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要闻解说 – 拜登政府高官齐动员强调要保持美国在科技领域领先地位

滚动 国际 财经科技

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NSCAI)7月13日在华盛顿举办“全球新兴技术峰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国防部长奥斯汀、商务部长雷蒙多、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等高层官员出席讲话,十多个民主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也应邀参加了这一会议。上述美方高官在发言中纷纷表示要联合盟友及伙伴,确保美国在包括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的领先地位。雷蒙多强调,美国和盟友要确保人工智能规则与民主价值相一致,而不能把规则制定拱手让给中国。沙利文说,否则替代方案是 “一个你绝对没有隐私、没有信任、没有安全的对未来的展望”。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资料图片

沙利文说,民主国家必须作出抉择,“集中意志、精力和资源来改变数字革命的进程。”他指出,外界原以为,数字革命的第一波浪潮将会让新技术推动民主和人权,但第二次科技浪潮却见证了一场独裁政权的数字反革命。沙利文说,“我们没能看到专制主义复兴的种子已经播下。中国正是因为担心数字革命会成为一股民主化的力量,于是开始了一项雄心勃勃的计划,让互联网为独裁政府服务。‘金盾工程’催生了一个精密的国内审查机制和被防火长城封锁的互联网。”

雷蒙多发言说,“我们不能让中国编写围绕人工智能的规则”。她说,“重要的是,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式和监管方式要符合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即自由和开放,保护知识产权,尊重人权和尊重隐私”。雷蒙多说,新成立的欧盟-美国贸易​和技术委员会(TTC)将是一个解决这些问题的论坛,即如何在数字经济、人工智能和其他新兴技术方面进行最佳创新。雷蒙多说,“对中国有很大的关注。我们需要跑得更快。如果我们与盟友合作,我们将更加强大”。她强调,“总统非常清楚,并指示我们在他的团队中与我们的盟友联系”。

据了解,由谷歌前CEO 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担任主席的美国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是当年美国《国防授权法案》的一部分,主要是为了应对政策制定者和立法者在中国的技术进步中看到的风险。奥斯汀在峰会上讲话时说,中国打算在2030年前在人工智能领域占据全球主导地位,这涉及监视网络、网络攻击、自主武器等多项任务上,而美国有信心打赢人工智能这场技术之战。他说,“我们正在提高努力,为这场未来战斗作好迎战姿态。很明显,如果这最终归结成一场战斗,我们会打这场仗,而且我们会赢,我们会赢得很果断。”

奥斯汀说,美国将与志同道合的伙伴合作制定那些影响新兴科技的规则和准则。他表示,“这意味着,即使在发生巨大变化的时代,也要坚持民主价值观。就像拜登总统所说的那样,要确保人工智能这样的技术是用来提升人民,而不是用来压迫人民。”奥斯汀说,美国要为胜利而竞争,但要用正确的方式。他指出,“我们不会在安全、保障和道德方面降低标准……我们将依靠我们的开放体系和公民社会的长期优势以及我们的民主价值观。这是我们成功的路线图。”

布林肯在发表峰会闭幕词中多次明确和隐晦地提到中国。他特别谈到中国为成为“世界技术领导者”的雄心而投入的大量资金。布林肯说,“我真的要感谢那些跨越党派界限走到一起的国会议员,他们在对我们国家来说是一个关键的时刻启动了这项事业,我认为对整个世界也是如此。”他说,“今天,你们听到了国防部长、商务部长、国家安全顾问、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的发言。这本身就证明了政府对这些问题有多么重视。而且,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的工作。”

布林肯说,“你们帮助澄清了人工智能、更广泛的一系列新兴技术、战略竞争以及我们的国家安全和繁荣之间的联系。你们已经清楚地表明,我们的国家需要迎头赶上,而且要快。不仅仅是我们国家。世界各地的国家。我就来谈谈这个问题。”他说,“我们正在迅速行动,因为我们想确保随着人工智能和相关技术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我们的工作方式,我们的竞争方式,我们的防卫方式,我们走在变化的前面,事实上,我们正在塑造变化,关键是,确保它为我们的人民带来好处。”

布林肯说,“我的同事们,我认为,已经非常干练地介绍了政府在这些问题上的工作,因为它涉及到我们的国内复兴、我们的经济和我们的国防。因此,我今天想做的是专注于国务院的独特作用,因为外交将是至关重要的。”他说,“与伙伴和盟友合作开发和部署技术,将帮助我们解决我们面临的最紧迫的挑战,从新冠疫情到气候危机。外交也将对减轻风险至关重要,从防止针对我们企业的网络攻击,到监管威胁我们隐私的技术,到捍卫我们的民主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布林肯说,“让我在最后一点上停顿一下,因为我认为这一点值得强调。 这从根本上说是这里的关键所在。”他说,“更重要的是,我们的任务是提出并实施一个令人信服的愿景,即如何以服务我们的人民、保护我们的利益和维护我们的民主价值观的方式使用技术”。他补充说,“仅仅强调技术专制主义的恐怖,指出中国和俄罗斯等国家正在做的事情,并说这是错误和危险的,即使是这样也是不够的。我们还必须为我们自己的方法提出积极的理由,然后我们必须兑现。这就是我们面前的挑战。”

布林肯说,“我们需要美国和我们的伙伴保持世界上的创新领导者和标准制定者(地位),以确保普世权利和民主价值仍然是所有即将到来的创新的中心,并确保它为人民的生活带来真正的好处”。他说,“ 这从根本上说是我们必须通过的考验,而且我想你们已经听到拜登总统暗示过这个考验。”他续称,“简而言之,民主国家必须共同通过技术测试。而外交,我相信,在这一点上有很大的作用。”

布林肯打趣说,“任何时候当你听到国务院的人讲话,我们很可能会抛出诸如支柱、框架和分档之类的的词汇,所以我今天不能有任何不同。我们必须有我们的支柱,所以让我带你们看看其中的六大支柱,涵盖了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法。我知道如果没有它,你会很失望的。”

布林肯提出的六大支柱包括:首先是减少恶意网络活动和新兴技术带来的国家安全风险;第二大支柱是确保我们在目前正在进行的激烈的战略技术竞争中的领导地位不仅继续,而且增长和加强;第三大支柱:捍卫一个开放、安全、可靠和可互操作的互联网;第四大支柱是为新兴技术制定技术标准和创建规范;第五大根支柱是让技术为民主服务;第六大支柱是促进合作。

演讲最后,布林肯说,“如果说我今天想留给你们一件事,那就是这个。对于拜登-哈里斯政府来说,这不是一个独立的外交问题。 它不只是另一个努力方向。我们正在将网络和技术外交纳入我们全面的工作。对我们的竞争力,对我们的安全,以及最终对我们的民主来说,没有什么是更重要的。”

布林肯说,“我们正处于这一努力的早期阶段。我们所有国家安全界的人都有大量的东西需要学习,甚至更多的事情要做。我们打算确保美国的领导地位。我们打算为美国人民取得成果。当我们这样做时,我们将在国家人工智能安全委员会工作的基础上继续努力,并继续与你们合作。”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