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加速脱钩?美警示投资新疆与香港有风险

滚动 港澳台

在欧盟7月13日发布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尽职调查指南的同一天,美国国务院等多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了最新的《新疆供应链商业咨询报告》 ,强调在新疆投资和有供应链在新疆的美国企业面临的风险。

加速脱钩?美警示投资新疆与香港有风险

在欧盟7月13日发布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尽职调查指南的同一天,美国国务院等多个政府部门联合发布了最新的《新疆供应链商业咨询报告》(Xinjiang Supply Chain Business Advisory) ,强调在新疆投资和有供应链在新疆的美国企业面临的风险。另外,《金融时报》报道,美国政府针对香港的投资警示很快也将发布,还可能针对中国官员有新一波的制裁。

美国总统拜登政府团结盟友抗中的态势,似乎是在带领全球贸易体系开启与中国经济的脱钩,这对中国和世界经济会有什么样的影响?本台记者郑崇生邀请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安德森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俞伟雄与香港《开放》杂志主编金钟就此进行讨论。

记者:首先我想请教两位,美国政府可能对美国企业将发出“投资香港有风险”的警示,一旦落实,对一个国际金融中心来说,这意味着什么?难道香港要变得不如上海了吗?

香港独立司法已死 普通中国内地城市

俞伟雄:自从中国去年实施《香港国安法》后,香港过去几十年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就逐渐失去了。

我不会说她不如上海,我觉得是香港将变成跟上海一样,一个普通的中国内地城市。北京政府有百分之百的权限,做他们想要做的事情。过去,英国政府为香港留下自由与法治的这个体系逐渐失去,在香港的私有产权不再有独立的司法制度保障,有什么争论,你变成要面对中国那种法治体系来解决,风险当然很高,我并不惊讶美国政府有这样的计划。

金钟:我也认为从《香港国安法》公布以后,中共对香港的管制更严厉、高压,就已经注定了香港发展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命运,不是最近才开始的。

当然,你说对香港作为一个投资、金融中心,她的地位会不会被上海取代?现在中国大陆还没有完全取代,但我觉得我们也必须看到,香港和中国其他城市比较,她的优势已经在下降了。

记者:对在华经营的美国等外国企业来说,香港过去是做为资金的出海港,但现在这个港埠不再安全,这对中国经济可能造成什么影响?对香港本地的经济与企业的影响又是什么?

拜登将警告美国企业在香港营商风险升高(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助中国站起来后 香港成“可割可弃的冥珠”

俞伟雄:对香港本地经济当然影响很大。中国短期也许会挹注香港,例如强迫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回到香港上市,会有一些止血动作,但长期来说,香港“东方之珠”的地位肯定是没有了。

对中国自己的经济来说也会有非常不好的影响,包括对外资投资来说,资金再也无法安全且自由的通过香港进出中国,投资风险变高了,就要有分散投资的考虑。另一方面,不只是金融,过去在一些科学技术上,中国可以藉由香港的特殊地位取得先进技术,但现在都没有了,对中国本身不只是金融,包括科技、人才等交流都有很大的负面影响。

金钟:以前的香港,尤其是在中国投资方面、以及外汇储备方面的占比非常高。但现在,对中国来说,香港也没有这个地位和需要了。像我八十年代从中国出来时,中国外汇储备接近于零,但现在是几万亿,这也是中国为什么现在在执政路线与在香港问题上这样的保守、顽固、僵化,就是因为觉得自己的经济有基础了。所以,香港的相对衰弱已经出现了,也有它的必然性。

但没有香港后中国大陆经济怎么发展,还需要再观察。以前邓小平时代说中国大陆还要多造几个香港,但现在,香港对中国非常独特的地位,已经很大程度的消失了。

记者:刚刚,美国国务院才公布美国六大行政部门对新疆供应链的评估,从新疆、到香港,越来越多国家被中共的做法逼得不得不与中国脱钩,或是厘清界线,两位如何看待这样的趋势?有可持续性吗?

俞伟雄:这个趋势是会持续的,而且是正确的。

北京在新疆做的种族灭绝的情况是非常严重的,西方不得不这么做,除非中国改变。我认为,这也是一个在贸易全球化下、全球供应链要与中国想办法脱钩的序幕,当然,这不会是一夕之间就马上发生,毕竟过去和中国的交往、各种商业利益盘根错节太久太深,他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拜登政府这种梳理方式,也就是在告诉自己的企业和其它的跨国企业,要开始转移供应链的安排,做适度的盘整。

传科技巨企威胁撤走 经济学者:外企忧港营商环境趋近中国(美联社图片)

脱钩大势已定  中国能赖活

金钟:当然是有可能发生,也已经开始和中国脱钩,但我要说两点。

第一点,这种脱钩,对中国不会是致命性的惩罚或制裁,因为你看中国的历史,几千年下来,中国闭关自守也可以独立生存,人民在被愚昧的无知情况下,“小农经济”的发展还是可以以有限的收入存活下来。

第二,对西方国家来说,也很难完全脱钩。有些西方国家与企业,依赖中国便宜且密集的劳动力,中国也逐渐成为庞大的消费市场,还是要看行业差别,包括在比较低端的产品供应链上,以及对中国市场有庞大依赖的国家与企业,还是很难和中国脱钩脱得百分之百干净。

但是整体上,这个脱钩我赞成也理解,更认为是必须的。

记者:我们知道香港《苹果日报》不久前被迫关门,包括美国在内的二十一国发表共同声明严正关切,美国也可能制裁更多中国官员。但几轮制裁下来,似乎都没能减缓中共破坏一国两制、港人全面治港的决心。国际社会还能怎么做?

俞伟雄:确实,在前一轮制裁相关中港官员的方式,我觉得可能“层级不够高,范围不够广”;另一方面,毕竟和中国在经贸上的交往太久,一些跨国企业在华的利益要马上切干净,不太可能,这需要一些时间。

我会觉得,现在包括对新疆、还有传出香港可能的投资警示,可能就是美国政府有一个更全面的战略盘算,让跨国企业可以有时间安排退出中国市场。

另外,就算制裁到中共中央常委级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都还不如国际社会最严厉的制裁,也就是把中国当成像北朝鲜、伊朗甚至是以前的苏联对待,也就是在金融上,全面封锁人民币在环球银行金融电信协会(SWIFT)的流通;另一方面,像是美国政府可以在供应链重组上,采取列出“阶段性关税”的作法,就是逐年递增,这也等于是在告诉包括美国在内的跨国企业,美国政府的立场是严肃的,而这样做的好处是让跨国公司有时间转移,分散投资。

金钟:我觉得两点,第一,尤其是在高科技上、高新技术的脱钩,一定要做,还有人员交流上,包括像是针对特定科学类的留学生以及中共派出来的特工,这些都要有高度警惕与限制,已经来的则要加以清查,美国一定要摆脱尼克松以及基辛格时代设计的中美关系,美国的外交路线一定要改变。

还有另外一点就是,美国要保卫台湾,这是美国可以自己决定的。新疆、西藏都已经在中共的专制的控制之下,香港则从过去被巨龙咬住的肥肉,现在是整个吞下了。台湾不一样,有一道海峡,国际社会一定要保住台湾,协助台湾在民主发展下更壮大。 记者:谢谢两位。

记者:郑崇生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