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专访古懿:因抵制北京冬奥家人被国保骚扰威胁

滚动 不平则鸣

美国乔治亚大学留学生、全美学自联理事古懿在中国国内的家人遭到国保人员的多次骚扰和威胁,主要原因是古懿先后两次发表了一封致国际奥委会的公开信。

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理事古懿

美国乔治亚大学留学生、全美学自联理事古懿在中国国内的家人遭到国保人员的多次骚扰和威胁,主要原因是古懿先后两次发表了一封致国际奥委会的公开信,古懿在这封公开信中征集了全球联署,共同反对北京2022冬奥会。古懿在接受本台专访时再次呼吁国际社会共同抵制中共政治化奥运,反对中共通过奥运推广极权主义。以下是本台记者一冰对古懿的专访。

记者:古先生,能先请您介绍一下您在国内的家人受到警方骚扰的经过吗?您家人的现状如何?

古懿:大概是今年三月初,有中国警察来到我父母家里和他们谈了关于我几方面的事情,包括我抵制北京冬奥会,以及提到我一直在发表所谓的反国家、反政府的言论,他们还说我和他们口中的‘新疆暴徒’有联系。(中共)他们通过不同的方式屡次三番地骚扰,有的时候是打电话,有的时候是上门。一开始他们假装查户口,表现得非常了解我们家,包括七大姑八大姨,连他们去过什么地方干过什么都知道。现在是开门见山,直接就谈我在海外的言论。这几年来我家人因为国保上门骚扰的原因有很大的精神压力。

记者:公安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

古懿:从我现在掌握的情况来看,我觉得是综合原因,既有抵制北京冬奥会,也有其他方面,包括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以及我一直比较高调地支持维吾尔人。

抵制北京冬奥(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记者: 听说中国警方对您也采取了一些惩罚性措施,是吗?

古懿:我在好几年以前牵头发表过一封关于六四的致国内同学公开信,之后不久我发现我在中国注册的电子邮件不能用了,后来银行卡不能用了,微信也被封号了,用我的电话号码没办法申请新的微信号。在2014年,家里用我的名字在成都买了一套房子,我妈去办房产证的时候发现,委托书被认定为无效的。当时给出的理由是我在委托书上签名的笔迹不对,我必须亲自回去核查。但事实上他们在私下不小心说漏嘴了,说这套房子已经被我老家的国安局异地查封。所以从理论上来讲这套房子不是我的,尽管是我全额购买的,现在是中国政府的。

记者: 您多年来一直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这次您的家人受到中国警方的骚扰与以往有何不同?

古懿:我觉得这次不一样的地方在于,以前相对来讲他们在语言上相对委婉,是一种比较含蓄的威胁,但这次是开门见山。以前是不会涉及太多具体问题,但这次很明确地涉及多件事情。这表明他们跨国太平洋一直在关注我的活动,而且他们以我的家人作为人质,试图通过威胁我的家人这种卑劣的方式堵住我的嘴巴。这种流氓的行径越来越明显,不加以掩饰。

记者:为什么中国政府对您抵制北京冬奥的立场感到特别不能容忍?

古懿:因为对于中国极权政府来讲,他们把奥运视为在国际场合将政权加以神圣化的盛大礼仪,因此我抵制北京冬奥会对他们来讲是对政权直接的侮辱,所以他们不能够容忍。

记者:您为什么要抵制北京冬奥?

古懿:抵制北京冬奥会其实我有两次。第一次是在2015年6月,当时中国还在申办冬奥会期间,我和唐路发起了致国际奥委会的公开信。因为当时我们发现中国对内的镇压越来越严峻,我们认为奥运不应该被一个侵犯人权的政府所利用,不应该被中国的政治镇压所玷污。第二次是今年2月,我当时重新分享了这封信,再次呼吁抵制北京冬奥,现在北京冬奥会已经成为既定事实,所以我呼吁大家抵制,抵制的一个重要理由是中国在东突厥斯坦(新疆)所建立的大量的穆斯林集中营。我在当时提到了当年圣火曾经点缀犹太集中营是耻辱,也就是1936年的柏林奥运会。如果现在圣火再点缀穆斯林集中营,那就是犯罪。中国现在正在东突厥斯坦犯下种族灭绝的暴行,因此中国无论如何也不适合举办这次冬奥会的。

记者:您认为西方国家会达成一致进行抵制吗?

古懿:我认为西方国家要一致抵制的话,有很多方面可以做。在最高层面来看,就是大家集体不参赛,就像当年大家抵制莫斯科奥运会一样。当时是因为苏联入侵阿富汗而抵制,而种族灭绝比军事入侵是更严重的犯罪,因此集体不参赛在道义上是完全有必要的。如果考虑到运动员参赛的迫切要求的话,西方国家也可以通过不派高官出席,以及西方企业可以通过撤销对冬奥会的赞助等等,从较为低层级的方面进行抵制。

记者:你们目前获得了哪些国际支持?

古懿:几年以前的那封信,当时有很多中国异议人士签署。今年我们已经看到美国政府在好几个场合都表示过在考虑以某种形式来抵制北京冬奥会。但我觉得现在这样的表态还是不够的。因为中国现在东突厥斯坦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以及美国政府在最近的一份专题报告中提到的,中国在本土对回族人的镇压,以及中国在香港对香港民主的蚕食,对一国两制诺言的全面背弃,以及最近对台湾的军事威胁,我觉得在道义上国际社会应该能够做得更多,而不仅仅是停留在技术性的争论上面。

记者:您为抵制冬奥还会采取什么行动?有下一步的计划吗?

古懿:现在暂时没有下一步的计划,但我们会根据事态的发展。也不只是我,还有很多想法相同的人都不会对北京冬奥会报以乐见其成的态度。所以我们会看看大家怎么做,我们会进一步商量,让更多的人一起来分享我们反对北京政治化奥运、反对北京利用冬奥服务于镇压的呼声。

记者:最后您有什么向对中国政府和大众说的吗?

古懿:我想对中国政府说的是,通过把我家人和更多人作为人质,以此试图让我闭嘴,这样的做法是行不通的。我现在已经停止了和我家人的电话联系,哪怕他们下一次再怎么骚扰我也听不到,也不会理会。正如全美学自联的声明里面说的一样,中国政府以卑劣的手段利用我们亲人的爱试图控制我们,但正是因为我们有所爱的人,所以我们更要为爱的人的自由所奋斗。

对于国际社会我想说的是,我知道商业利益和现实考量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在另外一方面,奥林匹克宪章里说得很清楚,奥运是促进人类之间的兄弟情义和团结的,奥运不应该被利用为种族灭绝涂脂抹粉。在现在的情况下,如果我们再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假装我们参加的是一场正常的奥运,那么我们自己会成为小丑载入历史的史册。

记者:一冰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转载自 自由亚洲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