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香港国安法下首届书展 有书商自我审查仍克服恐惧售卖社运书籍

滚动 港澳台

为期7天的香港书展星期三开幕,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停办一年,今年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后首届书展,以往种类繁多的政论及社运书籍,今年几乎绝迹。有参展商形容,国安法下香港进入“新时代”,亦带来无形的恐惧,作为出版及参展商被逼自我审查,但仍然出售社运题材的书籍,希望透过书展让市民知道社运书籍仍然存在,带出克服恐惧的勇气。

香港国安法下首届书展,有参展商形容是32年来形势最险峻的一年,不敢再售卖中港时政书籍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为期7天的香港书展星期三开幕,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停办一年,今年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后首届书展,以往种类繁多的政论及社运书籍,今年几乎绝迹。有参展商形容,国安法下香港进入“新时代”,亦带来无形的恐惧,作为出版及参展商被逼自我审查,但仍然出售社运题材的书籍,希望透过书展让市民知道社运书籍仍然存在,带出克服恐惧的勇气。

另有参展商表示,今年是32年来形势最险峻的一年,慨叹全世界最大型的香港书展,在国安法之下产生白色恐怖的氛围,参展商自我审查、人人自危,反映香港言论出版自由的萎缩。

为期7天的第31届香港书展星期三(7月14日)正式开幕,去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停办一年,今年的书展是疫情、《港区国安法》实施一周年,加上中共建党百周年之下的第一次书展,参展商出售的书籍,反映香港言论出版自由如何受国安法影响备受关注。

少数参展商出售有关社运题材书籍

记者实地采访观察发现,以往种类繁多、讽刺时弊的中港政论及社运书籍,是多家出版及参展商在书展的“主打”书籍,书展亦成为香港政治社会氛围的缩影,今年在国安法之下,批评中港时政的政论及社运书籍几乎绝迹,亦反映了政治氛围的变化。

今年国安法下首届香港书展适逢中国共产党建党一百周年,多家中资出版商摊位售卖有关中共百年党史的书籍。 (美国之音/汤惠芸)

2019年参与反送中运动,在6-12立法会冲突怀疑被警方催泪弹击中右眼的前中学通识科教师杨子俊,去年不获任教的拔萃女书院续约,他亦于去年7月辞任该校通识科教师一职。

被称为“爆眼教师”的杨子俊以自身经历撰写《逆权教师》一书,他也是“山道文化”创办人之一。今年该公司在书展的参展摊位,成为极少数仍有售卖香港本地社运相关书籍的参展商,包括由前记者柳俊江纪录他亲身经历的“721元朗袭击事件”的《元朗黑夜》;因私下画政治漫画被学生举报,被判“专业失德”开除教籍,笔名为”vawongsir”所撰写的《假如让我画下去》,和杨子俊自己的著作《逆权教师》等。

香港书展参展商杨子俊形容,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进入”新时代”,他亦被迫自我审查,但仍然出售有关社运题材的书籍,带出克服恐惧的勇气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有心理准备面对有人举报等法律问题

杨子俊接受美国之音访问形容,国安法实施之后香港进入“新时代”,亦带来无形的恐惧。从事出版及书展的参展商,他也被逼自我审查,但仍然在书展出售社运题材的书籍,希望透过书展让市民知道社运书籍仍然存在,亦有心理准备可能要面对有人举报等法律问题。

杨子俊说:“算是一个‘新时代’吧,即是实施了国安法之后,的确是多了很多新的规例,大家有很大的恐惧的。但是这种恐惧我们需要面对的,即是如果我们作为一个出版商是想继续留在香港,继续出(版)这类书籍的话,大家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就是我们怎样去面对这些法例。我们在做这些书的过程之间,其实都做了很多你可以说自我审查的工夫(作)的了,即是检查了很多次我们的内容究竟有没有一些很危险的内容,或者违反任何法例,不单只国安法,任何一些可能是有机会犯法的地方我们都已经审查了。所以我们很有信心(那)本书其实经过了这么多重‘关卡’之下,仍然出来的话,其实已经相对安全的了。我作为出版商,看不到理由就是说,既然这些书这么安全了,为什么不能摆出来呢﹖即是我们都明白今年的风声就好像说很紧,可能摆一些书是关于社会政治题材的话就有风险,但是我觉得不应该因为这个很无形的恐惧,就完全不做这件事情,亦都有些准备了假设真的有人来看(检查),有人来可能要go through legal process(走法律程序),我们都有这样的准备的。”

