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五, 4月 9,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民调:68%指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 拉远民主普选距离

滚动 港澳台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等机制,以确保“爱国者治港”。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认为,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拉远民主普选的距离,另有61%的受访者表示,反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

香港民意研究所4月9日公布最新民意调查显示,68%受访者认为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拉远民主普选距离。 (美国之音/汤惠芸)

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3月底决定,修改香港《基本法》有关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等机制,以确保“爱国者治港”。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68%的受访者认为,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拉远民主普选的距离,另有61%的受访者表示,反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

学者分析,民调结果反映大部份港人认为,新的选举制度与民主的目标背道而驰,亦是香港民主进程的大倒退,民主派几乎没有参选的空间,估计今年12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可能会创历史新低。

中国全国人大会常委会3月30日全票通过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的议案,大幅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

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引关注

在新修订的选举制度下,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负责审查选举委员会、特首以及立法会议员参选人资格,接掌以往由选举主任负责的审查参选人资格工作。

警队国安处亦可能会就参选人是否符合拥护《基本法》、效忠香港特区的法定要求和条件作出判断,并就不符合资格的参选人,向资格审查委员会提出审查意见书,有民主派人士关注如果被判断为不符合参选资格,会否被认为“不爱国”,甚至触犯国安法。

新选制下的立法会地区直选议席由目前的35席,大幅减少接近一半到只有20席,参选人除了争取地区选民的提名,亦要取得选举委员会5大界别,每个界别最少两名选委提名,合共要取得10名选委提名。

民调:68%认为新选制拉远民主普选距离

各界关注新选举制度下,香港人的参选及议政空间被大幅收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五(4月9日)召开记者会,公布一项与“选举观察计划”办的网上民意调查,主题是“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修改后的香港选举制度”。

这项调查在3月31日至4月7日进行,以网上问卷形式收集意见,成功访问7,119人。

结果显示,68%的受访者认为,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拉远香港社会与民主普选的距离;只有10%认为新选举制度拉近与民主普选的距离;14%表示没有影响,8%表示不知道/很难说。

另有61%的受访者表示,反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支持的有29%,有7%表示一半半;3%表示不知道/很难说。

学者指民调反映新选制与民主背道而驰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在记者会上分析,民调结果反映大部份港人认为,新的选举制度与民主的目标背道而驰,相信特首林郑月娥以及建制派,都难以说服香港人民主进程没受影响。

香港浸会大学政治及国际关系学系副教授陈家洛表示,民调结果反映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的决定不得人心,甚至民主之路已经断了。 (美国之音/汤惠芸)

陈家洛说:“你看看这个意见调查出来的结果,讲逻辑、讲常识,一定是同民主的目标是背道而驰,这个一定好清楚,这个是常识来的,有建制派甚至可能林郑月娥本身以为大话(谎话)讲100次、1千次、1万次,大家都会屈服的了,似乎我看不到任何这样的机会,大话(谎话)会变成真话,真相始终是真相都在这里。 ”

陈家洛表示,人大修改香港选举制度,是民主进程的大倒退,无论是立法会直选议席的减少、以致选举特首的选举委员会的组成方法、成份,增加很多“钦点”、被政府委任的成员,他认为什至出现互相钩结的“铁三角系统”。

陈家洛说::“这个‘铁三角’包括一边就是不同的界别、另外一个角落当然就是特区政府,它后边的‘后台’当然就是所谓(北京)中央,或者它们的代表,就是‘两办’ – 港澳办或者中联办。而再想‘安全系数’提高,又加了一个三层的所谓资格审查的系统在这里,所以今次选举观察计划是基于这个出发点,问了两个很具体的问题,就是想看看香港人怎样判断这件事,是不是在倒退、离民主的目标是渐行渐远,还是渐行渐近呢﹖我想答案已很清晰。”

49%非民主派认为新选制拉远民主距离

民调显示,以政治取向区分,6,084名自称民主派支持者,有98%认为人大常委会修改香港特首及立法会选举制度,拉远香港社会与民主普选的距离;621名自称非民主派支持者,有49%即是接近一半认为,新选举制度拉远与民主普选的距离,认为拉近只有16%,另有22%认为没有影响,13%表示不知道/很难说。

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98%的民主派支持者表示反对,亦有37%的非民主派支持者表示反对;支持的非民主派支持者有47%;12%表示一半半。

