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投稿
星期日, 7月 11, 2021
Tuktuk,极速新闻!

非要惊世骇俗 保罗·范霍文携『圣欲』Benedetta亮相

滚动 国际

走偏锋,不正确,似乎就是保罗·范霍文的电影追求?同性恋,暴力,宗教,83岁的大导演保罗.范霍文携带Benedetta (中文译名『圣欲』,又译『圣母』)在戛纳亮相。

保罗·范霍文导演的Benedetta,中文『圣欲』又译『圣母』中扮演修女的女主角维尔日妮·埃菲拉(Virginie Efira),7月9日同时在戛纳电影节和法国上映。

这是一部关于17世纪让全意大利蒙羞的一位神秘的同性恋修女在信仰与情欲中搏斗而难以自拔的故事,导演能否得大奖难说,领衔主演的法国女演员维尔日妮·埃菲拉(Virginie Efira)似乎已瞄准了最佳女演员奖。

范霍文重返戛纳,此公是一位坚决与正确挑战从来不畏惧敏感题材的导演,主题离不开性、暴力、宗教,金钱、禁区,揭露虚伪……被视为专门锻造暧昧不清事事出格的女性肖像的冠军,『本能』中居心叵测的女子,『艳舞女郎』『黑皮书』也一个比一个出格,法国女演员于贝尔扮演的『她』中遭到强奸却不去控告,似乎与加害者建立了一种阴险邪恶的关系……『圣欲』,则是17世纪的一个修女与初学修女难以自拔的同性恋,影片会不会闹出“丑闻”,等着瞧吧。

范霍文影片中的女性向来“邪恶”,然而他本人却是“我也是”的女权维护者,不过,他同时也是揭露“我也是”走向偏执的法国超级女巨星凯瑟琳·德纳芙的维护者。在拍摄四部影片后,当局以道德伦理的理由取消了对他的电影资助,他告别了祖国荷兰,“法西斯在掌权,所以我要离开”。然后去了美国,轰动一阵后又离开,原因是在那里“既找不到钱也找不到能够跟上他的演员”,他恨恨地说,在美国电影里,现在“只剩下一些不会做爱、从来不上厕所的超级王八蛋英雄”。那以后他来到法国安家,他在法国还有不少计划,但他能够长居久安吗?

领衔主演『圣母』的维尔日妮·埃菲拉也颇受电影爱好者关注,她从比利时来,最早演些小角色,后来没想到在大银幕崭露头角,而且大显身手,刚开始演喜剧,后来在作者电影『维多利亚』(2016)『西比勒』(2019)大有突破,现在可以打赌,“狙击手”–保罗·范霍文最新影片『圣欲』为她打开一扇深不可测的大门。

她扮演的主角贝妮塔,是17世纪意大利托斯卡纳地区一座修道院神秘的女院长,事态逆转是在一位遭父亲性侵的初学修女进入修道院后,两位修女之间骤然爆发了激情的爱恋,贝妮塔刚开始还在挣扎,把对方的手放进滚水惩罚,最后不可自拔。法国世界报评论说,这个角色将埃菲拉柔软入丝绸明亮如净水的形象击碎。埃菲拉却勇敢地接受范霍文的邀请。一下子就全身心投入,现在,她成了范氏影片女主角家族成员:出入自如,居心叵测,社交游戏玩于鼓掌之上。

埃菲拉形象有点悬疑大师希区科特影片中的金发女郎,脸孔如孩童,或如金庸书中的童姥,出生于布鲁塞尔大区,总是在微笑,可能生气的时候也在微笑,这是一种姿态,或者是一种长相,随意你猜吧,都不要紧。她对记者谈起刚看到这部取材于真实故事的电影剧本时的心情:

“我读一段,必须得停下来呼吸,文本内容丰富,比喻、象征比比皆是,故事细致入微,我立刻喜欢上了。我喜欢其中的每一个情节,把我引入一片从未进入的禁地,同时让我发现了自己从未发现的心理……每一个场景都在缠绕着我,痛苦、性关系,信仰,象征,但有一条贯穿始终的牧歌式的故事叙述。”

贝妮塔看见圣人显形,露出身上的印记并让其他修女看到。晚上来了,却通过祭祀器物寻找性欲之乐,这么疯狂的一个角色,好演吗?

埃菲拉却以为:书中,重点在病态、撕裂的人物上,对她来说这不是最有趣的。如何扮演贝妮塔,她想到一个细节,比如祈祷的情景犹如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范霍文同意她的想法,以他特有的直截了当却又狡黠的方式说:“这样很怪啊,不过,很不错啊?”她说范霍文不是一位折腾演员心态的导演,他首先感兴趣的是正在构思的画面。

范霍文保留了意大利浓郁的中世纪风味,同时又有导演本人特有的“俗“,埃菲拉说,”你放心,他永远忘不了肉体“,“他跟你说弗拉芒原始画风时,感兴趣的的不是美丽的画面,而是站在后面那个对着墙撒尿的男人。”

这场演出对埃菲拉来说也是发现自己肉体的奇遇。她自嘲:“40岁去扮演一个处女,怪怪的”,让她喜欢的是,人们可以以多种方式与上帝保持联系,贝妮塔是通过自己的肉体与上帝联通的,在很小的时候,她就相信她是上帝的妻子,最终被情欲席卷而去。

笼罩在修女身上的一种暧昧不清的氛围,我们究竟不知道她在说谎还是说的真相,展示烙印,她是在真诚的显示信仰还是另有心计?埃菲拉却认为,贝妮塔本身具有女演员的某种东西,通过自身的信仰的体验她完成或者创造了事件。

『圣欲』在戛纳登场的同时在法国公映,影评相当不错,除了『费加罗报』称导演是“情景喜剧的撒旦”,世界报则不吝赞美之词:一部优美、挑唆且相当有灵气的影片! 巴黎人报对女主角的扮演者埃菲拉欣赏不已,解放报则庆祝“欢乐与亵渎的大爆发”。

也许范霍文过于不正确?他的影片多次亮相戛纳,从来没有一部获奖。这一部呢?

转载自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Subscribe
提醒
guest
0 评论
Inline Feedbacks
View all comments