国安法下书展“新风景”令人感到可惜

杨子俊坦言,国安法之下首届香港书展,一些纯政治的书籍、例如一些真的批评时政的书籍,包括评论有关中国及香港政治问题的书籍已经没有参展商售卖,包括该公司亦没有出售这些书籍,亦反映香港书展的转变。他形容是今年的“新风景”,亦令人感到可惜。

杨子俊说:“一些真的纯政治的书籍、我定义纯政治的书籍真是讲时政的,真的批评时政也好、或者它做任何关于现在中国或者香港政治问题的书籍都好,那些书我是暂时未听到说有那本书是摆出来(售卖)的,我们出版社也没做这些书了现在。这次书展看到,所以的确是有些转变的,以往大家可能、即是不只香港读者,甚至可能有些来自中国大陆的读者,或者其他地方的读者,他(们)来香港是想买那些书籍的,因为中国大陆没有,是香港仍然是一个出版基地,是出版那类的政治书,今年算是一个‘新风景’,即是没有这类书籍,这个都是相当令人觉得是可惜的环境,即是因为国安法或者其他法例的关系,令到一些人不敢去摆这些书(售卖)。但是我觉得是需要大家去面对这件事情,即是这个是(出版)业界共同去承担的。”

冀带出克服恐惧的勇气

杨子俊表示,暂时不能够定义国安法扼杀出版自由,因为暂时未有明确的案例是当局运用国安法限制一本特定的书籍不能出版。但是国安法带来的恐惧扼杀了出版的空间,该公司有些关于反送中运动的书籍,完成设计、排版、编辑后,进入印刷阶段被“卡关”,不能够出版,结果几乎血本无归,他坦言这些恐惧令该公司不敢出版这类书籍,但他仍希望参与书展带出克服恐惧的勇气。

杨子俊说:“因为这样我想告诉大家,其实这类书不是大家想像得这么危险的,不是说一关(于)社会政治题材,或者(那)个作者本身有些可能社运的参与,就代表那些书不可以面世。希望仍然我们可以透过这个形式告诉大家,这类书是仍然都需要存在的,可以给大家一种勇气,即是觉得这些书其实都可以照卖的、可以照印的,希望将来(出版)业界的环境会好些。”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形容,今年国安法下的书展是32年来形势最严峻,大部分参展商被迫自我审查,不敢再售卖时政书籍 (美国之音/汤惠芸)

苹果停刊令书展参展商不再出售时政书

由第一届香港书展开始从未缺席的“次文化堂”,曾经在书展发行《老懵董》、《扫把头》等政治漫画,讽刺时任特首董建华及时任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成为书展的卖点之一,而且该公司多年来都趁书展出版社会及政治议题的书籍。

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今年国安法下首届香港书展,很多出版商仍未清楚国安法的红线,直至6月底《苹果日报》在国安法下被冻结资金、多名高层编采人员被拘捕等压力下被逼停刊,他亦随即决定今年书展不再出售时政议题的书籍,他形容今年是32年来形势最险峻的一年,很多参展商都被逼自我审查。

彭志铭说:“譬如说这么大间的《苹果》都可以一晚之间消失,你说我们这些小的出版、或者小的公司,我们是不能够面(对)、承受到那种麻烦,或者那种压力。所以你既然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你说是不是最险峻的一年呢!因为我们都不知(道)我们自己有没有违法,我们根据我们平时、以往的经验,或者我们以前所做的方法,去做同样的事情,都可能是会出事的,这样的时候就大家没有一个准则去知道、即是很陌生啊这个社会,这样反而我们会很担心自己会不觉意坠入这个法网。所以今年我们大部份的参展商、我们自己都有一个自己的自我审查,但是这个也是不好的,我们以前出版很自由的,现在去到一个自我审查,这样我们就不带一些比较敏感的书来(书展)了。”

