人同座吃饭,事后也没有公开的亲自道歉,只是由保安局为它们发表一个声明。林郑月娥公开表示,可以接受他们书面道歉,不应再追究下去,要向前看。既然这种向前看的态度适用于纪律部队的最高层,那为什么不适用于大学学生会和评议会的代表呢?”

高校学生会相继遭打压

过去几个月,香港多所大学学生会相继亮起红灯。继香港大学、

中文大学、城市大学和理工大学后,岭南大学周四(7月15日)也宣布停止为学生会代收会费。

岭大向教职员及学生发电邮,说近年收到学生、家长及公众投诉,认为把学生会费和学费捆绑一同收取的做法不适合并且误导,由于岭大学生会是独立注册团体,校方相信由学生会自行收取会费和管理财政更为适合。

学生会指责校方的理由牵强、荒唐,使人难以信服和接受,批评校方以各种行政手段破坏学生会的财政稳健、为学生会行政带来繁重负担,减低学生会影响力,连带影响多个学生会属会的长远发展、损害学生权益。

郑宇硕表示,香港各高校学生会面临的危机使人揪心。

他说:“一就是收回他们的办公地点,办公设施,学生会的运作自然变得困难。第二,也是更重要的,就是不为他们收取学生会的会费,向同学逐个收取会费是非常困难的一回事,这样学生会就根本无法运作下去了。就算个别同学代表犯了错,也不应针对学生会整个制度,学生会整个组织体系的运作。”

郑宇硕认为,这是香港当局打压人权和言论自由的缩影。

他说:“受到打压的对象是非常广泛的。首先当然是所谓民主运动的人士,然后我们看到区议员受到压力,很多都辞职了。高校的学生会也成为打击的对象。所以你可以看到这次打击学生会并非个别的行动。”

成立于1912年的港大学生会是香港高校最早成立的学生会,过往积极参与香港社会运动,包括2014年占中运动、悼念“六四”活动等,孕育出不少社会名人和年轻社运领袖。

港英包容港大学生会

港大学生会前会长郭永健表示,在殖民管治时期,港英政府对港大学生会一直十分包容。

他说:“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到中英(就香港前途问题)谈判,学生会一直会就时事发声。以往无论政府,还是校方都不会干涉。以七十年代为例,当时的港大学生会都是国粹人士或者左派学生去担任,可是当时港英政府是容许他们的。大家都明白,校园内言论和思想自由的氛围绝对是容许的。”

郭永健担心,港大学生会百年基业会毁于校方家长式管治。

郭永健担心,港大学生会百年基业会毁于校方家长式管治。(郭永健脸书图片)

他说:“香港主权归还中国二十多年来,红线越来越多。学生会最重要的是展现出校园自主。假如学生会的同学觉得干事会犯了错,大可以发起公投,可以在评议会动议谴责犯错的人。要求他们辞职。现在却刚好相反,采取家长式施压,把拥有超过一百年历史的学生会毁掉。”

以往每年六四前夕,港大学生会均会透过洗刷丹麦雕塑家创造的国殇之柱和重漆太古桥等行动悼念当年的悲剧。

郭永健说:“寒蝉效应加上白色恐怖笼罩下,这些活动还有没有学生站出来支持,是非常悲观的。不排除将来会增加新的红线:只要悼念六四就是犯禁。”

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曾被指散播“港独”思潮。2015年,时任香港行政长官梁振英发表“施政报告”时罕有点名提到,“学苑”的封面专题以及编印的书籍,主张香港“寻找一条自立自决的出路”,“学苑”及占中学生领袖的错误主张,不能不警惕。

郭永健估计,历史悠久的港大学生会一旦无法继续运作,校方可能另行扶植新的学生组织,而且不排除会由立场亲北京的本地学生,甚至来自中国大陆的学生所主导。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