61%反对新增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

陈家洛表示,整体有61%的受访者反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反映大部份香港人不接受有筛选的选举。他又认为在新选制之下,民主派几乎没有参选的空间,而98%民主派支持者反对新设立的候选人资格审查制度,反映民主派支持者可能不赞成民主派人士参选,亦反映人大的决定不得人心,甚至民主之路已经断了。

陈家洛说:“这个是一个不得人心的改变来的、是一个不得人心的改变,现在我们在议会里面见到的一些讨论,是完全缺乏足够的代表性,缺乏足够的香港市民、民意的支持,他们是一意孤行,所以不要惊奇如果真的有得选的话,香港市民就会用它自己的方法,不需要任何人去安排,不需要任何人去唆摆,因为先破坏选举公正的并不是香港人,并不是香港的民主派,而是自信心极度不足的林郑政府,以及撑她腰在背后、北京的京官,它们是始作俑者,老实讲你行得这一步,就预了香港人会有他的反应,如果你想立法禁止人们投白票,甚至乎可以令到人不投票的,你再做下去的时候,世界在看、香港人在看,不要说民主愈行愈远了,甚至乎那条路已经断了。”

不分党派港人不想香港变中国一党专政

陈家洛回应美国之音提问表示,49%非民主派支持者认为,新选举制度拉远与民主普选的距离,反映不分党派的香港人,都不会想香港变成中国大陆一样的一党专政体制。

陈家洛说:“很清楚,大家在香港生活的朋友,都不会想香港变到中国大陆那种管治方法,一党专政、完全所有自由都受到监控,少少的想表达自己的看法,包括譬如投白票,现在都会受人追击、被人追杀,这种讲法、这种想法,要‘凶’着大家、恐吓着大家,不要尝试组织了,我们会好像处置组织初选那班人那样处置你的,所以分析就是你见到不合理、亦都无道理可以,亦没有常识可言,而非民主派的支持者看在眼里都不同意这些做法的。”

12月立法会选举投票率或创新低

陈家洛表示,从民调结果估计,今年12月举行的立法会选举投票率可能会创历史新低,他又认为港府无论是禁止投白票,或者修改选举条例,强制选民出来投票,都不能够扭转新选举制度得不到普遍港人认同的状况。

陈家洛说:“如果参考世界各地一些不民主的政权,曾经发生过的、引号引着的选举,其实是假的选举,除非它(政府)可以拿很多方法去劫持大家、去逼大家去投票,如果不投票就会怎样怎样。是不是想香港变成这样呢﹖我想大家都会有眼看,你逼我去投票,有个感觉、有个说法,逼我去投票的时候用什么方法去表达自己的意见﹖投白票也好、不投票,还是废了那张票,我不知道,亦都无法可以判断到,但是如果没办法逼到香港市民投票,香港市民用脚或者是用其他方法去拒绝参加这个假的选举,我觉得都是他们一个选择,都要尊重他们一个这样的选择,即是一个政权应该尊重大家不参与(投票)的一个选项。”

教协忧民主派参选要跪求选委提名

全香港最大的教师工会、教育专业人员协会(教协)会长、高教界选委冯伟华表示,目前由选举主任审查候选人资格已经不是公开透明,将来候选人资格审查委员会甚至可能按国安处的意见作决定,而且不受司法覆核,他形容新选举制度对民主派的筛选是“关卡重重”,相信很多候选人因此却步。

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会长冯伟华表示,新选举制度对民主派的筛选”关卡重重”,担心可能要向亲建制选委”跪求”提名。 (美国之音/汤惠芸)

冯伟华表示,民主派的立法会参选人要取得选委会5大界别,每个界别最少两名选委提名,难度非常高,他认为这样的筛选,不符合国际标准或者香港人的看法,都是距离普选愈来愈远。

冯伟华说:“因为有些界别其实我们都知道,它差不多百分百是亲建制的,他们都未必是自由意愿可以提名不同的人,所以如果我们是用这样的方法去拿取、拿齐,好像是‘集齐一套’、五个(选委会)界别都有的时候,其实就差不多是要去‘跪求’他们给予提名。这个时候这个选举制度,在候选人的资格上,候选人是不是可以做到真真正正被人去选择呢﹖其这个都是很大的疑问。”

至于教协(香港教育专业人员协会)会否参与今年9月的选委会选举和12月的立法会选举等问题,冯伟华表示,教协未有最终方案。他强调,教协会讨论如何成功入闸,如果可能当选,之后如何在议会发挥作用等问题。他又表示,即使未能进入政治体制,仍会继续以教协的身份在民间就教育制度等议题发声。

转载自 美国之音中文网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