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国安法下出版自由萎缩 香港书商慨叹出版业自我审查严重

滚动 港澳台

在开幕前夕,主办单位扬言如接获投诉或举报有书籍违反国安法,将交由国安公署处理;亦有亲北京团体预告,届时将巡视会场并举报涉“违法”书籍。面对多方压力,不少出版社坦言将自我审查。

香港书商慨歎出版业自我审查严重

每年在香港举行的书展,都是亚洲最具规模,但在《港区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书展也黯然失色。在开幕前夕,主办单位扬言如接获投诉或举报有书籍违反国安法,将交由国安公署处理;亦有亲北京团体预告,届时将巡视会场并举报涉“违法”书籍。面对多方压力,不少出版社坦言将自我审查。

在今年书展正式开幕前,不少亲北京团体扬言,届时会巡视会场并举报涉“违反”国安法的书籍,加上香港贸發局副总裁周启良早前表示,如接获投诉或举报有书籍违法,将转介港警处理。外界关注书展会否受国安法影响,包括会否有执法部门入会场审查书籍。

即使贸發局强调无听闻有执法部门入场巡查,但面对有机会被“举报”的风险,不少参展商为免招来麻烦,只能选择自我审查。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批评,贸發局此举等同鼓励告密。他向本台表示,在国安法实施前,香港并没有书本送检制度,但有特定的规限,例如属色情或暴力的书本需要包胶袋,如违规的话,最严重也只是罚款了事。国安法实施后,康文署下架超过70本时政书籍,指内容可能违反国安法,彭志铭说,当局虽没有确切落实什么政策,但出版业界渐渐有了“禁书”这个概念。

在次文化堂的展览位置,贴上“见字读书 挺腰做人”的大字 ,寄语读者做个“有腰骨的好人”。 (文海欣摄)

儘管当局经常强调,国安法不侵犯言论及出版自由,并多番保证法例没有追溯期,但彭志铭说,近月眼见《苹果日报》被查封、评论员被检控和封笔,加上法例不设司法复核,“当她说你是(违法)就是(违法)的时候”,坦言对出版行业的压力很大,“连苹果这么大的机构也顶不住”,独立书商更是冒不起这个被举报的风险。

彭志铭:“已经出版的书都不带去(会场),包括六四的书、或者有人在反修例运动写过的报道,这批书…大家都不想惹麻烦。其实是不好的,自我审查得很严重,我们大家都很谨慎 ,看自己参展的书会不会敏感,敏感不一定是政治,批评政府的、不贊扬政府的,都较麻烦,所以乾脆不带这批书去。”

从台湾进口的政治书籍也不敢摆卖

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独立小型出版社负责人,认同今年自我审查情况严重,有好几本书都不敢在书展售卖,包括一本讲述文革的口述历史书籍,以及一本曾被康文署下架、嘲讽时政书籍。他向本台形容,国安红线范围广,难以猜测什么内容或会触动当局神经,即使他们内部均认爲,书中内容没有敏感字眼也好,为免节外生枝,最终决定不售卖这类书籍。

书展本是出版社赚钱的重要途径,不少书商都会从世界各地购入书本并在书展出售,其中台湾出版书籍深受港人欢迎。不过该名书商提到,今年因应国安法,要决定是否在书展出售这类的书亦相对困难。

彭志铭说,当局虽没有确切落实什么政策,但出版业界渐渐有了“禁书”这个概念。(文海欣摄)

独立小型出版社负责人:“如果有些书是来自台湾书店,但台湾没有国安法,来到香港后,到底卖还是不卖呢?或者之前早已入货,哪又卖不卖呢?如果我这刻不卖、存货的话,卖不出去又要运回去,都是很麻烦的事情。书店可能有几千种书,其实有时候真的看不完,我怎会知道有(敏感)字句,真的会不知道的。”

估计每年书展设红线 未来香港书业何去何从?

该名负责人估计,“举报”制度或延续至未来每届书展,但认爲“仍然有空间可做”,相信每年总会有某种书类,能够回应当前社会气氛,例如今年或流行移民书、香港历史书,以及讲述香港娱乐文化的书。

不过对于香港书业未来發展,次文化堂社长彭志铭就不太乐观。康文署下架书籍中,不少由次文化堂出版,包括陈云着作《城邦主权论》、林匡正的《香港公民抗争运动史》,社长彭志铭所写的书《打横嚟讲2,爱香港不爱党白皮书》亦已被下架。彭志铭认爲,日后虽未至于失去书展或出版行业,但忧虑市场将失去某些书种,即是社会科学类或评论时政类的书籍,读者的閲读选择大大减少。

彭志铭:“我们以往会收集并出版一些作者平时在专栏写的,有关社会时政的文章,例如你去批评(政府)用几千万兴建水池、用几亿来建天桥,这些一定会有的,或者他们的施政失误,(政府)派钱都派得很差。这些都不是很政治敏感的书,但现在原来这些作者都收笔了,连作者也不愿写了,不愿把这些专栏结集。我们找过许多(作者),都表示不愿意。”

2021 年 7 月 14 日,香港举行的香港书展上的书籍。(路透社)

彭志铭: 国安法下,现在比没有书展更惨淡

彭志铭指出,时政书在香港市场的空间日渐收缩,另一方面亲北京背景的出版社大量印發讲述中国国情的书籍,让书业内的声音变得单一,影响香港社会文化及言论自由。

彭志铭:“如果真的去到这地步,还比没有书展或没有出版更惨。出版一定继续有,但可能会很偏颇、单一化,甚至没有人再敢说真话,甚至不只是没有出版社,可能连印刷商也不敢印(某些书籍),或者發行也不敢再發行、书店也不敢卖,这才是对书业真正的打击。”

在次文化堂的展览位置,贴上“见字读书 挺腰做人”的大字,彭志铭说是要寄语读者继续读书,培养自己的思想能力和知识,继续做自己学问,保持好的精神状态,然后做个“有腰骨的好人”。

记者:郑日尧     责编:胡力汉     网编:瑞哲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