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三, 7月 14,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为民主自由“殉道”4周年 多方怀念民运人士刘晓波

滚动 推荐 国际

7月13日,是中国民运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4周年,其毕生致力于民主运动且因此入狱的壮举令世人钦佩,其在牢狱之中患癌逝世的消息曾令多方悲痛不已,为民主自由“殉道”的刘晓波,他留下的精神财富值得众人继承。

7月13日,是中国民运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逝世4周年,其毕生致力于民主运动且因此入狱的壮举令世人钦佩,其在牢狱之中患癌逝世的消息曾令多方悲痛不已,为民主自由“殉道”的刘晓波,他留下的精神财富值得众人继承。

刘晓波出生于1955年,是中国著名异见人士、人权运动家、独立中文笔会第二届及第三届会长、《民主中国》网刊主编。其一生发表诸多文章,1986年,他的写作观点由文学评论发展转变到思想文化批判层面。1989年,原本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作访问学者的刘晓波因北京发生学生运动回国,从而投身于民运活动,其后被中共拘捕,出狱后因抨击实事、呼吁为六四平反遭到中共重点监控。

此后,刘晓波多次与他人联署发表针对中共政权的建议书《反腐败建议书——致八届人大三次全会》、《汲取血的教训推进民主与法治进程——“六四”六周年呼吁书》、《对当前我国若干重大国是的意见》等。

2008年,刘晓波参与起草并发起《零八宪章》联署,这个呼吁言论自由、人权和自由选举的宪章有超过1.3万人签名,刘晓波因此被中共以“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后被判刑11年。2010年10月8日,刘晓波在服刑期间获得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表彰他“长期以来以非暴力方式在中国争取基本人权”。2017年7月13日,刘晓波在服刑期间因肝癌病情恶化逝世,终年61岁。其骨灰在两天后被火化,当天中午海葬。

以失去生命为代价守护信仰

《北京之春》的主编胡平在刘晓波逝世四周年的祭文中写道,刘晓波是殉道者,刘晓波是为了自由,首先是为了言论自由而死的。胡平在文中回忆,刘晓波在法庭上发表的《我的最后陈述》中讲到“我期待我的国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达的土地……我期待,我将是中国绵绵不绝的文字狱的最后一个受害者,从此之后不再有人因言获罪”。

中国知名艺术家艾未未表示,中共政权唯一能够存在的理由,就是杀死那些有情感的人,刘晓波就是些人当中最完整的一个。希望世人能够理解,刘晓波作为一个“殉道者”的角色。

艾未未说,刘晓波是具有信仰的人,即使信仰不一定会实现,他仍然会付出一切代价来维护和捍卫,他是为这种精神而死去的,这是刘晓波作为殉道者的特征。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共同主席王军涛表示,真正的能够像刘晓波那样,与中国民主运动史上的两个大事发生关系,只有刘晓波。王军涛还说,刘晓波是死在监狱里,死在自己的为之要奋斗的理想,为了这个理想付出了生命的代价,由于他的殉道,他的理想就更加有色彩。

推进自由民主是对他最好的纪念

胡平说,但在刘晓波殉道4年后的今天,中国的言论空间竟然比刘晓波发表《最后陈述》时还要狭小。

刘晓波的友人组成的“晓波助澜会”在Facebook发表公开声明“对抗极权,虽九死犹未悔”,声明中同样描述了中国人权现状在持续恶化:“在这四年间,中国的人权状况继续恶化,数字化新极权体制对社会的控制更加无孔不入,将一个又一个的‘刘晓波’送进了牢房之中,晓波为之献身的事业仍处于最低点。”此外,声明中还谈及目前香港的现状,在国安法的阴影下,自由民主事业遭受严重打击。

但是,即使极权处于巅峰下的个体显得无比渺小,极权都不能完全统治人们的心灵或取消人们的自由意志。声明中称,晓波死而后己的一生留给我们的,正是这样一种九死其犹未悔的精神,这样一种敢于只身对抗强权的意志。

虽然中国的民主和人权空间仍在缩小,我们依然需要做对的事情。胡平在祭文中表示,八九民运参与者的使命不是去责怪旁人,而是在既定事实下推进自由民主,这是对刘晓波最好的纪念。他说:“八九民运遭到严重的挫败,许多人只是一味地去怪中共 ——不是我们没做好,而是中共太坏了;要么就是去怪民众,去批判中国人或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就算这些责怪全部正确,那又怎么样呢?既然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民众都是给定的事实,我们的使命正是在这样的现实条件下,而不是在另外的假想的条件下,推进自由民主。因此,我们必须改进自己,我们也只能改进自己。仅仅是做对的事还不够,我们还必须把对的事做对。”

在国安法下的香港,民主空间已越来越小,但仍有纪念刘晓波的身影出现。香港政治团体社民连13日到香港中联办门外悼念,身负刑罪的社民连主席黄浩铭表示,这是在继续坚守每年的承诺。黄浩铭说:“要争取民主、维持自由的话,我们必须与内地人民结连一起去争取民主。香港的民主,关乎大陆整体的政治情况,不论今天有没有国安法,社民连仍会坚持(悼念刘晓波),一个民主宪政的中国,才能带给整个中国包括港澳人民,有幸福的生活。”

“英雄,你留下的火苗仍然在燃烧”

刘晓波生前好友、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表示,她认识刘晓波超过10年,她坚持每年举办悼念刘晓波活动,因为他是一位为了人权、自由及民主,献出自由和生命的英雄。

八九民运领袖之一的王丹说:“四年了,还有多少人记得刘晓波?遗忘,不是刘晓波的失败,是遗忘者的耻辱。”

王军涛在怀念刘晓波时表示:“若是同心气,阴阳岂相隔?”

北京异见人士高瑜怀念道:“你说毕谊民把你照丑了的这张照片,却把你的笑容永驻人间。”

世界维吾尔大会中国事务部主任伊利夏提说:“近现代中国公知群中,鲜有人能和他争锋;然而,因为极权统治者对他思想的惧怕和恐惧,也因为一些心胸狭窄、犬儒中国御用知识分子的落井下石,使刘晓波极其思想在中国遭遇了史无前例的封杀、绞杀;也使刘晓波及其思想不被大多数中国人所知、所了解。”

香港支联会收集了部分市民悼念刘晓波的留言,有人说:“你留下的火苗仍然在燃烧。”有人认为刘晓波“虽死犹生超越生”;有人期盼他“自自由自在的在大海吧”;有人认为“极权困不住自由灵魂,追求自由公义的灵是共同体,我们在一起”;还有人说:“从前未认识你为何能坚持,如今才发现你是如此勇敢!感谢你用自己的生命,让我们学懂坚持的真意。”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