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二, 7月 13,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异见人士”高瑜:中共噤声统治下所剩不多的坚守

滚动 推荐 不平则鸣

2021年中共七一百年党庆前后,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连发多条推文展示了中共红色后代们集体会面和参加党庆的图片信息。中共百年党庆是中国近年非常重要的政治活动,也是中国政治生态的一次公开展示。但是除了当日中共刻意营造出的整体祥和视觉观感外,大多数人更加好奇这喜庆背后的细节,而高瑜则直接将更多被隐藏起来的党庆内容展示在大家面前

2021年中共七一百年党庆前后,中国独立媒体人高瑜连发多条推文展示了中共红色后代们集体会面和参加党庆的图片信息。中共百年党庆是中国近年非常重要的政治活动,也是中国政治生态的一次公开展示。但是除了当日中共刻意营造出的整体祥和视觉观感外,大多数人更加好奇这喜庆背后的细节,而高瑜则直接将更多被隐藏起来的党庆内容展示在大家面前。

高瑜生于1944年,关于党庆的相关内容只是她对于中共时政所揭露的一小块。据了解,在海内外有着“记者”、“作家”、“异见人士”等多个称呼的高瑜曾三次入狱,涉及“妄议”时政及泄露中国政治机密,但当我们深入剖析时不难发现,这些罪名不过是看似高一级的“口袋罪”罢了。然而在中共如此强势的“镇压”之下,她依然在坚守本心、追求新闻言论自由!

因坚持“报道”中国政治 三次被捕

高瑜出生于重庆,曾于1980年代担任中新社专稿部记者,当时高瑜的主要任务是采写专访,采访对象包括文化和学术名流以及政治人物。也是从那个时期开始,高瑜撰写了大量时政分析文章,成为了香港中文报刊著名专栏作家,除了之外,她还经常邀请一些改革派人物发表专稿。

1988年11月,高瑜被调到《经济学周报》担任副主编,但她为该报所写的第一篇采访——《关于时局的对话—采访严家其、温元凯》,在六四之后被当局定为“动乱暴乱政治纲领”,时任国务委员兼北京市长陈希同在一份报告中称这篇文章的目的是为了掩盖中共总书记赵紫阳的错误,而高瑜则回应称该报告存在捏造和诬蔑之处,但事后相关媒体仍被停刊,高瑜亦于1989年6月3日被北京国安局拘捕,一年后高瑜从秦城监狱获释。

1994年11月9日,高瑜“二陷囹圄”,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以“泄露国家机密罪”判处高瑜有期徒刑6年,此外涉案其余信息均未对外公开。1999年2月15日,高瑜以保外就医名义获释,获得自由后,她依然坚持为香港和海外中文媒体撰写大量涉及中国政治、经济及社会动向的文章。

2014年4月24日,高瑜第三次被北京警方逮捕。据消息人士透露,这次的原因是中共称高瑜在2013年8月,通过姚监复获得了一份中央机密文件的复印件,后将文件内容录入成电子版,再通过互联网提供给境外网站《明镜月刊》进行全文刊登,涉事机密文件系2013年8月中共总书记的讲话稿《关于当前意识形态领域情况的通报》,而这份注明“发至地师级”的机密文件,在中国大陆政府网站上经常公开发布。2015年4月17日,高瑜被北京三中院以“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机密罪”为由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后因其患有严重疾病,获准监外执行。

廖家安:高瑜以生命履行记者职责

高瑜除第一次入狱被归罪为“妄议”时政外,后两次官方理由都是因其对外透露了涉及中国政治的信息。多次入狱、数次警告,但高瑜依然坚持在个人推特披露有关赵紫阳后人搬离故居进展、中共红色后代参与百年党庆等消息。

高瑜第三次入狱后,与她相识20多年的廖家安撰写了《在风雨中抱紧自由》的文章,介绍他所了解的高瑜以及高瑜案件的真相,他讲述高瑜曾在89民运期间,受全国人大常委胡绩伟的委托,前往天安门广场看望学生,“而90年后,高瑜与体制彻底决裂,然后作为民间的独立记者,向海外媒体供稿,高瑜三十多年的新闻生涯,写下很多脍炙人口的作品,她对新闻的捕捉比很多人具有历史的纵深感,她因此得到了许多国际大奖”。

廖家安直言,“高瑜有当代中国记者不具备而作为新闻记者却是最可贵的品质,她是中国几乎绝无仅有的能够坚持新闻自由的立场,来观察和分析社会,为世界报道中国的记者。她一直以许多中国的伟大记者为榜样,比如刘宾雁先生过世的时候,她深情的写过一篇文章,她讲刘宾雁留给大家最重要的就是‘刘宾雁的目光’。她是一位自觉的新闻人,坚持新闻自由的立场,无论自己付出多大的代价。”

高瑜被捕后,有人称其参与了高层斗争,而她自己不过是当时中国政治斗争下的牺牲品,但廖家安却坚称高瑜只是一名平民记者,她除了笔,除了勇敢,除了看世界的眼睛,什么都没有,她只是在追求新闻自由的同时,用笔杆子触动了一些人的心,也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那时候高瑜的命运,实际上也象征着许多文人的命运,亦象征着民间记者的命运。

口袋罪横行之下 高瑜的坚守越发可贵

高瑜是一路看着中国政治的发展走过来的,她见证了多年前的六四屠杀,也见证了时至今日的口袋罪横行。实际上,我们可以发现,中共的噤声统治之下,中国知名的“异见人士”大多已经缄默不语,然而身染重病的高瑜却仍在坚持发出自己的声音。即便身在中国,生活被监控以致无法奔向自由,言论亦受制于中国严格舆论管控下,高瑜依然在继续她的“记者”人生。

2020年6月17日,高瑜在社交媒体推特写道:“儿子一早就上班去了,今天要交接工作,晚上回来就是一个失业者了。”高瑜质问北京市公安局:“你们一定特别得意吧?你们的淫威施展了,你们威胁我和我的家庭的目的达到了。”

对此,与高瑜同住一个小区的先生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直言,政府对待异议人士的打压,包括对高瑜施压,没有底线:“都是可以想象的,不是第一次了。对于高瑜,他们没有办法,在他们没有办法的时候,他们就会选择你的家属、你的亲人,迫害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国保他们是用各种无底线的方式,迫害当事人的家属,我们也表示很无奈,也很愤怒。”

就在大家以为高瑜发推控诉后会停止追求言论自由时,高瑜却在不久后再次发文评论时下热点,这说明高瑜和她的家人都没有在这种压迫和威胁下选择低头!

高瑜三度入狱、家属遭连坐后的坚守,仿佛是在考验我们的世道人心。她曾在监狱中流出一首《地狱中诗》,“七十年中事,凄凉到盖棺;不将两行泪,轻向汝曹弹。” 后廖家安就这首诗呼吁,“我希望我们不要让高瑜‘凄凉到盖棺’,你和我都可以给高瑜写信”,这或许无法改善高瑜的处境,但这却可以让她不那么孤单。

8,000多条推文让她成为了中共的眼中钉,却也同时让她成为了中国海外舆论的一名“意见领袖”。有媒体评价其所公开的一些涉及中国时政的信息从不像郭文贵、郑国恩的“爆料”那般抓人眼球且真假难辨,但理性和可信度反而让她在嘈杂又浮躁的网络环境中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