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一, 7月 12,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为维吾尔人发声 美国13次对华制裁反对其践踏人权

滚动 推荐 国际

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侵犯劳动的行为,一直在国际中受到谴责。近日,拜登政府将23家中国公司列入经济黑名单,其中14家中国公司被指帮助中共当局对新疆穆斯林及其他少数民族进行镇压、大规模拘留和实施高科技监控

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侵犯劳动的行为,一直在国际中受到谴责。近日,拜登政府将23家中国公司列入经济黑名单,其中14家中国公司被指帮助中共当局对新疆穆斯林及其他少数民族进行镇压、大规模拘留和实施高科技监控。

这并不是美国首次对新疆人权做出实质性声援,自2019年以来,美国频繁为新疆人权问题发声,制裁中国中企、官员甚至是行政单位,试图以此警告中共,他们的行为已让国际无法接受。

从未审视自身错误的中共当局,上月出台《反外国制裁法》,表达对美方制裁的“强烈反对”,但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只能让已意识到成为政治棋局中牺牲品的外企,弃中国远去。

美国13次制裁 人权底线不可逾越

2019年10月,美国商务部将监控设备制造海康威视、人工智能公司科大讯飞和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在内的28家中国企业和机构加入经济制裁的黑名单,也就是“实体清单”,商务部称,加入黑名单是因其参与了中国在新疆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族群而实施的压迫、大规模任意拘押和高技术监控等侵犯和践踏人权的行动。

2020年5月22日,再有33家中国公司和机构被美国政府列入黑名单,美国商务部在一份声明中宣称,7家公司和两家机构因为”协助从事侵害人权的活动,包括中国针对新疆人和其它人群展开的压迫、大规模任意拘留、强制劳动、并用高科技手段开展监视”而上榜。另外26家公司、政府机构和商业组织则是因协助中国军方进行采购。在这批黑名单,包括东方网力这一中国最知名的人工智能公司,路透社报道称,这家公司的面部识别业务领域与监控新疆穆斯林有关。

除制裁公司和机构外,涉及侵犯维吾尔族以及其他少数民族人权的中共官员同样受到制裁。2020年7月9日,美国财政部表示,将对中国新疆四名现任或前任政府官员施加制裁,因他们涉及“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的权益”。受制裁的官员包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前政法委书记朱海仑、新疆政府副主席、公安厅党委书记兼厅长王明山,以及前公安厅党委书记霍留军。新疆自治区公安厅亦在制裁名单之列。

对于这些被制裁人员,他们的在美资产、直接或间接持有的实体都将被全数冻结,同时美国将禁止在美人士与“黑名单”的个人及其拥有的实体商品或服务交易。

此外,美国国务院于2020年7月15日对某些中国科技公司的员工实施签证限制,其表示,这些公司为那些在全世界侵犯人权的政权提供物资支持。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蓬佩奥还特别点名华为,称华为是“中国共产党监控国家的一个分支,审查政治异见人士、助力新疆大规模拘留营以及帮助使人口中的契约奴工被运送到中国各地”。

2020年7月20日,美国商务部将11家与新疆维吾尔族人权侵犯行为有牵连的中国公司列入黑名单。包括昌吉溢达纺织、和田泰达服饰、今创集团、南京新一棉纺织等,其中新疆丝路华大基因科技与北京六合华大基因科技被指控将基因分析技术用于进一步压制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有美议员表示,这次的行动将“确保美国的技术不会帮助中共对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少数民族犯下反人类罪和恶劣的侵犯人权行为,包括强行采集DNA”。

2020年7月31日,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理办公室宣布,将对一个中国政府实体和两名官员进行制裁,政府实体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两名官员分别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前任政委孙金龙和该兵团现任司令员兼副政委彭加瑞。办公室称,这三个制裁对象都跟新疆发生的严重践踏少数民族人权的事件有关联。

2020年9月14日,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对中国产品发布了五项禁止进口的暂扣令,国土安全部发表的声明说,暂扣令涉及的产品“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国家赞助的强迫劳动生产,中国政府在当地针对维吾尔人民和其他少数民族与宗教群体进行系统性的践踏人权行为”。

其后不久,美国国土安全部于2020年12月2日再次宣布,对包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棉花和棉制品的货物进行入境扣留,因其有理证据表明兵团使用了强迫劳动,包括罪犯劳动。

2020年12月21日,蓬佩奥依据“移民与国籍法”,对负责或涉及压迫宗教人士、少数民族、异议人士、维权人士、新闻记者、劳工组织者、公民社会组织者,及和平抗议人士的中共官员实施签证限制措施,禁止其入境美国,其家人也可能面临相同限制措施。

2021年1月13日,因为中国新疆地区的人权侵犯和强迫劳力的广泛使用,美国政府宣布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和番茄,以及所有用这些原料制成的产品。

2021年3月22日,美国连同欧盟、英国、加拿大等国再对中国官员——新疆党委副书记王君正和新疆公安厅厅长陈明国实施制裁,因其在新疆地区践踏维吾尔穆斯林少数民族的人权。

2021年6月23日,美国宣布将包括为太阳能电池板行业生产多晶硅的大型企业的五家中国实体列入黑名单,因其涉及接受或使用了被强迫的维吾尔族等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劳动力,此外,美国劳工部在联邦登记公告中更新了“童工或强迫劳动生产的产品清单”,把中国用强迫劳动生产的多晶硅包括在这个清单内。白宫表示,这是劳工部第一次在两年的更新周期之外增加一项产品,此举突显出它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正在遭受的严重人权侵犯的强烈反应。

2021年7月9日,美国政府将23家中国公司和其他实体列入经济黑名单,指其中14家涉嫌在新疆侵犯人权,以及进行高科技监控。美国商务部指控称,这些公司协助中国对新疆少数民族进行镇压,大规模拘留和高技术监视,涉嫌侵犯人权。

中国出台反制裁法 仅令在华外企成牺牲筹码

在美国政府数次声势浩大的制裁之下,中共并未审视自身错误,新疆再教育营、维吾尔人被强迫劳动的现象仍未消减。甚至为凸显不满,中国除每次对美方的制裁表示“强烈反对”、“美方所为严重违背国际原则”之外,还在今年6月出台《反外国制裁法》,中国外交部称,这是一部对待外国制裁的法律框架。

该政策除了对政治人物以及相关机构外进行性反制裁外,外企也成为制裁对象。反制裁法中第12条提道:“任何组织和个人均不得执行或者协助执行外国国家对我国公民、组织采取的歧视性限制措施。”对于违反者,可能面临“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其停止侵害、赔偿损失。”

路透社引分析人士的话称:“中国似乎相当匆忙。这样的举动不利于吸引外国投资、安抚越发觉得自己是政治棋局牺牲品的企业。”

中共似乎用外企作为应对美国制裁的筹码,以期利用经济遏制各国对新疆人权的指控和谴责,但是,任何一家有着国际业务的公司,都不可能无视美国发起的对华制裁令。有很多外企表示过,正在进行战略调整,若中国与美国等国家的关系持续紧张或恶化,或将在华生意同其它地区的生意断开。如此看来,《反外国制裁法》能够警告的不是他国政要和机构,而是与其利益息息相关的在华外企,这样的反制效果想必不会理想。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