国安法下书展令全球看到出版自由萎缩

彭志铭表慨叹,全世界最大型的香港书展,在国安法之下产生白色恐怖的氛围,参展商自我审查、人人自危,反映香港言论出版自由的萎缩。

彭志铭说:“因为香港书展是一个全世界最大、又有名的一个大型活动,它除了是一个大型活动之外,它有另外一个意义,就是这个书展是全球看到它(香港)一个出版自由、言论自由的一个象征。好了,当如果大家我们参展商或者是一些书商,他们每一日面对都是这种危机感,这样就让人看到这个地方,是已经不是说那个出版自由或者言论自由,已经不是以前那么自由了。”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呼吁香港人坚持独立思考,不要让官方定义所有议题及辞汇的解释权 (美国之音/汤惠芸)

刘锐绍新书被叫停批白色压力令人退却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他写了一书关于中共建党百周年与香港的书籍,当中有褒、有贬,从不同角度分析中共建党百周年的历史,结果在印刷阶段被叫停,不能够出版。他表示不会怪责任何人,批评是国安法之下产生的一种“白色压力”造成的后果。

刘锐绍说:“而在一个大气候的情况之下,是令到很多人有一种无端的退却的,这个我就觉得我们更加要追溯那个源头了,那个源头就是在于你官方的政策,以致你官方制造出来那个时件,让人一个感觉,你不能够讲这个不是官方做的,你就掩盖了’你虽不杀伯仁、伯仁为你而死’这个效果。”

刘锐绍表示,今年书展他有两本著作出售,包括《万兽寓言》、《欲奴·牢狱》,其中《万兽寓言》是描述香港、人类,以及世界大环境的问题。书籍内容有如“红色寓言”,折射当代官场异象,希望透过寓言向香港人以及年轻一代,诉说如何在现时风高浪急的政治氛围下“滑浪而过”。

香港书展中资出版商售卖中共百年党史以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治国理念的书籍 (美国之音/汤惠芸)

呼吁香港人坚持独立思考

刘锐绍又表示,在目前的环境下,香港人不应该被官方定义所有的议题的解释权,应该坚持独立思考。

刘锐绍说:“你怎样保持这个独立的思考,你一说‘独立’,很多人就怕了,说不要被官方垄断了这些辞汇的解释权。你应该很理直气壮地讲,我们在讲的‘独立’是包括‘独立包装’、‘独立屋’、‘独立思考’;大陆都是这样说的,为什么我们一定局限‘独立’是好像同政治有关的呢﹖这些要理直气壮讲出来,如果它们(当局)说你这样都是有‘影射’的,这个是‘文字狱’,你就告诉它你能不能够用法律来处理﹖我想它不致疯癫到这样处理吧﹗它只会用其他的旁敲侧击、旁门左道,这个就是要老百姓的心态里面去处理了,那个心态就是我常常说,我现在在做的事情。我是‘新三民主义’,拓展民智、壮大民气、提高民技,回应政府政策的技巧,我不一定跟你对抗的,是不是﹖这个不是我厉害,这是共产党教导我的。”

《动物农庄》等政治寓言书相当受年轻人欢迎 (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生指国安法禁不了思想自由

在书展购买《动物农庄》等政治寓言书籍的18岁中六毕业生陈同学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喜欢这类书籍,因为书中的内容比较贴合现今的时代。她又表示,今年适逢中共建党百周年,书展亦有相当多关于中共历史以及习近平思想的书籍,她坦言对这些书籍没有兴趣,亦不担心参展商自我审查令选择减少,她认为国安法禁不到思想的自由。

18岁的中六毕业生陈同学(右三)与朋友一起逛书展,她认为国安法下书展的选择少了,但是禁不了思想自由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同学说:“因为思想很难被人禁的,即是可能如果那些书说得太‘直白’,就被人禁就(无话可说)。譬如《元朗黑夜》都是写100 %真人真事,都是(作者)柳俊江亲身经历(7-21事件),都不算是很敏感,而且现在都即是白衣人那个(暴动)案都在审理中,这些都是历史的一部份,所以觉得都不会是很敏感。”

香港书展主办单位贸易发展局副总裁周启良星期二(7月13日)在记者会表示,不会审查场内书籍,若有人投诉场内有书涉嫌犯法,会建议投诉人找相关执法部门,贸发局将充分配合。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